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55章 帝王偽攻X玩具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5688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晗玉最后那混沌的仿佛已經失去了一切的眼神歷歷在目,葉盡歡捋了捋耳際的發絲,心頭不由升起了幾分煩躁。

           李晨濟既然能出現在這里,自然是說明他們已經擺平了一切,只待回國大宴,受到舉國百姓的慶賀。而本來以雷霆之勢坐上皇位,之后又充分表現出了內心的喜怒無常,手段殘忍自我,嗜戰成狂的他,恰好又能夠迅速積累人心,在民間得到一定的聲望,同時也有力的打擊了主和派的僥幸心理。尤其還吞并了兩個小國,兵力更上一層樓不說,也成功威懾住了其他對大祺虎視眈眈的國家。

           一步之遙前的男人有如閑庭散步般的優雅自然,他身上的凜然殺氣已褪的一干二凈,半點讓人想不到他這樣氣質溫潤的人也能有這樣可怕的一面。

           葉盡歡越發覺得李晨濟深不可測。

           “小野貓,我可不喜歡你老這么盯著我?!?/p>

           李晨濟突兀的回過頭,逆光下,他俊秀的面孔印著冰冷的銀色鎧甲彰顯出令人無法直視的冷然。然而,他的語氣里卻充斥著戲謔的笑意,“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對我?”

           “從什么時候開始,您對我的自稱變成‘我’了呢?”

           葉盡歡脫口而出。

           是了,這與初次見面時,李晨濟的態度反差極大。如果說那個時候,李晨濟還隱約有把他當成是對手之類的角色的話,現在則是完完全全的將他擺到了一個可以更加不經意對待的地位上了。

           瞅了面前的少年好幾眼,李晨濟這才微微一笑。

           “因為我親近你啊?!?/p>

           說著,他更是伸出手摸了摸葉盡歡的頭頂。

           “你現在是我喜歡的寵物,所以無論你犯了多大的過錯,我都會原諒你的?!?/p>

           他這么說著,不經意間握住了葉盡歡的手,兩人并肩同行。

           李晨濟的手并不寬大,在男性當中甚至可以說是十指纖細修長,手掌并不厚實的類型,然而他的拇指上有著常年累月握劍的老繭,中指的部分也有著握筆過久的痕跡。從中可以看出,他確實是那種自幼被嚴格要求的太子模板,就算是后期長歪了,身上也還是有著過去的影子。

           “如果太過看低我,后果也許是您無法想象的……哦?”

           葉盡歡的聲線清亮甜潤,令人聽了心里十分舒坦,他壓低著調子,微微上揚的尾音透著絲莫名的性感。他話語里的危險性不言而喻,然而李晨濟卻是對此毫不在意似的。

           不,與其說是毫不在意,年輕的帝王對于這只隱隱露出爪子的貓咪,反而是帶著欣賞的態度的。如果是只懂得在主人的撫摸之下乖乖討好的寵物,說不定反而引不起見慣了趨炎附勢的李晨濟半點波動。

           眼前的少年越是表現出攻擊性,李晨濟反而就越覺得有趣。

           明明已經一無所有了,甚至于為了維持這個國家浮于表面的繁華,身為一國太子卻必須要屈辱的雌伏于另一男人身下??杉幢闳绱?,他卻仍然是這樣一副淡淡然的從容不迫樣子,就好像他跟著去祺國并不是要當男寵,而是去揚名立萬似的。

           李晨濟勾起唇,毫不掩飾自己的惡意,“我喜歡你的任性,但如果因此讓你誤以為自己與以前的地位并無二致……”

           “至少這個時候,我可以仗著您的喜愛為所欲為,不是嗎?”

           正因為深知李晨濟多疑易猜忌的個性,葉盡歡干脆的將自己的全部心思都展露在他面前。既然李晨濟想要的不過是一個鮮衣怒馬,浪蕩不羈的與眾不同的玩物,那他給他便是!

           左右這也并不與葉盡歡的任務相對立。

           峨黎與祺國本就相距不遠,只不過大半個時辰,坐在華美高轎里的葉盡歡遙遙的看到了祺國威嚴聳立著的國門。士兵個個姿態挺拔,氣勢昂揚,雙眼炯炯有神,精神氣概見之不俗。

           站在隊列之中的主將拿起掛在高頭大馬上的號角,悶沉的鳴聲雄赳赳的響起,一直傳達到彼方。將天與地緊緊相連,一聲接著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尚隔著半個山頭的路,城門竟是被轟然推開了。

           遙遙的,“吾皇萬歲”的吶喊聲,敲鑼打鼓的歡鬧聲,禮炮齊聲的噼里啪啦聲……清晰的傳達到每一個戰士,每一個將領耳畔。

           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清晰的意識到了這么一個事實,【這場戰役,是我們贏了!】

           一直躊躇著,猶豫不決的在戰與和之中搖擺的我們,竟然戰勝了之前一直認為強大可怖的敵人!這一切,這一切都是因為有那位在帶領著我們,是那個人,讓我們習慣了彎曲的腰肢重新挺直,是他給了我們抬起頭顱的勇氣,給了我們活下去的尊嚴!

