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33章 乙女偽攻X人渣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6802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花憐玦的笑容確實漂亮的讓人窒息,他的容貌,他的聲音,乃至于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帶著某種魔性的魅力。在娟麗柔和的外表下,他內在若隱若現的神秘始終在吸引著別人去窺伺,去探究。他像是無時無刻不宣揚自己有著令人期待的過去。

           他確實是值得驚嘆的良作。這一點,就連葉盡歡也不得不承認。但同時,正因為他是一個好作品,他本身固有的特色才被毀的一干二凈。所以葉盡歡才會對于現在的他毫無興趣,披著美麗動人的軀殼,內心卻空虛一片的人引不起他一絲半點的興致。他感興趣的,想要的始終是真實活著的,真正存在著閃閃發光的靈魂的。而這,也正是他的任務所在。

           “比起加注在我身上的美譽,這些作品的主人,才是貨真價實的天才呢?!?/p>

           畫展里的人實在是很多,全國乃至于世界各地都有人在這幾天專程趕過來。然而除開那些不過是來一次,單純為了炫耀自己也是有著藝術性的人,真正理解畫家真諦的人倒是渺渺無幾,但事實上也只有那少數的人才有資格站在這里對著他的作品評頭論足。

           “以噩夢,殘忍,血腥的*組成為主題,粉碎人格全部的美好,將人類心靈的陰暗面全然的表露出來,以此來勸解人向善。不管是理念的具現化,還是畫家本身,都完全不同于那些低俗畫家膚淺的流行作品,是能夠直擊觀者的內心的東西?;ㄐ〗悴挥X得嗎?”

           他的稱呼又變得生疏了起來。又或者這才是他內心一直冠以的名詞吧,他言語上的親近不過是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與他本身對他人的喜惡態度并沒有多大的關系。一旦涉及能夠讓他興奮的東西,不經大腦的真實言辭便直接吐露了出來。

           花憐玦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他停頓了很久,終于回答道,“我本身對于藝術的理解還停留在美學的感官,即美是理念的感性顯現上。說實話,他的作品確實有些出乎我的預料,通過直接表現人類內心殘忍本性的丑態,以此來糾正人類心靈上的丑陋什么的,普通人是無法理解他的吧??赡苡^點的差異比較大,我并不太贊同他的理念?!?/p>

           他顯然并不想因為幾幅畫作就和葉盡歡爭吵起來,但個性上的直白包括自我又讓他并不愿意就此住嘴。他的語速很慢,顯然一邊再說,一邊還在考慮著哪些話會刺傷別人盡量刪去,“我覺得,不管人類的陰暗面有多么丑陋,多么不堪,,外在的美麗依然必須維持。作品不該以這種規范甚至成為體制約束美學。更不該僅僅是作為喚醒和啟蒙,真正重要的是群眾對這份美的接受度,只有被眾人所驚嘆甚至敬仰的美麗,才有其存在的價值。否則的話,能理解的不過是區區少數人而已,那樣就沒有意義了?!?/p>

           “是嗎?”

           葉盡歡神色沒有任何異樣的微笑著。

           他似乎對于對方全然的反駁并不生氣,事實也是如此,畢竟他雖然喜歡這位畫家的作品,也接受了畫家傳達的思想,但這并不代表他的觀點就和畫家相同。恰恰相反,他的理念反而和花憐玦比較相似。

           正因為追求著極致的美麗,他才會想到用人類的*來當做素材。正因為希望所有人都能認可并為這份美麗引起軒然大波,他才會將犯罪作品擺放在公共場所,并期待著有人發現它,為它目眩神迷的那一刻。

           “既然如此,既然你認為理念是通過感性的形象來顯現自己、認識自己,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覺得只要達到了這個效果,無論作品采用的是怎樣的素材都無所謂呢?”

           “這個素材里也包括人類本身哦?!?/p>

           葉盡歡這么說的時候眉眼微微彎起,他多數時候是個冷靜又理智的人,偶爾也會表現出討人喜歡的孩子氣,然而當他露出這個神情的時候,這些特質卻被全然的抹消了。剩下的,只有滿滿的惡意。仿佛沾染了罌粟的毒素的男人,曖昧而又充滿了殺機。

           這個男人想要殺死我!

