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六十三章 :事情真的這么巧?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千絕頭疼的靠在檀木雕花椅上,現在滿帝都都是那傳言,草包廢材的太子和俊美無儔的墨邪王兩情相悅,山盟海誓!那是跨越性別,不聞世俗的絕世愛戀!

           不就是演一場戲么?怎么就變成了魔域第一美男和魔域第一廢材的絕世愛戀了呢?

           還有,這怎么傳的這么快?難不成是皇家八卦更為吸引人?

           她真真的無語了,怎么古代人也這么能八卦?她以前怎么沒發現?

           “……”怎么感覺空氣中有股清香味魍?

           繼而看見一美男優雅的坐在她前面,面帶精致笑容。

           她嘴角抽了抽,很是無語。

           “絕兒在想什么?檎”

           一張放大的俊顏出現在她的眼眸中,羽扇般的睫毛,妖冶的眼眸,毫無瑕疵如玉般的臉龐,墨發散在背后,更是帶著一絲慵懶,見此,她吞了吞口水,話說您老人家要不要這樣勾引人?

           “想你為啥不是女人?!贝竽X處于短路狀態,沒經過大腦的話就這樣脫口而出。

           “額……”看著一瞬間黑臉的鳳蒼穹,她才意識到他說了什么,冷汗滴落,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你來干嘛?”她看著眼前的絕世美男,無比郁悶,越美的東西越毒,越是不能招惹,否則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這光能看不能吃也很考驗人??!

           “絕兒感覺我好看么?”男子眼眸劃過笑意。

           蠱惑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像羽毛般撩人心弦,癢癢的,不否認,這貨真的很美,美的女人都嫉妒。

           “好看?!秉c點頭,的確好看,好好欣賞一下。

           “那絕兒喜歡我么?”聲音再次響起。

           “不喜歡?!币稽c也不猶豫,脫口而出。

           某王黑臉。

           都說罌粟美但它有毒,她不能傻著去說喜歡他吧?

           鳳蒼穹看著眼前的人兒,感覺有些頭疼。

           “早朝幫絕兒的忙,還不錯吧?!逼较⑿那?,再次開口,這丫頭很能氣人,他不能生氣,要不說不定哪天就被氣死了。

           “呵呵,不錯,不錯?!彼π?,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鳳蒼穹郁悶,咋這么別扭呢?

           “不錯到我都想要不要拿刀滿城追殺、你、了?!彼f的咬牙切齒,語畢,白了他一眼。

           “……”為什么每次話風都轉變的這么快,他真的有點……支持不住。

           “我真的很想問一句,外面那些傳言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著眼前這位美的沒邊沒巖的某王,她很想噴火。

           “絕兒也都知道了,就是那么回事唄?!边@么好的機會,他怎么會不好好利用來增進感情呢。某王心中笑的腹黑無比。

           “……”那么回事是怎么回事?

           “你干的?”她懷疑的目光打量著鳳蒼穹。

           她總感覺這事和他有關系,并且關系慎密。

           “不是?!币琅f云淡風輕,甚至沒有一絲變化,撒謊也是一種境界啊。

           “真的?”她有些不信任的繼續詢問。

           “真的?!秉c點頭,真誠的看向夜千絕。

           “……”好吧。

           “本王的名譽都被你毀了?!币荒槺械目粗骨Ы^,帶著裝出來的認真。

           “……”她瞬間黑臉,如同鍋底。

           到底是誰的名譽被毀了,到底是誰主張演的這戲?

           她還沒說啥呢,他倒是委屈上了。

           “你要負責?!?/p>

           “……”要不要這樣打擊她,會嚇出心臟病的好不好?她要負責?讓她這個廢材太子對他這個第一邪王負責?有天理木?

           “不負?!?/p>

           “……”他郁悶,難道她就不知道委婉一點么?

           感覺和她說話,他有點肝疼。

           ……

           一個時辰后,她累得滿頭大汗,各種無語,各種黑線,終于送走了那尊大佛,她容易么她!

           “爺?!闭谝骨Ы^郁悶加頭疼的時候。

           “嗯?”看著花無情,夜千絕無奈的的吐出個字,懶懶的想著,真是神出鬼沒的。

           花無情看著夜千絕的樣子,嘴角一抽。

           “蘇公公在旭城桂城一帶失去蹤跡?!睙o視了夜千絕的態度,開始說正事。

           “什么?”夜千絕聽到這消息忽然起身,失去蹤跡?怎么會這樣?

           “今早爺去上朝之后,便有暗衛來報,蘇公公在旭城桂城一帶失去蹤跡?!被o情也很疑惑,旭城桂城在天啟南部,蘇公公怎么會在那失蹤?

           夜千絕皺眉,旭城、桂城,不就是前幾天鳳益林和唐瑜清去剿匪的地方么?

           還真是巧,蘇公公竟然在那失蹤了,難道是同一伙人干的?

           蘇公公失蹤了,是什么人干的?他抓住蘇公公又能干什么?

