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二百二十四章 :陛下三思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換了一身衣服的暗夜千絕毫不猶豫將那被吐上東西的東西的衣服丟掉了。

           走出殿門,剛想要去太女府找宗政敏蘭,就看到了非常詭異的一幕,只見赫連榮闊正在費力的拉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端……在太女府中。

           暗夜千絕額頭黑線,忍不住走了過去“干嘛呢?”

           “砰!”

           赫連榮闊手一抖,然后就……悲催了償。

           暗夜千絕默默地仰頭望了眼天。

           赫連榮闊轉過來臉色黑如鍋底攖。

           暗夜千絕看向他“你在干什么?”

           赫連榮闊“當然是道歉!”

           暗夜千絕“……”你道歉就道歉,干嘛拽一根繩子?

           “你準備干什么?”暗夜千絕怎么看那繩子怎么不對勁。

           赫連榮闊看了眼那高高的圍墻“準備日夜道歉?!?/p>

           暗夜千絕“……”得了,還是自己看看吧,腳尖點地,踏在半空。

           “……”只見墻的那面是一顆粗壯的古樹,暗夜千絕默默地落下。

           “你不會是想日夜睡在上面吧?”她嘴角抽搐的問道。

           赫連榮闊頭也不回的開口“對?!?/p>

           暗夜千絕“……”這樣有用么?

           “你有玄力不用?你在這用蠻力?”她再次問道。

           “這樣顯得有誠意?!?/p>

           “……那你繼續,爺有事先走了?!?/p>

           ……

           ……

           “我說太女殿下,你家那位在你府門口累的滿頭大汗,難道你就不心疼?”暗夜千絕看著身旁還在傷心中的宗政敏蘭,玩笑的說道。

           瞪了眼她“他就算是在那待一輩子也白費?!?/p>

           暗夜千絕一笑“好狠的心啊?!?/p>

           宗政敏蘭沒有在說話,有些惆悵的望著天。

           暗夜千絕看著她這樣子,默默地嘆了口氣“別傷心了?!?/p>

           宗政敏蘭看著那飄著云朵的天空,輕輕地開口“你說我父后他是不是天上的一朵云,每時每刻都能看到我?!?/p>

           暗夜千絕微微抬頭,一望無際的天空,飄著幾朵雪白的云,帶著日光的溫暖。

           “相信他一直在你身旁?!卑狄骨Ы^唇邊勾起笑容開口。

           宗政敏蘭慢慢笑了“父后,蘭兒長大了……”

           護國將軍府。

           “蘭兒!”老將軍藍引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孫女,可謂是無比的喜悅。

           相比藍引的喜悅激動,宗政敏蘭顯得無比淡定,沒有喜悅、沒有激動,仿佛只是見到一個陌生人。

           的確,在她眼中,他們的確是陌生人,因為在皇宮的十幾年來,他們從未去看過她父后,這不是陌生人是什么?甚至連陌生人都不如。

           “藍老將軍?!弊谡籼m輕輕一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藍引在一瞬間僵硬了身體,眼睛有些酸澀,終究是不能挽回……

           暗夜千絕朝藍老將軍笑笑點點頭。

           “太子殿下好?!彼{引回笑點頭。

           看著那老將軍有些傷心的神色,暗夜千絕慢慢開口“老將軍,有些事情既然發生了就不能挽回,既然做了就沒有退路,不要強求,只要做好現在能做的事便好?!?/p>

           藍引面色一白,悠然嘆了口氣。

           看著宗政敏蘭,藍引有些欲言又止“蘭兒……瑾……你父后他身體怎么樣了?現在還好吧?”看著眼前的宗政敏蘭,藍引心中默默嘆氣,當初為了國家為了家族將最疼愛的二子送入宮中……但二子入宮后,他們再也沒被允許進入……都傳二子身體虛弱,不受女皇寵愛……難道當初真的錯了么?

           聞言,宗政敏蘭臉色悠然一變,眸色忽明忽暗,帶著壓抑的憤怒,呵呵……真是好、好得很!

           暗夜千絕皺了皺眉,沒有開口,畢竟這是他們的家事。

           宗政敏蘭抬頭看向藍發“我父后怎么樣?藍老將軍真的想知道么?”眸中閃著一種浸泡的悲哀與怒氣。

           藍引心里一懸,有些莫名的擔憂,怔怔的點點頭。

           “呵呵……”宗政敏蘭冷冷的笑了。

           “托你們的福,他永遠都醒不過來了?!北涞恼Z氣沒有一絲感情,正如宗政敏蘭那沒有情感的眸子一般,滿滿嗜著寒氣。

           藍引身形一晃,滿臉不可思議,瞪大了眼睛“你說什么……”

           宗政敏蘭嘲諷的勾起唇角“我說我父后他被人害死了?!甭曇麸L輕云淡,卻令人心痛。

           藍引踉蹌幾步,差點摔倒“不可能!”不可能!這不可能!他的瑾兒怎么會……不會的!不會的!