           有那么一瞬間,花憐玦真實的感受到了這份全然的冷酷。然而,同時他卻又感到異常的興奮。越是殺機畢露,他心臟的跳動就越發激烈,激烈過后則歸于平靜了起來。

           花憐玦聽到自己這么說,“素材的挑選也應該慎之又慎,人類又或者其他生物并沒有什么關系,最重要的是美麗。*與靈魂雙重的絕對美麗?!?/p>

           他緊緊盯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哪怕是對方的半個表情他都不想錯過。

           終于,葉盡歡唇角微微上揚,“說的也是,空有美麗軀殼的丑陋人類沒有作為素材的資格。早點認知到這一點的話,也能夠少掉不少無謂的瑣事?!?/p>

           花憐玦察覺到對方的話里有蘊含著某種很深刻的東西,他也確實在一瞬間被他的話刺痛,然而,他卻不得不強自將這一瞬的這份心情給壓制了下去。那件事,那個事件,是他這輩子都絕對無法忘記的陰影。就算只作為一個行尸走肉活下去,他也不想面對……不想重新回憶那段仿佛真的被徹底改變的可怖日子。

           相比自己的過去,他察覺到的是比那更加有意思的東西。

           這個男人是誰呢?他真的是那個少年成名的雕刻師嗎?不,這與他是不是葉盡歡其實根本沒有任何關系。只有知道一點就足夠了,這個男人絕對是個徹頭徹尾的危險分子!剛才那一秒的殺氣是真的,如果自己沒有改變他的想法的話,說不定自己已經被他盯上了。那種簡直像是蛇才有的,瞄準獵物時候的陰冷視線,脖頸后的冷汗還依稀尚存,花憐玦絕對沒有辦法忘記。

           從他的種種特征來看,花憐玦已經有了一定的猜測。接下來只需要好好證實。這個男人只會在這里留三天,一旦畫展結束他就會離開這個城鎮,那么被監獄長的責任困住的花憐玦就絕對沒有比查案組先一步抓到他的可能了。

           也就是說,機會只有在這三天之內。

           思緒一轉,花憐玦的聲音突然變得異常低沉。

           “追求美麗會帶來災難,但是如果沒有美麗,那么就沒有活下去的價值。我一直都清楚,但卻是從很早以前就知道這一點了,在很早很早以前,我還是個不懂事的小鬼的時候。 ”

           他的目光直直的看著面前直觀而可怖的畫作。

           “也許你愿意和我說說你的故事?!比~盡歡輕輕笑著,他的神情柔和的能夠讓任何一個人放松下來?!叭绻阍敢?,我一定會非常認真的傾聽。我喜歡聽故事,也喜歡有故事的人?!?/p>

           “那只是個孩子無聊的想法罷了,天真又愚蠢?!?/p>

           花憐玦否定了這一點,卻并不停下他的訴說?!靶r候,我家的附近是個大農場。農場里有很多很多的動物,但最吸引人的一定是那群雪白的綿羊。那可真是美麗,柔軟的讓人心都震顫起來的絨毛,看起來溫和的小小的頭,還有那一抖一抖的耳朵,是我童年對于美麗全部的幻想?!?/p>

           “然而,他們的存在價值卻并不是為了被觀賞,他們產下的羊羔是美味的食材,他們的皮毛可以做成舒適的衣服。每個寂靜無聲的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我都能聽見綿羊慘痛的哀鳴聲。如果他們沒有美麗的皮毛,也許就不會慘遭厄運了吧。那個時候我總是這樣想著,并在夢境里為他們哭泣。我沒有能力阻止那樣的悲劇發生?!?/p>

           葉盡歡輕嘆了口氣。

           “如果他們沒有那雪白的皮毛以及自身具備的種種才能,也就沒有其存在的價值了?!?/p>

           “上天所給予的一切必然會在某一天帶來什么。無論是好運還是厄運,這都是無法避開的必然。如果那些小東西知道有人曾經為他們流下了淚水,也一定會感到非常莫名吧。因為那是命運,無法逃避的,屬于自己的業?!?/p>

           “雖說如此,我還是有些喜歡?!彼穆曇粲譁嘏?,又輕柔,仿佛是冬日拂過臉頰的陽光,又仿佛是夏日輕襲而過的涼風。被他的目光所凝視的時候,無論是誰都不由自主的產生出一種被他深愛著的錯覺。

           他喜歡什么,故事?還是講故事的人?