           夜千絕整理著混亂的思路。

           “爺?”看著皺眉的夜千絕,花無情開口。

           “無痕呢?”夜千絕搖搖頭,問道。

           “好像在交代暗衛事情?!被o情答道。

           “嗯?!毕冉淮幌掳?。

           “走,跟爺去趟御書房?!币骨Ы^起身。

           “爺要去干嘛?”花無情不解。

           “剿匪?!蓖鲁鏊淖?。

           “爺是想……”花無情聽著四個字便猜出來了。

           “沒錯?!?/p>

           ……

           看著路上的花花草草,夜千絕只是在思考一個問題,蘇公公失蹤了究竟是被被抓了還是另有隱情?倘若是被抓了,又會是什么人干的?目的是為了什么?若不是被抓了,那又會有怎樣的隱情?

           這身體是蘇公公從小看到大的,可謂是盡心盡力、無微不至,而經過上一次蘇公公的那些話,她就算不完全相信,但她也還是信了大部分,若真是他說的那樣,那自己更要去了,若不是,那就當自己為他照顧這身子十幾年來的恩情去看看吧。

           無論真相是怎樣,她都一定要弄明白。

           匪徒、災糧、失蹤,怎么這么巧?夜千絕感到頭疼。

           忽然想起,幾天前鳳益林兩人推舉她去剿匪。

           若是推選剿匪的人,那么眾臣心中定會向鳳益林兩人所想,推選她。

           因為她現在就是一塊阻礙四皇子五皇子成為儲君的絆腳石,只有除掉她。

           那么她就會前去剿匪,回去旭城、桂城一帶。

           如今蘇公公被抓,她也一定會去旭城、桂城一帶查看。

           那么這就是一個圈套,又或者不是這樣……

           夜千絕眸子微瞇,究竟是誰費盡心機想要引自己前去呢?

           不管是誰她都要去闖一闖……

           御書房。

           “父皇不同意?!兵P傲云看著眼前的夜千絕,眼眸閃動,他不能讓她去冒險。

           “兒臣不會有事的?!币骨Ы^心下明了鳳傲云的擔憂,但這次她必須要去。

           她不知道未來會有什么等著她,她必須要熟悉一下這一切,她怕到時候一切都晚了。

           “千絕,旭城離這帝都這么遠,那又出了綁匪一事,你去了會很危險,父皇擔心??!”鳳傲云起身看著夜千絕,他不可以讓她受到一絲傷害,這是他的職責,更是他作為一個父親的責任。

           “相信父皇已知蘇公公失蹤一事?!币骨Ы^不緊不慢的說到。

           “唉?!兵P傲云重重的嘆了口氣。

           “這件事,兒臣不可不管?!?/p>

           “這件事父皇會派人去處理?!兵P傲云皺眉。

           “不,他們辦不了?!币骨Ы^搖搖頭。

           “那些人弄出這么多事,為的就是引出兒臣,若是旁人去了,必定不會有所收獲,相反還會有所傷亡?!币骨Ы^眸色深沉,說實話,她有感覺這次的人定不是平常人,這次出行也必定是兇險萬分,可她別無選擇。

           “那千絕你去了豈不是更危險?”鳳傲云看著眼前的人,有些緊張。

           “父皇,有些事情是早就注定,改變不了的?!币骨Ы^看著鳳傲云,心底溫暖。

           “唉……”鳳傲云長嘆一聲,早就注定好的,可也有例外不是么?

           既然要去,那便由著他吧。

           “去吧,父皇不管了?!睋u搖頭。

           “兒臣多謝父皇?!?/p>

           ――――――――――

           “無痕、無情?!币骨Ы^坐在亭中,喚著兩人。

           “爺?”花無情暗中現身。

           “爺?!毖o痕從遠處走來。

           “明日爺一同前往旭城?!币骨Ы^看著花無情、雪無痕兩人,慢慢道來。

           “爺,只有咱們三個?”雪無痕隱隱放不下,三個人,是否太少了?要是……

           “人若多了,目標太大,難免會被發現?!币骨Ы^皺眉,她不是沒有想過,但人多了,目標也就大了,所以還是人少為好。

           “嗯,也對?!毖o痕點點頭。

           “從帝都到旭城大約多久?”夜千絕詢問道。

           “嗯……步行的話大約半月左右,乘馬車大約十日左右?!被o情思考一下,慢慢道來。

           “那踏空呢?”夜千絕皺眉問道。

           “踏空?”花無情出聲,顯然有些驚訝。

           “對?!币骨Ы^點頭。

           “大概兩三天?!被o情微微考慮。

           “爺要踏空前去?”許久沒有開口的雪無痕詢問道。

           “嗯?!彼M快前去。

           “爺何時出發?”

           “明日?!币骨Ы^點頭,越早越好。

           ――――――――――

           “耀?!兵P傲云一臉憂愁的站在書案旁,手指輕輕敲擊著。

           黑衣男子現身。

           “皇上?!?/p>

           “太子前去旭城,朕命你隱藏在暗處保護太子的安全?!彼K究不能放心。

           “是?!?/p>

           “下去吧?!?/p>

           黑衣男子點頭,再次隱入黑暗。

           鳳傲云眸中深邃,是他們么?他們就那么等不及了,剛一得到消息便如此……

           呵,沒想到他們還是一錯再錯,沒有悔改之心,即暗之夜的懲罰還不夠么?

           還想再次血染魔域?生靈涂炭?

           開始了……一切即將開始……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