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45章 受虐偽攻X鬼畜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5257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同學們鄙夷厭惡的目光中,宋啟靜低垂著頭走進教室,輕手輕腳的放好書包,整理好桌面。就好像他動靜稍微大一些就會惹來別人的非議似的。憑空讓人對他產生一種可憐又可欺的感覺。

           宋啟靜雖然表明上一副面無表情的漠然樣子,實際上內心卻還是有些害怕的。沒有老師在身邊,如果真的出現無法預料的事情,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過去。在這所學校,乃至于那個家里,都沒有一個人能夠幫到他。在很早以前,他就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被壓迫到極致,他可能會走向毀滅也可能會走向重生。雖然說,兩種都是極端,但這卻是個人自我的選擇。而一旦中途參雜了別人的幫助,不知不覺就會被剝奪自我的個性,成為不依靠誰就無法活下去的那種人。

           葉盡歡,就是想要毀掉他。

           “我說啊,真是沒想到這么快就會見面呢,同學們?!?/p>

           乍然間聽到這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宋啟靜忍不住猛的抬起頭,伸長了脖子。他充滿驚異的目光在觸及葉盡歡同樣在注視著他的含笑的眼瞳時,順而又低了下去。從他雙頰的邊緣一點點的泛起淡淡的紅暈。

           但轉瞬的害羞后宋啟靜馬上反應過來,老師的意思,難道是他來過這所學校,這個班級?

           沒理由的,一天到晚玩神隱,只偶爾出現在宋家的老師怎么可能會特別到這里來??偛恢劣谑菫榱藥椭叱鲂@暴力的陰影吧?

           宋啟靜忍不住瞎想起來。

           同學們的反應比宋啟靜想象中激烈的多,簡直就好像老師曾經對他們做過喪心病狂般過分的事情似的,一個個都鐵青著面色,目光全部求救似的投注到班主任徐老師身上。這種和他們平日里囂張猖狂形象截然相反的模樣讓宋啟靜有些莫名的愉快。和自己在他們面前的顫顫巍巍相比,他們現在這副樣子才是真的難看呢!

           然而,被三十多張洋溢著青春無知,陰冷無邪的面孔同時盯著的徐澤裕對此卻沒有任何反應,他的視線全部凝固在站在講臺正中的葉盡歡身上。渾濁的黑到極致的眸子里滿滿的都是迷戀,他用手指緊緊拽住自己的袖口,仿佛在自我克制的壓抑著什么,那兇狠的力度簡直讓旁人都要看不過眼了。

           “真是的,怎么說我也是給你們上過課的熟人了。怎么都這么安靜,一點兒都不像你們了~”

           葉盡歡悠哉悠哉的整個人前傾靠在講臺上,孩子氣的面容上浮現出淺淡的笑意,綿軟的帶著奇特尾音的音調讓人微妙的感到心顫了顫。

           “呵呵,不過今天的話,你們安靜一點倒也沒錯。是意識到什么了嗎?小貓咪們?!?/p>

           “今天呢,我并不是作為開課老師到你們班來的?!比~盡歡頓了頓,飽含惡意的說道,“我是作為你們眼中的廢材第一人宋啟靜的家庭教師到這里來保護他的?!?/p>

           “你們那,還真是很過分誒?;蛘哒f,其實做了那么多不可理喻事情的你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做的有多過火吧?”

           “在今天以前,這孩子,――啟靜告訴我,他決定要自殺,因為再也無法承受同學的欺凌了?!比~盡歡舔了舔嘴唇,笑意盈盈的宣布這個消息。

           他漫不經心的一句話馬上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他要自殺關我們屁事??!又不是我們要把他給推下去的?!?/p>

           總結起來,就是這一句話的事情。

           明顯是班級重心的短發少女寒著臉代替全班發表了意見。

           “可事實上,是你們的所作所為逼迫著他不得不自殺哦。不知道你們還能不能分辨自己的聲音呢?不巧的是,上一次的課我錄下了一點可以稱之為證據的東西?!?/p>

           “如果這孩子真的自殺了,我會把這份證據拷貝大禮包發放,警察局,各家媒體,學校高層領導……這么一想,還真是要送到不少人手里呢。雖然作為未成年是要對你們寬大處理沒錯,但你們以后的人生也算是完蛋了吧?這樣的污點埋在那里,這輩子都別想著洗干凈這段黑歷史了?!?/p>

           “沒錯哦,這就是威脅。畢竟你們的人生與我毫無關系嘛,如果有一天這孩子不得不去死的話,我就讓活著的你們比他痛苦百倍千倍。doyouunderstand?”

