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15妖.孽偽攻X誘.惑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4946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盡歡有些焦慮的在武林盟左等右等,卻始終沒有得到關于封溥羽外出的半點消息,反而卻收到了關于魔教前幾日有人突然出教摸黑前往奉劍山莊的密函。他腦子極快,心下立刻反應了過來,這恐怕是司徒池鳴對封溥羽最后的垂死掙扎。只要封溥羽對他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稍微忽視一點,那么封少莊主他就一定會投入司徒的懷抱。因為他需要錢,而魔教……多的是錢。

           雖說葉盡歡對自己的魅力還是極為自信的,他堅信自己表現出來的舉止絕對條條戳到封溥羽的心坎上,但他卻還是有些憂心封溥羽放在家族上的那點心思。封家危在旦夕,魔教卻完全有能力將他們重新拉回過去武林第一劍莊的地位。無論換了誰面對這種蠱惑,恐怕也會再三遲疑的。

           為防萬一,葉盡歡收到信件后便急匆匆連夜快馬加鞭前往奉劍山莊的領地。因為走得太急,他甚至沒有來得及親自去見葉黎沉一面,只留一張字條便毫不猶豫的離開了。

           葉盡歡當然知道他的阿兄待他極好,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夠這樣冷酷的揮霍葉黎沉對他的情誼。人只有對著自己所愛且愛著自己的人的時候才能夠做到這樣的殘忍且漠不關心,因為他們都十分堅信自己無論做出多么令人厭惡的事情對方也不會先走一步。

           葉盡歡或多或少也受到了這種思想的影響。

           ――作為家中獨子長大的他其實十分享受葉黎沉無微不至的溫柔以及時刻為他著想的體貼。

           是家人吧,葉盡歡多少也承認了這一點。

           諸多思緒也不過在腦海里一晃而過,等葉盡歡策馬到奉劍山莊范圍內的時候,看著周遭的一切,他心知自己怕是慢了一步。他微一翻身便下了馬,他彎下腰抓起一把泥土,這里的土在沒有下雨的情況下竟然十分的柔軟,顯然有古怪,細看之下甚至還帶著些許已經接近干涸的血跡。

           葉盡歡將馬綁在一旁的樹樁上,自己一人小心謹慎的朝血跡延伸的方向走去。

           他觀察著四周的情況,果然這里除了馬蹄踩踏過的腳印外,還有從相反方向而來的人的足跡,兩種印記疊加著還粘帶著血,恐怕這血就是這驅馬留足之人的。

           探查到這里,葉盡歡卻是終于放下了心。

           封溥羽恐怕是不僅沒有接受司徒池鳴的求婚,還對魔教來的使者動了手。既然如此,按照司徒多年來對待手下其實十分珍視的態度來看,他絕對不會對傷害自己下屬的男人再感興趣。但也有另一種可能……如果那個來的使者在魔教地位極高,為人深得司徒信賴,那么作為教主的司徒池鳴可能會更加想娶封溥羽。當然,這種娶,可不是讓他來享樂當教主夫人的,而是要娶回來做試藥人。

           這樣一來,葉盡歡不由對這使者的身份越加好奇。

           可越是跟到后頭,血跡卻逐漸消失了。顯然,這位來使應該是終于想到了可以點穴止血。從這方面的遲鈍來推斷,他很可能是個不擅長武功的人。但他既然又能被司徒命令孤身來當這里,想必一定是在某方面有著極為出色的本領的。據魔教一貫的手段而言,非??赡苁莻€善于使毒引毒的人。

           正當葉盡歡對毫無進展的搜尋一籌莫展之際,他突然聽到了不遠處的草叢里傳來輕微的振動。

           而越是走近那里,本來已無血跡的地方卻在空氣中竟然開始蔓延著極其濃厚的血腥味。他翻開草叢一看,果然如他料想的一般,這是一個撲倒在地似乎是已經無甚力氣的男人,他的左臂處是空蕩蕩的,右手上拿著一只斷臂,似乎是因為失血過多的關系,男人精神疲倦,迷迷糊糊的抬眼看了葉盡歡一眼。

           “喂!你不要緊吧?”

