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32章 乙女偽攻X人渣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5987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這里舉辦大型畫展的畫家本身就是個非常知名的靈魂繪畫師。能夠被葉盡歡這種其實并不太關注其他的人注意到,只能說明這個畫家的天賦實在是太過出眾了。

           雖說參加的原因參雜著要以此來引誘大魚,但葉盡歡從不否認魚餌本身對他也要著極高的吸引力。不知道該不該說是這幾年審美觀飛速提高了不少的原因呢,他開始認為所有能夠在藝術上被常人稱贊擁有著無可比擬的才能的人們,就算性格迥異,也必然各自堅持著一定的美學理念,換而言之便是“作品的主題”。偏離這一點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創造出打動人心的作品的。就算是舉世無雙的天才也做不到。

           人也是一樣的,如果沒有認可自我獨特的信仰的堅定不移,如果連自己都否定了自己真實的存在,那么即便依然擁有著絢爛的美麗,內在也一定是空洞丑陋且沒有靈魂的。

           午后的陽光照在身上可真是暖融融的,溫柔的簡直像是喜歡的人細水長流般的綿長親吻,讓人情不自禁想要閉上眼睛好好享受的同時又再做一番胡思亂想,否則便是浪費了這美妙極了的時光。

           逆光的陰影里,坐在畫展外的招待廣場上的花壇上,靜靜的等待著什么的青年穿著花里胡哨,他的牛仔褲上帶著數量驚人的細鏈子,他安靜嫻雅的模樣看起來和他的打扮真是極為不符。英俊的簡直可以用藝術來形容的臉上只浮現出沉靜這一種神情,再加上這樣的他周遭卻極易的散發出引人靠近的氣息,實在是令人捉摸不透。

           經過的少女們自以為不為人知的對著他指指點點著,天真可愛而又純美無暇的臉龐上明艷的紅暈與遠遠聽著都充斥著興奮的口吻讓人不由的想到拼搏著想要綻放卻尚未完全盛開的花朵。每一個人都是藝術品本身,僅僅是有的還沒有做完,有的已經壞掉了,而有的卻是完成后又再一次腐朽了。能夠被稱之為完成品的少之又少,永恒的完成品則更加幾近于無。就連葉盡歡本身也不能肯定自己這個判定人有沒有這個資格作為完成品,然而他卻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如果是雙棲的話,那一定是完美品?!?/p>

           正因為如此,他總是能夠給那孩子更多的體貼與忍耐。雖然說,這份溫柔是建立在一定基礎上的就是了。

           已經時隔二十分鐘,葉盡歡再一次抬起了手腕。

           腕表上指針十分恰巧的閃過下午二點。

           也恰好是這時,伴隨著附近的某個店門被推開,掛在門欄上的風鈴搖晃著發出清脆悅耳的,動人的聲音。像是一支無需控制便能自動奏響的小曲子。有些討人喜歡,又有些擾人厭惡。

           “盡歡哥!”

           懷抱著大把的甜點,拎著好幾個塑料袋的葉雙棲四下張望著,直到他的目光對上不遠處一雙眼波含笑的眸子,他才終于一邊露出燦爛的笑容,一邊小跑著朝對著他揮手的那個青年跑去。

           “遇到了什么特殊的事情嗎?”

           第一反應葉盡歡就是這么問了,他笑著揉了揉少年的頭發,另一只手順手指了指廣場看管區的方向,“待會把甜點放到那個地方比較好哦?!?/p>

           “因為有好幾樣都需要現做,而且我把喜歡的口味全部的份都打包了,所以浪費了不少時間?!焙敛毁M力的把幾個塑料袋全部放到葉盡歡的一旁,葉雙棲的臉頰泛起了羞紅,他似乎也對于自己一碰到喜歡的事物就無法控制自己這一點感到非??鄲?。

           “盡歡哥再多等我一下,我先去把東西寄放掉!”