           宗政敏蘭嗤笑一聲“不可能?藍老將軍,至高無上的女皇想要做事有不可能的么?”

           藍引不可置信的看著宗政敏蘭,是女皇……

           宗政敏蘭冷冷的看著藍引,眸中滿是嘲諷的悲傷“我父后他是被人害死的,他死得冤,他死的不公平!若非你為了那些所謂的利益,我父后又怎會落得如此地步?他怎會被囚在深宮多年,卻連宗政蓮瑛影子都看不到?又怎會一個人苦苦養育我?又怎會身體衰弱到咳血的地步!”

           藍引踉蹌幾步,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聽著宗政敏蘭一字一句的話,直直把藍引打入了寒冰之中,囚在深宮多年,卻連宗政蓮瑛的影子都見不到?一個人將蘭兒養大……身體衰弱到咳血的地步……

           不、不可能!他的瑾兒怎會、怎會……

           “不、不可能……不可能!”藍引雙眼發紅,有些魔障。

           宗政敏蘭眼眸有些發紅,強忍著沒有流下眼淚“藍引,你根本不配做一個父親,你根本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你知道我父后默默地承受了多少么?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剛剛入宮之時是多么痛恨親情!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究竟是怎樣在后宮生存下來!你永遠都不知道宗政蓮瑛是怎樣對待他的!你永遠都不會知道!”

           藍引搖著頭,一張滿是滄桑的面容瞬間老了十歲,他錯了,他真的錯了……他后悔了,他不該為了那些利益而害死了瑾兒……

           藍引痛苦的閉上眼,是他親手把自己的愛子推向深淵……

           “藍老將軍,想必我們來次的目的你也知道了,就不用再說明了吧?”暗夜千絕是時候的開口,靜靜地看著藍引。

           藍衣慢慢點點頭。

           暗夜千絕慢慢搖搖頭,沖著宗政敏蘭擺擺手,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吧。

           ……

           ……

           清晨的天空陰沉的可怕,沒有往日的朝陽,只有無盡的暗云,風吹雨無息,只感覺一股寒涼透至骨中,忍不住打顫。

           此刻的帝鳳殿中。

           宗政蓮瑛面色陰沉的看著跪在地上的百官“眾卿家倒是說說有何不可?”

           面色不是很好的藍家大公子藍紹藍將軍抬起頭,仔細一看那張面容竟與已故鳳君有著四分相像。

           壓著怒氣開口“太女殿下即未犯錯又為不妥,廢除儲君之位于理不合?!?/p>

           葉相葉南竹沉沉的說道“一來太女乃是先鳳君的血脈,繼承儲君之位合情合理。二來太女未犯一絲一毫的錯誤?!?/p>

           宗政蓮瑛臉色愈發陰沉“那又怎樣?!?/p>

           “太女未犯錯,自是不能廢除儲君之位,自古到今皆是如此?!比~南竹慢慢開口。

           藍紹再次開口“即便太女真的犯了錯誤,那儲君之位也不可能落在六皇女身上,按長次來分,出去封王的二皇女和三皇子,接位的理應是四皇女?!泵嫔浅ky看,官袍下面的手緊緊攥著,害死他的二弟,令他父親重病,宗政蓮瑛你還想干什么?難道連蘭兒的儲君之位也要廢了么!

           宗政蓮瑛臉色更加陰沉,瞇起眼“那意思是這儲君之位朕沒有權利換人了?”

           百官叩首,齊聲高呼“陛下三思?!?/p>

           宗政蓮瑛眼眸含著戾氣,恨不得將這些人千刀萬剮。

           “太女是先鳳君的血肉,又是藍老將軍的孫女,亦是皇室的嫡系皇女,有才有德,文武雙全,無緣無故換取,難服百姓,難得人心,更難讓人接受?!?/p>

           “若是換成六皇女,難以服眾?!?/p>

           “太女清政愛民,為何要換?”

           “六皇女什么都比不上太女,為何要換?”

           “皇上三思……”

           “……”

           聽著下面眾大臣的言語,宗政蓮瑛陰沉的如那外面的天氣,隨時都有可能暴怒。

           滿含戾氣的開口“退朝!”起身一甩袖離開。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