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75章 人氣偶像偽攻X某點種馬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7178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好消息是葉盡歡沒過多久就接到了來自片方的確認他出演的電話。

           壞消息則是,不知道是誰將話題捅給了媒體,現在各大社交網站上已經因為《夏蟲不可語冰》的人氣角色獨孤九由完全沒有正式經驗的新人擔任而吵翻天了。雖然不知道到底這個膽子大到敢接下獨孤九的人到底是誰,但瘋狂的粉絲們已經在作者茶葉大神和陳導以及夏蟲電視劇官方的微博下把這個演男二的新人罵成了狗。尤其是夏蟲的官方論壇,現在已經完全在書迷的圍攻下淪陷了。

           ……

           1樓:“我男神阿九現實里怎么可能有人演得出來!這兩年改編劇多如狗,男神全都毀光了!跪求編劇放過阿九,讓他安靜的當個美男子!”――茶葉我女神

           2樓:“當初作者說版權賣了我就知道沒好事!君遷被止妹演了就算了,畢竟娛樂圈的小年輕的除了止妹我還真不覺得有人能演的出那種翩翩君子的風度和俠氣。但是!獨孤九怎么能讓新人來?!導是瞎嗎!”――叼著雨靴的貓

           3樓:“茶葉大大當初是怎么答應我們的?!說好的一定會精心把關出最適合的演員呢?現在就這么糟蹋你筆下的人物嗎!”――再也不233333了

           ……

           99樓:“我已經可以想象劇照和預告片一出來,大家會把阿九的演員噴成啥樣了hhhhhh。幸好我不是數字派的,公子派的自豪臉!只要能完美還原君遷大帥逼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反正男主本來就是我家君遷??!大家都來愛君男神吧!”――我的睫毛和我的名字一樣長長長

           100樓:“【回復我的睫毛和我的名字一樣長長長】呵呵,君遷這種類型的男主隨便哪本古代文里都有差不多的設定,我們家阿九這種蛇精病才是獨一無二的!就是新人演砸了,我們數字派也絕對不會倒戈!”――九九我要給你生猴砸

           101樓……

           “怎么了,在刷論壇?”

           白靈站在葉盡歡身后,探過頭看了眼,道,“不要想太多,粉絲一開始都這樣,習慣就好了。像我之前演了他們一個什么女神,結果都差點被人家圍追堵截到家門口,現在還不是什么事情沒有嗎?”

           她剛剛過完自己和薛止的對手戲,擦了擦因為厚重的戲服和過于集中的注意力而導致的濕漉漉的汗水,竟還有閑心來安慰葉盡歡兩句。

           “沒事,我會調整好自己的?!比~盡歡拉伸了一下雙臂,回過頭沖她露出笑容,“你剛剛過的那段戲份挺吃力的,好好歇會兒,喝點水緩緩?!?/p>

           “每次和薛止對戲他都苦的不得了?!卑嘴`傻兮兮的樂,“陳導說要把后面那部分戲先拍掉,結果說是虐身虐心,虐的全是他這個男主。我可享福了,就幾次是比較虐身的,弄破一下戲服,其他根本半點事情都沒有!薛止就可憐了,好幾次我看他都是通紅著眼睛在拍戲?!?/p>

           看著她夸張的逗樂,葉盡歡彎了彎眼睛:“那待會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和我在一起,被虐的眼睛通紅的說不定就是你了?!?/p>

           他在開玩笑,但白靈卻真的心頭一跳。

           她從在陳導的面試上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不,是這個大男孩開始,就對他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白靈舉起放在茶幾上的水杯輕輕抿了抿干澀的嘴唇,像是早就做好了再充分不過的準備般的點了點頭,“那我也心甘情愿啊?!?/p>

           然而她在注視著的人卻自始自終看著劇本沒有抬頭。

           “盡歡,快點過來上妝?!标悓С吨ぷ釉谀沁吅?,“白靈,薛止,你們也調整一下,我們拍第二十三場?!?/p>

           “我先過去了?!比~盡歡將劇本放在茶幾上,他站起來,對白靈抬了抬下巴,“加油?!?/p>

           “你也是?!彼f。

           在這部劇里,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號稱天下第一公子的高大上男主產生對比感,獨孤九給人的感覺從始至終都是落魄的,孤獨的。他穿著有補丁的灰色衣服,走在陰影里,前額長長的頭發讓他的眼神蒙上了一層陰影。你不知道這個人來自哪里,也不知道他正打算走向何方。

