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74章 人氣偶像偽攻X某點種馬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5958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等葉盡歡到達片場的時候,試鏡男二號獨孤九的人已經輪了小半了。

           所有人都安靜的看著劇本,整個空間空氣都凝結起來了,場面十分的緊張冷凝,似乎是因為前面的人都表現的太入不了眼,陳導已經發了兩次火了。沒有人想要當真正點燃陳導怒火的導線,都默默的降低自己存在感,生怕現在就是炸藥桶的陳導爆炸。

           其實陳光榮導演發這么大火是有原因的,據說早就有內幕消息爆出來,投資方本來是想塞個人到男二的位置上的。但是陳導力挽狂瀾嚴正表示這個角色地位非常重要,絕對不允許任何沒演技的小白臉來玷污他的作品。他甚至因此和投資方派過來的魯先生爭的面紅耳赤,好不容易才換來這個自己競選角色的機會,他當然是想要找到最適合的演員的。畢竟要是真的找不到,這個位置肯定還得被那個小白臉拿到手不說,同時他也被大大打了臉。

           投資方可等著看笑話呢,畢竟近十年整個演藝圈都是按照“演技不夠顏值湊”這句準則來拍戲的。別說是新人,就是這幾年來的當紅炸子雞也絕對沒有能達到陳導心里想要的這個標準的。

           葉盡歡領了號碼牌,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也開始看起劇本來。

           他沒看過原作,時間也不夠,對于那些早早做了充分準備的人來說是個不小的劣勢。但他同時也有屬于自己的絕佳優勢,那就是他的演技和這些小年輕不一樣,甚至和這些演藝圈的大咖也不同,他的演技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了他的本能,是經歷了數個世界,體驗了數個人生而累積起來的一種渾然天成的生活方式。

           陳導是陳繁一的叔叔,陳繁一自幼受到他的教導,兩個人的思維或多或少的有相似之處。如果是陳繁一,他可能會要求他試鏡哪個片段……葉盡歡的頭腦飛速轉動起來。

           “52號,52號葉盡歡!”

           葉盡歡看似淡定的站了起來,然而揪緊的雙手和緊繃如鐵棍的小腿卻多少泄露了他其實也不如自己表現的那么從容不迫的狀態。第一次有機會接觸到這個陌生的圈子,葉盡歡感到興奮極了。任何人都不會拒絕這種萬眾矚目的機會,這個范圍自然也包括他。

           他長呼一口氣,定了定心神,大門合上了。

           試鏡正式開始!

           葉盡歡還來不及做自我介紹,坐在第三個位置上的白靈已經開始念臺詞了。

           “你為什么要救我?”

           是九歲的夏冰和獨孤九第一次見面那場戲!

           葉盡歡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低下了頭,下一秒當他抬起臉來時,他的眼睛里已經再也沒有屬于“葉盡歡”的半點情緒了。

           “我沒有救你?!?/p>

           他的聲音冷冷的,仿佛是一塊還冒著著寒氣的千年玄鐵。

           他的面前仿佛自然而然構架出了那樣一個場景。

           漆黑的夜,緊閉的門扉里再也沒有半點光亮。

           就是這樣的一個夜晚,年僅九歲的夏冰被她的生父強硬的壓倒在地上實施奸.淫。

           一個消瘦柔弱的小姑娘就如同壞掉一般躺在地上,雙眼灰蒙蒙一片,沒有反抗,也沒有拒絕,整個人身上都蔓延著死氣。

           就是這個時候,突然吱呀一聲門開了,順著皎潔的月光,一個人影模糊的站在那里,隱隱約約,若影若現。夏冰甚至不能確定這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但是月光反射著那人手中的刀光卻格外的亮眼,刀身上是流淌著的赤色液體,一滴又一滴,落在地上發出聲響。

           那個禽獸目光兇惡的盯著來人,整個人全身緊繃猶如驚弓之鳥,然而他甚至來不及發出聲音,便再也沒有機會開口了。

           慘白的月光里,這個少女散亂著長發,嘴唇發紫,然而眼神卻毫無光澤,她顫抖著站起來,仿佛是在問著一個與自己毫無干系的問題,“你為什么要殺他?”

           獨孤九的目光掠過她父親滾落在地上黏著灰塵的頭顱,微微停在了他身上兩秒,旋即移開,一點波動也沒有,他走了進去,仿佛什么也沒看到的閉眼盤腿坐在床上。

           “你是想和我呆在一起嗎?”

           夏冰靠近這個還帶著散不去的血腥味的殺人兇手。

           “不想?!豹毠戮疟犻_眼睛,暗沉沉的目光落在這個小姑娘身上。

           在這樣帶著警告的注視中,她安靜下來。

           但不過半晌,她又忍不住了,“我渴了,你能給我點水嗎?”

