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37章 乙女偽攻X人渣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7033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待寇環匆匆趕到山亭里時,看到的便是昔日那個最重視顏面的上司正翹著個腿,雙眼迷茫的望向山下,也不知他到底在注視些什么,神思恍惚的簡直不像是他。

           “你怎么才來?”

           寇環呆愣愣的看著他,花憐玦卻是霎時回過了神。他眉宇間透露出幾分惱怒,但就連這情緒也帶著幾分死氣沉沉。他現在渾身包裹著的與世隔離讓寇環不由聯想到了很久以前,面前這個美麗絕艷的男人穿著華麗詭異的歐洲中世紀的女式晚禮服被救出來時候的樣子。

           也是如此,也是如同現在這樣失去生機的如同人偶般的神情,冰冷而茫然。同時,還有對自己本身一種幾乎無法掩飾住的憎惡。

           “路上遇到了點小事?!?/p>

           寇環并不覺得自己舉手之勞的幫了個人有什么可說之處,他一言帶過,神色不變。

           “你怎么會在這種天氣一個人跑這里來的?以你的能力竟然還讓自己受傷了,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又變成這樣樣子了,你遇到了什么?……”

           寇環其實有數不盡的問題想要知道,可最終他卻還是沉默了下來,什么也沒有說。他沒有資格去管這個男人的事,如果花憐玦真的遇到了什么過不去的坎,那也是他自己必須承受的,別人沒有插嘴的余地。

           ——他其實早就該明白這一點了。

           寇環輕輕嘆了口氣,面對著花憐玦飽含詫異的目光,他毫無所覺的屈膝蹲了下來。

           “上來吧,你的腿不是受傷了么?”

           看著面前的男人,花憐玦復雜的停頓了一下,他最終還是乖順的圈住了男人的脖頸。感受著對方后背傳遞來的溫度,花憐玦這才恍然自己身上到底有多冰冷。他像是陡然才恢復了知覺,掌心的寒冷讓指尖都發紅了。

           “你來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什么人?”

           “一個長著很好看的男人,穿著淡黃色針織衫,渾身發冷,精神狀況很不好。就是因為先把他帶到了附近的診所,我才來晚了?!?/p>

           多年的搭檔讓寇環早已習慣于回答花憐玦的發問。雖然不解,他仍然是幾乎第一時間,便把事情籠統的講了個概。

           沒成想,他毫不在意的回答卻讓花憐玦陡然一僵。

           他幾乎是用尖利的有些刺耳的聲音說道,“帶我去那間診所,快,我要見那個男人,絕不能讓他逃走!”

           花憐玦激烈的過了頭的反應顯然引起了不錯的反響,對于他的個性了如指掌的寇環立刻明白那個被自己救了的男人必然和花憐玦在這種天氣來這個地方脫不了關系。那個男人就是所謂的線索。

           他立刻加快了腳步。

           雖然清楚按照鹽水所需要的時間,那個男人現在有沒有清醒都不一定。但如果是連花憐玦都心生忌憚的人的話,那么不小心謹慎一點就不行了。

           看著前方那所樸實的引不起人半點注意的診所,寇環幾乎是用百米沖刺的速度推開門闖了進去。依然是當時所見的擺設,可那個本來應該安安分分的側倚著高腳椅昏睡著掛鹽水的男人卻完全失去了蹤跡。高腳椅上一片冰涼,這表示那個男人已經走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

           看著果然如那位離開的俊美青年預料般的,帶著同伴回來的寇環,護士小姐站在小隔間里來回打轉,那人暴怒的臉色讓她一時有些發憷,不大敢上前去。但再一想到,那個姿容出眾的病人離去時溫柔誠懇的請求,她不由深呼吸喘了幾口氣,盡量鎮定的走到寇環兩人身邊。

           “那位先生走之前讓我告訴您,”她沒有看向寇環,而是看向了那個臉色蒼白,腳踝紅腫卻依然掩飾不住那美艷的女人,“如果您要報復的話,他永遠等著您?!?/p>

           花憐玦神色莫名的抬眼看著眼前容貌清純稚嫩的小護士。

           報復?

           葉盡歡為什么說我會想報復他?警察抓殺人犯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怎么能算作報復?