           他的刀也不是刀,更接近于生銹的鐵片。

           他沒有善惡觀,也不分是非對錯。他殺人也許僅僅只是因為這個人站在他面前擋了他的路。

           夏冰想要跟著他,他不僅拒絕了,還跟她說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有該待的地方,只有他沒有,如果跟著他,她也會找不回自己。待在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比跟在他身邊更差。

           于是夏冰主動進了妓/院,把賣身的錢給他做報答。只因為想看看這個對于女人而言最差最爛的地方,會不會比待在他身邊更痛苦。

           這一待,就是八年。

           每年的中秋之夜,獨孤九提著一壺酒踏月而來尋她,兩人喝得爛醉如泥。

           醒來時,又是空無一人。

           獨孤九從來不會對夏冰說他的任何事,也不會提他這一路來認識的人。就是喝的半醉半醒之時,夏冰問起來,他也只是高舉酒杯指向明月,一聲不答。他從來不說喜歡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帶她走,他只是看著她一年年長大,像是一個不合格的主人在親手澆灌一株幼苗。想要讓它開出花來,卻完全不懂得該怎樣照料。

           而夏冰,也自八年前的那一夜后,再也沒有對他說帶我走這句話。

           她從來不會說喜歡他,從來不。

           看著鏡中的自己,一點點失去屬于自己的影子,著著獨孤九的服,化著獨孤九的妝,描著獨孤九的眉。就連這雙悠悠不見底,空洞的眼睛,也是屬于獨孤九的。葉盡歡不得不感慨拍戲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他著戲服走進攝像機的拍攝范圍,夏冰正站在古色古香,紅木點綴而成的二樓上沖他笑。她素白的手撐著欄桿,逶迤及地的大紅嫁衣讓她艷的像一場盛大的焰火,如墨般的長發被鳳冠玉釵挽起,她就站在那兒,透過層層人群眼波含情的望著他,望著與她咫尺之距的獨孤九。

           即便她這一身喜服并非為他而披,可只要他站在那兒,視線就再也不會從他身上移開。

           “今天,我會嫁給整個武林最了不起的男人?!?/p>

           她在上面沖著底下來的客人們放肆的大喊,半年前如果她在這里這樣宣布,在旁人眼里她的這份狂妄自大一定天真到近乎可笑,可現在,誰人不知百花樓的夏冰姑娘是天下第一公子君遷的心上人。

           她人比花嬌的臉龐上是張狂的笑。

           而君遷,正同樣一身新郎官的喜袍站在客人中間,用一種能把人活活溺死的眼神深情的望著自己心愛的姑娘。

           他張開雙手,等著自己的新娘從高樓上順著紅綢一直飛到自己懷里。像一只放棄自由的鳥兒,心甘情愿的拋棄過往的一切成為他的妻子。他不介意夏冰過去遭受的一切,對于她苦難的前半生,他有的只是滿滿的憐惜。

           夏冰開始握住紅綢,她雙腳蹬在扶桿上,整個人像只要燃燒自己的鳳凰,她義無反顧的朝獨孤九的方向飛去,松開了雙手。

           在眾人的驚呼聲一片里,君遷摟抱著自己的美嬌娘在空中旋轉,漫天散亂的紅綢里,只有這一段男才女貌的“有情人”若隱若現。

           站在人群的后面,獨孤九微微抬起頭,藏在劉海里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在眾人的包圍之中親吻的那抹大紅色。

           他轉身,不起眼的背影漸漸融入了人群。

           然而,他自始自終沒有看到的是,那對甜蜜親吻的新人里,那個美艷的女人眼神自始自終清明透徹。她的目光一直在門外,仿佛跟隨著那個孤寂的背影一起,走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那個背影最終再也尋不見了。

           “我是自從認識了你之后,才感覺到太陽的溫度的?!?/p>

           夏冰突然雙手捧住面前俊美無雙的男人的臉,她看著他,眼神一直都很溫柔,很深沉。

           君遷只覺得心臟被猛地刺中了:“從今天起,我會一直當你的太陽。我會牽著你的手,一生一世一雙人。冰妹,相信我,你的天永遠是亮的?!?/p>

           這個世界怎么會有那么干凈的一個人呢?