           多少是因為不好意思的緣故,他剛剛喘了幾口氣就像只兔子似的拎著幾個塑料袋,飛也似的朝看管區奔去。

           少年的背影真是活力無限,看起來就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孩子,然而又有誰會想到他其實是個把愛吃甜食的癖好和殺人*擺在一起的瘋狂家伙呢?所以說啊,“人”這種生物真的是很神奇。

           葉盡歡一眨不眨的凝視著他的動作,突然間微笑了起來。

           “果然還是個孩子呢?!?/p>

           “——所以才特別讓人討厭,一點女士優先意識都沒有??蓯旱男」碓缤頋M嘴蛀蟲!”

           不知道什么起,葉盡歡的身邊突然多出了一個女性特有的陰柔的聲線,充斥著抱怨的口吻,卻莫名的給人一種撒嬌的錯覺。這熟悉的聲音立刻就讓葉盡歡意識到魚果然上鉤了,他不著痕跡的彎了彎嘴角。這可比他想象的要迅速多了,其實他本來是設想在畫展召開的這三天內天天帶著葉雙棲來這邊的甜點店碰機率來著。

           葉盡歡像是剛剛才發現般的在一瞬間瞳孔收縮了一下,但在看清了說話人的臉后,他又像是松了口氣般的恢復了一貫的平靜。

           “原來是那個時候遇到的小姐你啊?!彼挂矝]有對再次見面依然穿著十分正式的職業裝的“女性”的話語表現出任何質疑,反而是無所謂的惡作劇般的笑道,“怎么了?動作又慢了一拍呀?這可真是糟糕啊?!?/p>

           在注意到花憐玦吃癟的反應后,他更是果然如此的一手捂住嘴唇,卻止不住的笑出聲來。

           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初次見面就給人冷靜溫和印象的青年原來也是個以打擊別人取樂的家伙,花憐玦不得不承認自己在一瞬間愣了愣。這實在是和他的預料截然不同的反應,他本來還以為這個男人多少對他產生了些許好感的,如果真是那樣,那這一次從他手中把那個男孩再一次快一步買完的甜點要到一半甚至是全部應該也不是難事才對。

           “啊啊,抱歉。我好像做了傷口撒鹽的糟糕事呢?!痹趯Ψ竭€可控的怒氣范圍內,葉盡歡玩夠后立刻狀似誠懇的認真道歉道?!耙驗樯弦淮我娒娴臅r候你還對雙棲挑釁過一定會比他快的,結果再一次碰到你確是這種場景,所以有點忍不住……你生氣了嗎?”

           說到最后,他似乎也有些忐忑的樣子。

           這實在是個太容易引起別人好感的家伙,甚至讓花憐玦這種本質個性其實相當差的人也完全沒有任何怒氣可產生。

           “我不可能因為這種小事生氣?!?/p>

           說著這種違心話,花憐玦倒是完全不覺得有什么好臉紅的?!耙驗槟愫偷谝淮我娒娼o我的反差有點大,所以我還需要好好適應一下?!?/p>

           他用力拍著胸脯,仿佛是要把跳起的心臟給安撫回去。但實際上葉盡歡的視線只若有若無,不易察覺的在他那團不知是真是假的肉上循環了一陣子。如果對象真的是女性,葉盡歡真的覺得自己這回大概失禮透頂,必須要重洗大腦了。只可惜,如果他的判斷沒有失誤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葉盡歡咧開嘴笑了一下,這讓他看起來有幾分孩子氣,“因為我要給我家的小鬼做榜樣的,他在的話就必須……”

           一邊這樣說著,他一邊在身后悄悄按下了鈴聲鍵。

           “啊,抱歉,請讓我接個電話?!?/p>

           突如其來的鈴聲立時驚擾到了聊的正歡的“兩人”。葉盡歡顯得有些靦腆的在對方的眼皮底下“接聽”,其實是“撥通”了電話。

           “雙棲,你碰到熟人又覺得畫展無聊所以要回去了?”