           當軍隊被推搡著迎進城門,葉盡歡這才真正的感覺到什么叫大勢所趨。李晨濟這招棋,走的可真是妙不可言!他對于被自己占領的城池的態度一定也影響了其他各個小國的百姓,再加上自己在本國內已完全被推上了信仰的寶座,可謂是民心所向啊。

           雖然激動萬分,但百姓卻也分外克制的將自己與軍隊形成微妙的距離,給出足以正常通過的道路,也與這些凱旋歸來的英雄們親密接觸了一番。

           在一群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兒,真正的鐵血士兵之間,站在已然被奉成“神”的年輕的王者身邊的葉盡歡就變得格外顯眼了??雌饋硪膊贿^十一二歲的少年郎,眉清目秀,氣質純凈,一看便知是自小被教養的極好的,然而那傲然勾起的嘴角卻分明帶著令人生厭的王親國戚特有的漫不經心。

           細細碎碎的流言不經意的在人群里傳播。

           看著身側的少年毫無波動的目光,李晨濟惡作劇似的笑起來,他攬過身邊稚嫩的少年就這么站了起來。

           “朕身邊的這個孩子就是現如今已經成為我國一部分的原峨黎的太子?!?/p>

           一石驚起千層浪,李晨濟滿意的看到更加紊亂的人群。峨黎雖然與祺國并無過節,但能夠將原本從屬他國的太子變成自己身邊一個不值一提的“侍從”,這不是最大的羞辱么?他倒要看看,葉盡歡到底還能從容到幾時。

           “愿為陛下一統天下效犬馬之勞?!?/p>

           在眾人或鄙夷,或同情,或厭惡,或不屑的目光下,葉盡歡出人預料的半跪下來,素來地位崇高的他,在祺國幾十萬百姓的面前,低下了他高貴的頭顱。他高聲喊道,聲音仿佛能夠穿透重重云層,一直傳到他想要讓他聽到的那人耳邊去。

           李晨濟也是一愣。

           他確實是有這么一番野心,但就這么被堂而皇之的喊出來也確實是有些不合常理了。畢竟,那群老不死的觀點也不可能只因為這么一場戰役就立刻轉變過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反而更多。

           李晨濟將他摟在自己懷里,一點點的收緊著,看著少年壓抑的吃痛聲,他輕輕的笑了,“可我不需要你的犬馬之勞,你只要安心的待在我的后宮里,與良辰美景為伴就可以了。生死角逐的戰場不是你這樣的人可以去的?!?/p>

           他的話讓葉盡歡本來還滾燙的熱情仿佛在霎那間被潑了一盆冷水。

           “你只要乖乖的做我恃寵而驕的小野貓就好?!?/p>

           毫不顧忌他人的目光,李晨濟溫熱的舌尖在一瞬間摩挲過葉盡歡的耳畔。

           他本來就不是那種在意后人會如何評判他的君主,即便是嗜好男色,狂妄囂張,罔顧禮法,弒父燒尸又如何?到了最后,他所做的這一切都將被史書所掩蓋,即便他什么也沒要求,留下來的也只會是他一統天下,嚴苛治世的功績。

           他甚至不需要去擔心這些一二三的事情。

           很快,馬車便遠離沿途的人流,向有軍隊鎮守的王城內部駛去。

           葉盡歡安靜的坐在躺椅上,不發一語。

           他的視線沒有任何偏移,就似乎他對這個陌生的國度全然沒有任何不安似的。坦坦蕩蕩的,反而讓李晨濟有些微妙的不爽。

           “你不擔心嗎?小貓咪,我的妃子們可不是好相與的。這里與你記憶里的后宮可是截然相反的存在,在這里,女人都已經不再算是女人了?!?/p>

           “將我放到這狹隘的后宮里……”

           葉盡歡并不回應他,只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頗有些郁郁不得志。

           明明不過是個黃口小兒,卻露出這樣一副壯志難酬的寡歡神情,著實有些好笑。

           “小野貓,不要小瞧了這里,這也是一場很可怕的戰爭,而且殺人不見血?!?/p>

           李晨濟摸了摸他的腦袋,忍不住笑了笑。

           “您既然清楚知道這一切,又為什么逼著她們斗個你死我活?”

           “也許是因為……有趣?”

           這完全屬于預料之內的回答勾不起葉盡歡內心一絲波瀾。本來歷朝歷代的后宮就都是這些糟心事,并沒有什么新奇的。只不過李晨濟倒也算是一朵奇葩,竟拿著女人間為愛,為權而戰的后宮風云當成一個閑暇時可以用來解悶的畫本故事。

           “您的金口玉言,您的一句‘有趣’,不知讓多少朵嬌花枯萎在這個深宮后院里?!?/p>

           葉盡歡這樣說著,他仿佛只是陳述一個事實的口吻反而更讓人心頭一冷。

           “你在心疼她們?沒事的?!崩畛繚参康?,眼里閃過一絲暗沉的光,“馬上你也會是她們中的一員?!?/p>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身體不太好,頻繁的感冒發燒QUQ

           然后現實里確實私事比較多挺忙的,對不起大家了!

           不過趁著平時的閑暇空檔還是想了好幾個梗,所以這個故事結束之后可以明確的說穿的對象會往非人類發展,咳咳。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