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好巧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前面樹木交雜錯亂,藤蔓纏繞,她不得不步行,手中握著匕首‘絕漓’,不時割斷攔路的藤蔓。

           微小的聲音響起,她停下動作微瞇眼眸向前望去。

           沒有任何異常,依舊是藤蔓纏繞,但似乎有些不同呢悅。

           她仔細的看著前方的東西,忽的定在了一只顏色較深,體態較粗的藤蔓上。

           唇角勾起冷笑,想騙她?她對原始森林以及熱帶雨林的了解可不是鬧著玩的,她對這兩個地方的了解程度可謂是無人能比,她在地球上的各個原始森林熱帶雨林待過。

           其實她很慶幸她前世的工作是殺手,若不是前世的種種訓練,她可能早就堅持不住了。

           順著那條粗而深的藤蔓看去,只見那藤蔓慢慢延續到參差樹的后面。

           “呵呵……食人花么……”手中的匕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彎刀,玄力控制著彎刀向那藤蔓飛去,慢慢勾出那藤蔓,只見那藤蔓劇烈的抖動起來。

           她唇角笑了笑,一用力那彎刀便割斷了藤蔓,只見一邊的藤蔓一動不動,而另一邊的藤蔓則是劇烈的抖動,像是受到傷害劇烈掙扎一般攙。

           突然閃出了一個深綠色的身影,大約兩人高,是一朵極大的花,不過那花上卻有著一張嘴,一張非常大的嘴,不斷向下滴著液體,散發著惡臭,令人幾欲嘔吐。

           彎刀甩向那食人花,一刀便扎在了那食人花的藤蔓一點。

           冷哼了一聲,慢慢向前走去。

           ……

           ……

           看著明顯有著打斗痕跡的地方,她目光寒冷,沒想到竟然還有別人來到了這里,會是誰呢……

           眼眸陰晴不定,誰也不會沒事閑的來著送死,難道是幽焱……

           若是這樣的話,她便要快點找到他,這里危險得很,稍微不小心便會葬身于此。

           地上無數殘骸,顯得無比的凄涼兇殘,帶著血腥味。

           算了算時間,又看了看周圍的景色,明顯比剛才更加靜謐詭異了,顯然應經到了中圍。

           慢慢向前走。

           “嗷嗚――”

           她僵住了,那聲音是……狼。

           腦海中再次出現畫面,不過這次不再是前世的種種,而是上次鳳蒼穹保護她的畫面。

           用生命護著她……

           她眸子慢慢變得血紅,轉過身,四五只狼站在那,全身銀白色,眼里閃著幽光,很是高大。

           腦海中滿滿的都是上次鳳蒼穹被狼抓傷的情景,不知不覺看著眼前的狼應經不害怕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危險的眼神,似是要把這些狼都屠斬殆盡。

           幾匹狼眼睛冒著幽光,向她撲來,嘴里縈繞著黑氣。

           雙手出現鞭子,纏繞起兩只狼便甩向另外幾只狼。

           “嗷嗚――”

           她一皺眉,狼是群居動物……

           果然,再次看向四周時,她已經被狼包圍了,幾乎都是狼。

           身上不自覺的起了雞皮疙瘩,被這么多雙冒著綠光的眼睛盯著,真的很不自在,特別是這些東西還是――狼。

           看著那些狼,她唇角出現嗜血的笑容。

           手中慢慢出現‘絕漓’她笑的殘忍,笑的絕美,笑的嗜血。

           身影一閃,刀起刀落,每走過一個地方便有一只狼倒下,血染紅了大地,染紅了銀色的狼毛,她動作狠準快,絲毫不差、絲毫不猶豫,就像一個收割生命的機器,沒有半絲憐憫之心,血紅的雙眼令人敬畏懼怕。

           這便是奪命閻羅,前世代號奪命閻羅的殺手,冷血無情。

           她斬殺者生命,終于當狼幾乎被消滅的時候,一聲整耳欲聾的狼吼響起。

           遠處,一匹貌似锃亮,散著銀色光芒的高大雪狼慢慢走來,眼神帶著乞求,慢慢向著她低下頭。

           她握著匕首的手停在了那,看著遍地的尸體,她血絲的眸子看向那雪狼王“你叫我放了他們?”聲音帶著略微喑啞的磁性,聽起來魅惑動人,但此刻卻令人感覺是人間地獄,來自閻羅殿的聲音。

           那雪狼王點點頭。

           “但是……他們好像想要殺我呢?!彼雌鸪爸S的弧度。

           若不是他們攻擊她,她會閑的蛋疼去殺狼玩?