           宋啟靜微妙的覺得自己的心臟陣陣抽痛著,眼睛也泛著酸澀。但這全然是飽含著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幸福感的。像今天這樣被人用最直接的手段維護著,這在過去的他眼中是不可想象的。從來沒有人以這樣純粹的長輩姿態保護過他。明明只不過是他的家教,卻做到了比家人更深層次的地步……

           在同學們一個個都在逼不得已的掩蓋自己丑惡的言行,突然間變得友善起來的目光下,宋啟靜不著痕跡的勾了勾唇。然而,這笑容卻不可抑止的越來越燦爛。

           宋啟靜瞪大眼睛緊緊盯著那個神情冷漠,語調嚴肅的男人,害怕錯過他哪怕一分一秒的微小動作。他與葉盡歡怎么說也相處了相當一段時間了,他知道這個男人平常有多吊兒郎當,知道他對大部分事其實都并不在意。因而,與他的那種狀態做對比,他現在這副樣子就顯得尤為珍貴了。宋啟靜有些竊喜,老師大概是真的挺在意他的吧。

           明明有更出色的哥哥杵在那兒做對比,可老師看到的卻是他。

           宋啟靜內心彌漫上的是一種說不出的驕傲。

           “總之事情就暫且如此吧,我還會細致的觀察這個班級的,請群眾朋友們放心?!?/p>

           葉盡歡似模似樣的舉了個軍禮,卻是痞子味十足。

           他根本沒掩飾自己得意的笑容,那充斥著諷刺意味的神情直讓人心里窩火到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頓。

           “啊,對了,忘記告訴你們了。怎么說呢,你們這位徐老師,跟我也算是老交情了。他是站在我這邊的,所以啊,做事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點哦,不要心存妄想著我會沒有注意到之類的?!?/p>

           “該說的,以及不該說的話就到這里,以上?!?/p>

           葉盡歡笑嘻嘻的朝他們揮了揮手,順手將站在門口傻呆呆的看著他站了一節課,就差流口水的徐澤裕一道拖了出去。

           徐澤裕當然對葉盡歡強勢的一面很熟悉沒錯,畢竟葉盡歡少有的s面大多數時候都是在他面前表現的。但事實上,他真的沒想到葉盡歡竟然會滅絕人性到連初中生的孩子都恐嚇。這一點還真是……

           “太符合我心意了~”徐澤裕忍不住拍起手來,“你果然和我是一類人嘛。我們一起來毀滅這群本來就該被淘汰的蛀蟲不好嗎?”他天真無邪的笑著,像個不知事的小男孩在和喜歡的小伙伴談論著終于可以丟掉討厭的舊玩具了。

           葉盡歡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他挑挑眉。

           “一條狗也奢想著要成為我的同伴?別逗了?!?/p>

           徐澤裕一愣,但馬上他俊雅清秀的面孔上就浮現出撩人的酡紅,他的指尖有些顫抖,仿佛一瞬間被電流通過似的,就連聲音也低啞的不正常,似乎充溢著說不出的疲憊感,“我就是最喜歡你這一點?!?/p>

           “無論怎樣對待我都可以,只要別像當年那樣從我的面前突然消失。不管是怎樣的你,我都喜歡的不得了。我是你的狗,你不會拋下自己的狗的,對吧,盡歡?”

           他低聲下氣的說著,搞的就好他對葉盡歡有用心似的。

           葉盡歡其實清楚的,與其說這個徐澤裕憧憬著他,迷戀著,愛慕著他,倒不如說是徐澤裕在追求著這種深愛著某個人,卻被對方以極其冷酷的態度對待的這種感覺。又或者說,他在渴望著同類的親密接觸,而自己就是那個被他選中認可的同道中人。

           基于個人的幻想之上的瘋狂追逐,葉盡歡最厭惡的就是這種人了。但是,如果是放在可利用類型上的話,他倒是反而不怎么討厭。

           “如果你一直執著于做一條乖順的寵物的話,說不定我有一天會對你正眼相看哦?!?/p>

           葉盡歡踮起腳尖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頂,――有如在愛撫動物的毛發般輕柔。

           “當然,前提是我家的學生,請你一定要好好的‘關照’他。適當的時候,給他一個無足輕重的教訓,我也允許你哦?!?/p>

           “那可是我在意的孩子,如果玩的太過分的話,我也不知道我會做出什么樣的事呢。我對你很放心,也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這份信任才好?!?/p>

           他的聲音磁性而曖昧,話語里若隱若現的浮現出幾分威懾,然而更多的卻還是一種勾人的色氣。

           “讓那孩子意識到我才是無可替代的最重要的人,你這條花花心思最多的狗,一定清楚該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嗯?”

           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徐澤裕突然抬起頭,伸出紅艷艷的舌頭開始輕輕的舔舐起葉盡歡的掌心來,從葉盡歡的角度看去,他的喉結止不住的上下顫動著。讓人無端升起一股凌虐感。

           “唔?!?/p>

           從他的喉間發出細碎的聲音,也不知道是回應還是純粹的生理性的發聲,雖說如此,葉盡歡還是微微的笑起來。

           一條向主人討好獻媚的狗,又怎么可能會忤逆主人的命令呢?

           作者有話要說:知道歡哥為什么鬼畜等級突然max嗎,原因如下【陰郁臉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