           注意到這人一瞬間張開了眼睛,葉盡歡條件反射的立刻換了副表情擔憂的朝他伸出手。

           誰成想,這男人根本已經沒多少體力支撐他繼續清醒了,他只是半昏迷狀態的抬了一眼,便徹底的昏迷了過去,不得不說實在是拋媚眼給瞎子看。

           手上突然多了這么一個人形大麻煩,一時之間葉盡歡也有些為難。

           他并不是個喜歡自攬事情的老好人,可聯系到這人身份的可能性以及司徒池鳴對于手下教眾的在意程度,他終于還是決定堅持原來的計劃等封溥羽自己去“空對月”找人,而非現在就親自去。

           “你倒是運氣好?!?/p>

           葉盡歡低聲說道。將這人的右臂攬到自己脖子上,自己拿了他的斷臂,就這么背著他走回了馬匹身邊。

           因為這人的傷勢嚴重,為防止傷口再次裂開,他們一路上的速度簡直比牛車還要慢些。就連說不上是急性子的葉盡歡都覺得自己為了救這么個陌生人實在是浪費時間太多了。有這么些時間,憑他的能力早就已經把封溥羽把到手了。

           然后等司徒池鳴那廝回來,他就會發現自己的魅力是多么的不堪一擊,他就會發現就算他魔教有再多的錢財也買不到一個已經墮入別人編織的情網的男人。自持閱人無數的他必須拋下自尊的承認自己比不上葉盡歡不可。

           在他最得意的地方將這個男人狠狠擊敗,占據他所有的視線。討厭又或是喜歡其實并沒有太大關系,任務是讓司徒池鳴拒絕所有的男人,如果他的眼里只剩下他的對手,他又怎么可能還會對別的男人感興趣?

           葉盡歡要做的就是把司徒曾經放在自家兄長身上的那種他本人都不知道其存在的在意全部光明正大的轉移到他這個弟弟身上。

           而現在,被這個麻煩影響,他的計劃不得不做出一些小小的變更了。

           他的首要任務轉變成了起碼要讓這個應該是魔教弟子且很可能是司徒池鳴非常信任的人活著。不只是喘著口氣的那種,也許還要保證其身體健全也說不定。

           雖然已經基本打定了主意,但等終于到有人煙的鬧市區域的時候,葉盡歡卻還是禁不住有些遲疑了。他也不確定自己該不該將這人帶到附近武林盟所附屬的醫館那里救治??沙宋淞置说拿钍稚襻t,誰又能生死人肉白骨,將這斷臂連上?

           但他卻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這么做了,那么他和葉黎沉之前那彼此清楚卻又不言明的默契可能真的要結束了。他們也許將不得不撕破好兄弟的臉皮。

           這個男人……有這個讓他和葉黎沉心生間隔也要救的價值嗎?

           等到葉盡歡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一手抑住了這昏迷中的斷臂男人的脖子。身體與精神受到雙重的擠壓,男人終于不堪重負的輕輕睜開了眼睛。他似乎是想要咳嗽,但是脖子上的疼痛卻又讓他沒辦法做到,他唯有不停的忍住整張臉漲成了紫紅色。

           “快告訴我,你是誰?”

           看他幾乎就要魂歸西了,葉盡歡終于是撒開了手。他揮了揮自己的手臂,冷聲問道。

           “魔教左護法紀遠臣?!?/p>

           他的聲帶顯然受到了損傷,聲音難聽而沙啞?!澳悴皇侨~黎沉?!?/p>

           他雖然一直沉迷于藥學研究,很少出魔教,但卻也是見過武林盟主,而面前這人雖然長著一張和葉黎沉一模一樣的臉,但與那人相比,卻少了那份浩然正氣。

           他應該厭惡這個差點殺了自己的男人的,這種生命都被掌握在別人手里的感覺,他作為魔教左護法從來沒有承受過。

           可不知道為什么紀遠臣卻在一瞬間心里微微一動。

           “我是葉盡歡?!?/p>

           在確定了這人的身份后,葉盡歡終于還是下定決心要救他了。

           這人在魔教的地位有這個資格,救了他,相當于是讓司徒池鳴欠了天大的人情。

           可私心來講,葉盡歡心里卻還是對這人的存在極為不爽,他其實也并不想和自家阿兄陷入僵局??扇绻媛涞侥欠N兄弟反目的地步,葉盡歡卻也清楚自己絕對會毫不猶豫的下手。他就是這樣的男人,就算會因此而痛苦悲傷,他優先考慮的也始終是自己。

           “我會帶你去武林盟的醫館救治,但如果你有想要說出自己身份的意愿,我就會第一時間殺了你?!?/p>

           紀遠臣沒有回答。

           他還在心里震顫不已,他也不是沒被人用各種口氣威脅過,可當面前這個男人用和自己模模糊糊中所見的溫和目光截然不同的嚴肅冷酷的吊梢眼,簡直就好像隨時會被殺掉一樣!

           刺激以及……時刻瀕臨死亡的微妙快感。

           “真是太奇怪了,這樣的我?!?/p>

           紀遠臣輕聲呢喃了一句。

           他的反應并沒有引起正在考慮著要如何跟葉黎沉交代的葉盡歡的注意,應該說直到他被送進了醫館并好好的躺在木床上開始救治了,葉盡歡也還是沒有半點表態的完全忽視了他。

           作者有話要說: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