           遠處傳來嘶吼的聲音,她眼眸微瞇,沒時間在這廢話了,轉身向聲音來源的地方走去。

           那雪狼王,像是松了口氣似得,看著一地的尸體,可謂是欲哭無淚,向內圍看了一眼,害人啊,不對,是害狼。

           聲音越來越近,只見一頭類似豹又酷似熊的動物正站在那,而另一旁是一道熟悉的身影,一身黑色勁裝沾染著無數血跡,身上也有著不同程度的傷痕,那人儼然是幽焱。

           夜千絕臉色一沉,她敢肯定幽焱是擅自行動,必定沒有告訴鳳蒼穹,不然鳳蒼穹絕對不會讓他來著冒險。

           她手中出現血滴子,手腕一轉,那血滴子便飛向那似是豹和熊的雜交品種。

           “吼!”帶著壓抑和無比疼痛的聲音響起,那動物痛苦的搖著頭。

           幽焱見此,手中的飛刀甩向那動物,刺在了心口,一刀斃命。

           她慢慢走下去,走進幽焱。

           “暗……太子……?”幽焱慢慢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夜千絕。

           她把玩著手中的匕首,勾起笑容看向幽焱“好巧?!?/p>

           幽焱只感覺他牙都在打顫“好……巧?!鼻??真的很巧?在這種地方也能遇上?

           看著夜千絕滿身血跡,幽焱只感覺一陣佩服,看得出那些血跡都不是她的,而她也沒有受任何傷害。

           “太子你……”

           “別問我來這干什么,我的目的和你一樣?!笨戳搜塾撵?,直接擺擺手。

           “……”聽了夜千絕的話,他瞪大眼睛。

           “太子你是……”

           “別問我是怎么知道的,實在是你和燁偉說話的聲音太大?!彼俅螖[擺手,還沒等幽焱話說完。

           幽焱“太子這……”

           “別和我說這危險,再危險我都來了?!?/p>

           幽焱“……”

           看著幽焱,她唇角抖了抖“換上?!笔种谐霈F一身黑色勁裝,遞到了幽焱面前。

           似乎幽焱并沒有對夜千絕手中突然出現東西而驚訝,有些不知是接還是不接,但最終還是接過那衣服“謝謝?!?/p>

           夜千絕看著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他。

           幽焱“……”

           “幽焱,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別扭呢?”半晌她說出這樣一句話。

           幽焱“……”他可以收回他的話不?

           ……

           ……

           再次上路,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原本滿是血跡的衣服已經消失不見,兩人都是一身干凈。

           森林依舊寂靜,時不時幾聲鳥叫,顯得詭異。

           “吼!”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

           兩人皆是看向四周。

           只見一全身冰藍色,像是冰龍一樣的動物慢慢出現,靠近兩人。

           它的靠近令人感覺到無比的寒冷,她眉毛皺起,指尖的火竟然滅了,看來無論是什么火都不好使了……

           她瞇眼看著那冰龍。

           “小心!”

           只見冰龍翅膀向兩人打來,里面帶著瘋狂的力量,令人一不小心就會內傷。

           她一把推開幽焱,翅膀打在了她背上。

           “噗……”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后背一片冰冷,仿佛五臟六腑都結了冰,她慶幸自己推開了幽焱,她身體本就帶著寒氣,對寒氣的抵御能力很強,但這次她竟然感覺五臟六腑都冰上了,可想而知威力是有多大,若是打在幽焱身上,想必是重傷。

           血慢慢流下來,幽焱皺眉,扶住了夜千絕“暗……太子你怎么樣?”他焦急地看著夜千絕,若是太子有什么的話,王還不撥了他的皮啊,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太子可是……那家的唯一血脈,若是出了什么事情……還有太子是為了救他才受傷的??!

           她搖搖頭“沒事?!辈敛链浇堑难E,感覺內臟在慢慢的復蘇,冰冷的感覺在一點點消失。

           “吼!”

           夜千絕手中出現匕首,掙開幽焱的手臂,一躍而起跳到了冰龍的背上,一陣寒氣瞬間襲來,她咬著牙將匕首狠狠刺進冰龍的身體,但就在刺入的那一刻,她感覺整只手都冰住了,鎮住了,那身體像冰一樣,就算是能刺進去也只是一點點,根本沒什么效果。

           冰龍猛地用力一甩,她感覺一陣頭暈,下意識抓住冰龍身上的鱗片,但是那鱗片實在是冰冷,她指尖迅速出現冰霜,身體被甩了出去,她堪堪穩住身形,腿上一處被冰龍身上的利角劃壞,正在流著血。

           “太子!”幽焱皺眉看著夜千絕,心下無比的焦急。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