           可陡然響起的電話卻讓他的這份不解消失的一干二凈。

           花憐玦幾乎是氣的手都顫抖起來了,特殊監獄的具體位置,監獄內所有犯人的基本信息,隸屬于哪個犯罪組織竟然全部在一夕之間被公開在了網絡上!這樣的事情竟然還是查案組的情報部來通知他的,在此之前他還什么都不知道。

           完了,這下全完了。

           花憐玦絕望的低下了頭,發絲遮蓋住了他漆黑一片的眼眸。政府絕對不可能在這種地方放過他,就算是現在轉移犯人肯定也來不及了,全球各地現在都盯著這里,但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現在還在互相制衡,如果他自己先做出什么大動作的話,不就是坐實了網上公布的情報嗎?

           各個組織的掌控者一定會想辦法奪回自己的家族伙伴,就算沒辦法做到,也一定會選擇殺死他們。一時的失誤,竟然讓自己落入這種境地,花憐玦簡直覺得自己是再無翻身之日了。

           早知如此,便不該想著什么在查案組之前抓住千花殺人魔!

           千花,千花,千花……

           呢喃著這個稱號,花憐玦恍然抓住了什么。

           一切,都是那個男人的錯。他從一開始就已經判斷了自己的一切,將自己作為可利用品一層層遞進引誘,直到自己發現他是千花殺人魔,想要反其道行之,這一切其實都還在他的掌控之下。而愚蠢的自己,卻真的付出了真心,愛上了那個詭詐的瘋子。甚至于,寇環救了他這一件事,也一定是他一早算計好的吧。

           那么,那句隨時等著他復仇是在嘲笑他像只羊羔一樣羸弱無力嗎!

           那個男人,葉盡歡從來就沒有將他放到對等的位置過,他一直都站在高高的神壇上俯視著自己,神色平靜冷漠的看著自己演著這一出鬧劇,然后再毫不留情的轉身離去。

           不能放棄,絕不能在這種地方放棄,在讓那個男人后悔之前,在將他拉下神壇之前,我絕對不能在這時候死去!

           花憐玦用一種近乎自我裁決的口吻對著電話的另一端說道,“我要回到查案組?!?/p>

           他的聲音冷靜到近乎毫無感j□j彩?!拔乙晕业男悦WC,我一定會將那個泄露消息出去的人繩之以法。在那之后,我會服罪了結自己?!?/p>

           兩方的手機是相通的,花憐玦聽到的一切自然也全數傳達到了寇環的接輸系統里。他此刻正復雜的看向面前這個美的冷冽而殺氣畢露的男人。到現在為止,他自然已經能夠猜到自己所救的到底是誰了。

           而視查案組為心頭第一大恨的花憐玦竟然愿意為了抓到那個殺人犯回到查案組,可想而之,他是有多么的渴望親手抓回那個自己深恨的罪犯了??蓮姆疵鎭碇v,這樣近乎瘋狂病態的執著,何嘗不代表了花憐玦內心那極端的能將雙方都焚毀殆盡的愛意?

           “政府那邊我會去安撫,這是你最后的機會?!?/p>

           查案組組長葉璟式沉穩冷淡的聲音清晰的傳遞到了兩人的耳畔。

           葉璟式會這么輕易的松嘴著實出乎花憐玦的預料,但這卻也是這件好事,他最終選擇了忽視內心那點微妙的不安。

           “特殊監獄的惡鬼監獄長花憐玦是個女人,她已經死了。從今天起,還活著的只是查案組情報部的成員花憐玦,他是個男人。我希望你記住這一點?!?/p>

           葉璟式的冰冷的話語讓花憐玦幾乎是第一瞬間便明白了他的意圖。

           如果他要活著,如果他還想親手抓住那個自己恨到發狂的男人,他便只有拋棄掉女性體的自己這一條路可走。

           “我知道了?!?/p>

           花憐玦語調幾乎顫抖。

           直到葉璟式掛斷電話良久,花憐玦這次恢復了精神似的,對著寇環冷聲說道,“我們必須立刻離開這個城鎮,回到帝都查案組基地去?!?/p>

           “那監獄的事……”