           花憐玦沒有開口問。他講這件事本來除了引用外,也不乏想要引起葉盡歡的好感??烧嬲吹剿兇獾男θ?,花憐玦又只覺得滿心都歡喜起來,本來的用意像是一下子就隱藏了起來,又或者完全消失了。他有些氣急,不知道是不是受女性思維過多的影響,雖然明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如果真的是那個連環殺人犯,那么他曾經就一定用這種段數欺騙過數不清的男女,但花憐玦卻還是無法克制的整顆心的心跳都急促起來了。

           “說起來,阿玦是做什么的呢?應該也是和我相似的工作吧,畢竟我們的理念如此相似?!?/p>

           葉盡歡人畜無害的抿著唇笑了一下。

           從某方面來講他們的工作應該是完全相反才對,常接觸倒是真的。罪犯和看管犯罪分子的監獄長。

           “心理專家,專門和一些精神有很大問題的人做交流?!?/p>

           幾乎是在第一瞬間,花憐玦嘴里就蹦出了這么一句話。他雙手交握著露出笑臉,看起來清純又干凈,整個人簡直像是朵不惹塵埃的百合花。

           從某方面來講他倒是也沒撒謊,畢竟他常見的也確實都是些極端分子,以殺人為樂的真是多了去了,沒有病態到極致的話,也不會被扔到這個特殊監獄來。

           “這樣啊,那就應該多注意自己的精神狀態了,畢竟與那種精神病患者常年相處的話,不慎之間被影響就不好了?!?/p>

           說著說著,葉盡歡突然靠近離畫更近的花憐玦,兩人的手不經意間就這么摩擦而過,葉盡歡溫熱的指尖無意識的劃過對方的掌心。

           感受到對方溫度的花憐玦一瞬間臉簡直像是燒起來一樣,然而對方的注意力卻似乎完全沒放在他的身上,葉盡歡僅僅只是用左手輕輕撫過畫框,那上面恰好有一個不引人注目的小漬點。他可能是完全沒覺得剛才那無意間的碰撞有什么吧,竟然將剛剛觸過某人掌心的右手食指用來放在唇瓣上。

           “擺設的人員也太不用心了,這樣的作品即便是微妙的小痕跡也絕對是污點啊?!?/p>

           葉盡歡小聲抱怨道。他眉頭皺的緊緊的,臉也包子似的鼓著。對于美學有著絕對堅持的人,總是對于自己眼里看到的小缺點無法容忍的。又或者說,是在自己內心無限放大了這份缺陷。

           “說,說的也是啊,太糟糕了?!被☉z玦有些僵硬的附和道。

           他明明也不是那種多么干凈的人,結果卻純情到因為那種不經意的小動作而臉紅,簡直是糟心到了極點,他在心里痛罵自己。明知道面前的家伙是什么貨色,卻還是傻傻的分不清真假。

           甚至于,他竟然還會覺得面前的這個男人孩子一樣的表情可愛的讓他簡直想伸出手扯一扯他的臉。

           這實在是,不可原諒啊啊啊??!

           自己怎么可能會對一個殺人犯產生特殊反應?!

           然而,明明已經這么糟糕了,他卻還是因為想要先于查案組抓到他而不能這么輕易的放葉盡歡離開。

           “你明天還會來這個畫展嗎?”

           花憐玦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希望我來的話,我就會來?!?/p>

           葉盡歡轉了轉眼珠,嘴角微微上翹。

           他露出這種神情的時候看起來狡黠而頑皮,充滿了捉弄的意味。然而他話語里的溫柔卻一下子敲響了花憐玦的心扉。無論是誰也沒辦法在這樣的溫情里無動于衷。

           “那如果我說,我想和你在畫展以外的地方見面呢?”

           “哪里都好,如果你希望我來,我就會到你的身邊來?!?/p>

           葉盡歡輕輕笑著。

           假的,騙人的,他全部的表情都是裝出來的!花憐玦一遍又一遍的這么告訴自己,企圖將自己從這溺死人的假象里拖拽出來,可事實卻是他無法控制的愈陷愈深。他像是跌進了泥沼里,感覺到整個人都在以不可控的速度下沉。

           花憐玦只覺得頭腦一片空白,他在最后聽到了自己的聲音,低啞又柔和,“明天的開展時間,我還在這里等你。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p>

           花憐玦甚至不知道他們兩個人是怎么告別,自己又是怎么回家的。等到他大腦清醒過來后,他已經一個人安靜的四肢大張著躺在床上了。

           四周一片寂靜,也因此,只有他自己急促的喘息聲格外明顯,伴隨著心臟無法控制的激烈跳動,噗通噗通——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