           “什么啊,你這小鬼,完全把我這個長輩放到一邊,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該怎么辦!而且說過的話就要做到這一點我教我過吧,明明已經做好約定了。你也好好的在我的角度上想想吧,不要關顧著和朋友聊的開心了!”

           “你先回家里好好反省吧,在收到檢討書之前我是不會原諒你的?!?/p>

           完全不等電話的另一頭說一個字,葉盡歡在把話說后立刻啪嗒一聲掛掉了。該提示的東西他已經提示夠多了,按照雙棲的腦容量應該也明白這個時候該退避一下了,這么多不符合他們一般會做的事情的話,那孩子就算再單純也一定已經開始收拾甜點回旅店了。

           葉盡歡像是被氣瘋了一樣的不停的大呼吸著。

           他俊秀的臉也因此漲的通紅,從頰邊滲落的汗水更是能讓人覺得整顆心都震顫起來了。就算是覺得自己的眼光高到,找不出任何一個會欣賞的男人的花憐玦也在那一霎那覺得心臟中了一箭。

           “抱歉啊,果然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剛剛在嘲笑完你,我家的臭小鬼就在那里嫌無聊一個人跑掉了,明明答應我陪我一起參加畫展的?!?/p>

           這么說著,葉盡歡聳拉著脖子,簡直就好像失望的無以言語了似的。整個人都散發出森森的負面情緒。

           “……要不然我代替那個小鬼陪你去?”在察覺到對方詫異的視線后,花憐玦立刻連連擺手,“你可不要誤會了,只不過是因為我也很喜歡畫展這種活動而已,而且我也算是這位畫家的偶像呢。我對于他的畫里所表露出的那些情感一直很喜歡?!?/p>

           “怎么樣,你覺得呢?如果你不想和陌生人一起的話,那我一個人也無所謂?!?/p>

           剛剛還沉浸在失落里的青年簡直像是被天上砸下的餡餅給砸暈了,他幾乎可以用神志不清來形容的迷迷糊糊說道,“啊,當然好??偙纫粋€人來的好。我叫葉盡歡,是個雕刻師。不知道小姐你怎么稱呼呢?”

           “你就是那個近幾年簡直被捧上天的天才雕刻家葉盡歡?!”

           花憐玦也有些驚愕了,這個古怪的雕刻師一向不喜歡被別人打擾,一心只關注著自己的創作,久而久之,在清楚無論怎么打擾都不會讓他分出一分半秒的時間后,那些媒體也就放棄了。換而言之,這個男人就算是廣被推崇,本人的確切信息其實也并不被大眾所知曉?!澳愠霈F在這里的話就證明我的眼光果然是超一流的呢。嗯嗯,我果然非常出眾。我是花憐玦,直接叫名字就好?!?/p>

           “你完全不懷疑嗎?就這么相信我的話?”

           “因為騙我沒好處啊。而且那位雕刻家給人的印象只有隱形而已,就算你說你是是真貨,除了我以外肯定沒人信的,所以你是真是假意義不大。相信你是真的,反而更能體現我的眼光,何樂不為?”

           花憐玦挑了挑眉。

           “……還真是誠實的回答啊?!?/p>

           被對方的坦誠給折騰倒的葉盡歡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發,這是他的慣有的動作,似乎是藏著心思時候的慣例了。

           “阿玦對吧?跟我在一起的話,你一定能看到畫里更深的東西的?!?/p>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葉盡歡微笑著說出了這樣一句話,比起高調的宣言,在同樣一臉笑容的注視著他的花憐玦通過多年的經驗看來,面前的這個男人更像是理所當然就說出了這么一句話。是完全不經過大腦的對自己實力的絕對自信,正因為如此,反而讓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雖然沒有得到能夠讓他心情變好的巧克力,但好像遇到了能夠讓他心情變好的人呢。

           花憐玦有這種感覺,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話,自己一定會非常非常的開心的。

           作者有話要說:……看來我的節操果然是保不住了【寬面條淚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