           “已經不是我們能管的事情了,將這里交給政府處理?!?/p>

           他泰然自若,舉手之間自有氣度的舉止讓寇環有一種時光倒錯的錯覺,仿佛回到了多年前兩人初遇的那一刻,也是如此,是了,那個時候這個剛剛軍校畢業的花憐玦也是這樣一副態度,仿佛無所畏懼,任何事情都難不倒他似的。猶如神一般的完美,讓人敬畏。

           也因此,寇環一如多年前似的聽從于他,安排好了所有的事宜。

           無論是學業還是辦公能力,所有的一切都被眼前這個男人壓制,他早已習慣于臣服?;蛟S,花憐玦墮落的那段時間里,除了愧疚以外,他其實是愉悅著的吧。一直高高在上,永遠瞧不起自己的男人最終竟然變成了那副惡心的樣子,極大的滿足了他內心丑陋的虛榮。

           果然,在寇環兩人到達帝都查案組根據地的沒幾日,政府派出人員鎮壓動蕩的犯罪組織??稍谌浩饑ブ?,政府最終還是選擇棄兵保帥,將那些窮兇極惡的罪犯們還給了那些組織??墒聦嵣?,被洗了那么長時間的腦,那群罪犯還能得到首領的信任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交不交出去,其實不過是個顏面問題罷了。

           “那個男人是非常狡猾的,如果是普通的方法,你最終也不過是會成為他的藝術品。像你這樣的家伙,他既然沒有殺你,多半是覺得你已經是被別人雕琢過的成品,并不適合承受二次美化。這也算是藝術家們特有的驕傲吧?!?/p>

           行為分析專家岑肅指著側寫臺上的擬真模型做著講解。

           雖然他說這話時是對著圍攏在一張橢圓臺的所有成員,但實際上他話里話外指向的都只有花憐玦一人而已。

           “他也許對你有著特殊的興趣,如果這是真的,那么多半可以利用?!?/p>

           “那個男人不會喜歡上任何人,他只是在玩弄著我而已?!被☉z玦毫不猶豫的給他的猜測定下了否定的回答。

           “像我這樣別的罪犯的成品,對于他這樣一心塑造出最完美藝術品的瘋狂雕刻師而言,恐怕也是可以比較的作品。在他眼里,我從來都不是作為一個人存在的,我只是一個‘物體’?!?/p>

           “你現在的情緒很激動,花憐玦,我希望你能夠冷靜下來?!?/p>

           岑肅皺了皺眉頭。

           他一向是個理智的人,不如說,查案組的大部分人都是習慣于精心研究然后才會去追捕的家伙,他們追求的是絕對完美。而此時花憐玦這種臨近崩潰的飛蛾撲火的瘋狂,雖然也許能夠為他們帶來效率,但卻是他們最不恥的。

           “真失禮,在這把火熄滅之前,我大概會一直維持這個狀態?!?/p>

           花憐玦冷笑了一聲。雖然為了暫時活下去,他選擇了回到查案組,但這并不代表他已經放下了過去。他依然厭惡這里的所有人。

           “如果不是組長你早就被秘密處理了!”同屬情報部的唐秀秀一時氣不過直接發泄了出來,“你以為你算個什么東西?!”

           “我算什么?就算我什么都不是,我也依然可以憑借頭腦被暫且放過,如果今天站在那的是你,你以為你有資格和葉璟式談這種條件?一看就是平日里不照鏡子的,”花憐玦頓了頓,惡劣一笑,“連自己是個什么貨色都不知道?!?/p>

           “你!”

           唐秀秀氣的眼眶泛紅。

           “我怎么了?”花憐玦挑眉。

           “都給我閉嘴?!?/p>

           葉璟式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他低聲說道,“花憐玦,我暫且放過你是因為你的才能,但是你也不要忘記了,就算沒有你,查案組照樣能將千花殺人魔逮捕歸案?!?/p>

           他直白的話語并沒有打擊到花憐玦一絲一毫。

           穿著特殊制服,留著一只小辮子的美青年微微一笑,是那種讓人打從心底發軟的笑意,“你錯了,只有我能夠抓到他,他是我的獵物?!?/p>

           “除我以外,再無第二人?!?/p>

           作者有話要說:昨晚做夢夢到新更新章節訂閱和留言竟然1:1了,大家都很熱情的討論,樂瘋了,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根本沒更新哪來的1:1,樂極生悲……(┬_┬)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