           獨孤九身形微側,在月光的照耀下,如雕塑一般,而另一半卻在昏暗之中。

           因為他的眼神,夏冰整個人都僵硬了,但她還是鼓起勇氣重復,“我渴了,你……”

           獨孤九猛地站了起來,他平靜的走近地上還隨意的被扔在一邊的尸體,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將其湊近尸體的手腕,用刀往動脈上用力一割,一瞬間,仿佛是流水似的,還未完全冷透的尸體發揮著它最后的作用,滴答滴答的往茶杯里灌輸著血液,不一會兒,杯中的暗紅已經到了快溢出來的高度。

           將手中的杯子遞給喊渴的小姑娘,他道,“喝了就不會渴了?!?/p>

           夏冰愣愣的看著他,最終小心捧著杯子仿佛是捧著摯寶般的小口飲著。

           看著她乖巧的樣子,獨孤九的表情漸漸溫柔起來,“以后都不會渴了?!?/p>

           cut――

           伴隨著響亮的聲音,葉盡歡瞬間出戲。

           他鎮定的朝評委席鞠了一躬,又朝剛剛配合他表現的白靈感激的點了點頭。

           白靈雖然也因為剛剛的入戲過深而顯得表情難看還沒有緩過來,但也還是努力朝他擠出來一個笑容。

           評委席一片寂靜,就連陳光榮導演本人也半晌沒有說話。

           好一會兒,他才哈哈笑著鼓起掌來,“我真是好多年沒有見到這么好的苗子了!”

           他興奮的像個孩子,“你就是我要找的獨孤九!不會有錯的!”

           “葉盡歡是吧?我聽小繁說過你演技不錯,挺有天分的,沒想到你真是遠遠出乎我的預料。你就是天生該吃這碗飯的人??!”陳導朝白靈看了一眼,笑道“阿靈跟你也挺有化學反應的,她一個演了好幾年戲的老人都被帶入戲了。你可真了不得,那個眼神我們這些旁邊的人都感覺心里發憷呢?!?/p>

           陳光榮在這個圈子里也算是難得的清流,他和一般導演最大的不同是,他雖然很少要純粹的新人,但很多當紅演員的戲路最開始的地方就是從他這邊,他也號稱是演藝圈伯樂。能夠被他這樣稱贊的演員,基本上只要不自己作死,那都是未來的紅人。

           白靈也立刻應和道,“聽說這位還是我的學弟呢,我們明科什么時候培養出來這么厲害的學生了?真是新人輩出!”

           “陳導和白靈學姐過譽了,”葉盡歡謙虛道,臉頰上竟浮現紅暈,“我還有的學呢?!?/p>

           他這和剛剛入戲時截然不同的青澀反應,反而更將獨孤九的形象襯托的更為立體。

           “薛止,你覺得呢?”白靈笑著撞了撞旁邊默不作聲的薛止的肩膀。

           “其實在拿到君遷的角色之后,我就去看了作者的原著小說,整篇文章閱讀下來,我只能說也許獨孤九這個角色不是最搶眼的,但他絕對是最難演的。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角色根本不像個人,作者沒有賦予他任何屬于‘人’的情緒,親情、友情、愛情,他什么都沒有。他和這個世界最大的羈絆就是夏冰,但是他給我的感覺又不像是以一個男人愛著一個女人的心態愛著夏冰。他對夏冰從來沒有占有欲?!?/p>

           薛止道,“但是在看了他的表演之后,我卻好像明白了。他和夏冰就好像是鏡面中的彼此,看著夏冰,就好像在看著身為女性的他自己?!?/p>

           看著葉盡歡越來越燥紅的臉,陳導這才笑了笑打岔道,“你先出去吧,過幾天有消息我們會通知你的?!?/p>

           雖然形式上是這么一說,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個角色已經完全是葉盡歡的囊中之物了。如果硬要說有什么意外,那就是制片方那邊想辦法要塞進來的那個從來沒演過戲的偶像……

           出了面試大廳,葉盡歡往衛生間方向走去。

           用水撲打自己的臉,他長舒一口氣。畢竟是從來沒演過戲的人,要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雖然陳導口口聲聲說是白靈被他帶入戲,但其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場超常發揮或多或少也有白靈給面子的因素在。畢竟是對戲的女主演,她要是完全不給面子,他絕對不可能表現如此之好。

           另一重點就是他其實多少預測到陳導會讓他演這一場了,這一場雖然不是全片之精華,卻也是不折不扣的重點,如果沒有這場相遇,夏冰就會在被生父奸后在迷茫和不知所從中賣入妓/院,但是因為遇到了獨孤九,雖然沒有改變去妓/院的最終結局,但卻是她自己選擇了這條道路。

           也許她自己都沒有弄清楚自己的心理,但是她卻從來都沒有后悔過自己的決定。

           她的天一開始就是漆黑一片的,月亮的光亮和溫度也許不足以溫暖她,但在沒有太陽的世界里,這份冷冷的光卻已經足夠照亮她前行的路。

           這條路她從來都沒有孤獨而行,有一個人自始自終站在前方不遠不近,她伸出手、挪著腳,一步又一步,跟著他走向深淵。

           “很累?”

           突然有聲音從衛生間門口傳來。

           在鏡中折射出的,是薛止干凈清爽的臉龐。沒有最近娛樂圈流行的涂脂抹粉,也沒有畫眼線。他有一種很奇特的氣質,這或許也是他當紅的原因。他的身上帶著一種圈子里的人很少會具備的“干凈”。不是單純的氣質上的干凈,而是一種純粹,一種仿佛什么都沾染不上的“自我”。他是個讓人覺得非常有味道的男演員。

           “這種程度上的疲憊反而讓我感到很開心?!比~盡歡笑了笑,“我第一次接觸到白靈姐這樣的演員,她真的很厲害?!?/p>

           “我很期待接下來和你對戲?!?/p>

           薛止卻并不理會他的客套話,反而非常直白的下了戰貼,“我會在那個時候毫不留情的擊潰你。你很強,我會全力以赴?!?/p>

           “和實力強勁的演員對戲是非常棒的感受?!比~盡歡道,他的眼睛在發亮,“到時候我也絕對不會忍讓?!?/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