           純白到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會深深的被自己的污濁刺痛眼球。

           夏冰看著他,露出柔軟的笑:“我當然相信你?!?/p>

           你是那么好的一個人,我當然相信你了。

           cut――

           戲份一結束,兩位演員立刻連連握手。先一步退場的葉盡歡看著這兩人生疏尷尬的樣子,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白靈姐在誰面前都大大咧咧的,怎么一到薛止這邊就變得這么羞澀可人了?”

           他的故意調侃果然引來了白靈的“羞惱”,她很老手的也貶低自己道,“我這不是不好意思嘛,難得和薛小哥這種人氣小鮮肉對戲實在是太緊張了?!?/p>

           “而且你不知道,”白靈吐槽,“我感覺自己一站他面前就跟出軌似的。夏冰,君遷,獨孤九這三個人站在一起就是傳說中的三個人都覺得自己是電燈泡??!”

           她這一話把大家都逗笑了。

           “本來就是嘛,”白靈站在方編劇旁邊給自己撐腰,“我可是早就看了全部劇本的,明明我是女主角,應該男一男二都喜歡我。誰知道這兩個人私密的還有些深交啊,這也太坑爹了哈!”

           薛止站在她后面一步不說話。他有一雙狹長的眼睛,是那種很淡的冰藍色,乍一看有些像他的眼眸里裝著一汪大海。就算他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也不會讓人討厭。

           薛止是個很奇怪的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因為他狂熱的評價,葉盡歡多少把這個人定位成了“好戰分子”。但漸漸熟悉之后才發現,原來他其實比一般人話還要少一點。

           他難得話多的時候,通常都顯得有幾分控制不住的興奮。

           葉盡歡走過去攬著薛止的肩膀,“我們君遷這么好看,就算是男人,獨孤九會喜歡上也不奇怪啊?!?/p>

           大家都以為他在開玩笑,也沒太在意他說的。

           陳導甚至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和剪輯師討論哪幾個片段適合放進宣傳片里了。

           劇照已經拍攝完畢,宣傳片也只等著剪輯師做出來,一切準備就緒,只欠東風來。

           今天的戲份接下來的都不是兩位男主演的,白靈到還有幾場和女二落葵因為君遷而產生的對手戲。

           雖說如此,也是真的先走,那也太不給劇組面子了。

           陳導說好了今天工作結束后請大家去吃飯,這種為了融合劇組人員,讓演員關系更融洽是非常常見的戲碼,除了葉盡歡這個純新人有點不習慣,大家都是駕馭輕熟。

           跟薛止兩個人黏在一起躲在墻角說著誰也不懂的悄悄話,一邊被對方嫌棄,一邊又做出一些在別人眼里親昵的有些過分的動作。

           葉盡歡恍惚的甚至有一種自己回到了大學時候,和臭味相投的哥們兒膩在一起,整天荒唐度日,在外面是高貴優雅,行事作風干脆利落的政客二代,回到宿舍卻也會像個普通人一樣捧著碗泡面度日,盤腿坐在靠背椅上就開始打電腦到深夜。和自己的小伙伴們一起打聯機游戲,輸的內褲都沒了還被罵坑爹狂魔,世界第一手殘。

           葉盡歡突然很想笑。

           但他馬上意識到這會讓他看起來很神經質,所以他就做了一件更神經質的事情,――他把頭埋在薛止脖頸里,看似親密無間的圈著他,其實是在在防止他反抗。

           “干什么?!?/p>

           耳邊傳來悶悶的聲音。

           葉盡歡突然好奇心發作在他鎖骨處舔了一口。

           不知道是因為過于敏感還是怎么的,薛止差點整個人都跳起來。

           “我又不咬你,干嘛這么激動,大家都是男人你也太敏感了?!?/p>

           為了避免被他罵,葉盡歡反應極其迅速的惡人先告狀。

           看著面前這張一臉無辜,貌似單純的臉,薛止默默閉上了嘴,還是不跟葉盡歡這家伙爭這些有的沒的,反正也爭不過。

           ――而且,其實他貌似也沒吃虧?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