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二百九十章 :火鳳受刑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青鸞眼神無助的看著四周,究竟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青鸞、火鳳、麒麟、畢方……他們是一同陪伴王走過那么多歲月的人,可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曾經的王雖然也是冷酷、不近人情,但是他對待他們從來都是非常溫暖的,但……什么時候起王對他們再也不是從前了呢?甚至說話都有限制?

           好像是從王認識夜帝開始吧……

           自從王認識了夜帝,好多事情都改變了,比如王從來不會與一個人比試超過兩天,但是夜帝出現卻完全打亂了,王從來不會和一名女子聊天直到深夜,但是夜帝出現這也被打亂了。

           王從來不會對天宮的事不聞不問,但是夜帝出現也被打亂了…償…

           王從來不會罰他們如此的重刑,但是……這次……

           青鸞閉上眼……究竟是誰的錯?

           火鳳做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火鳳到底有什么錯?她不過是沒忍住和南華打了起來而已,為什么會被罰成這樣?

           這不公平,一點都不公平!

           王為什么要偏袒?難道就因為她是夜帝么?

           眼中充滿了怒火,她為火鳳感到痛心……

           火鳳會是多么的難過???她一心一意對代王,但王卻因為夜帝而……

           ……

           ……

           “這次確實是打壓夜帝的一個好時機?!焙陟F看這兒下面跪著的兩人,陰冷狡詐的聲音響起。

           “夜帝要來救清韻,那么可以將清韻帶到埋伏好的地方,等到夜帝來救他時,狠狠的重傷夜帝?!焙陟F閃爍著灰色的瞳孔,令人渾身發冷。

           下面的兩人聽了這話身體一僵,埋伏?重傷夜帝?

           “這次這件事除了你們兩個沒有更好的人選?!焙陟F瞇瞇眼,一種肆虐的氣息散發出來。

           “不過你么兩個若敢再像上次一般,那么你們就等著下地獄吧?!焙陟F冷冷的一哼,眼神冰冷的令人發寒。

           嗜悅深吸一口氣“屬下絕對不會讓尸尊失望?!?/p>

           蒼炎亦是開口“尸尊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讓上次的事情發生?!?/p>

           黑霧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希望你們能記住自己的話?!?/p>

           兩人垂頭,沒有開口。

           “殺害我的北閣主,還真是活得不耐煩,哼……”黑霧忽然想起了什么,眼中出現暴虐。

           “夜帝對待她的人可是非常護短,江湖大會已經落下了帷幕,她這次絕對會來救清韻,而且還會很快?!焙陟F眼中閃著殘暴的光芒,緩緩開口,聲音邪惡陰冷。

           “最晚便是后天,所以你們一會便去準備,明日就在那埋伏等著夜帝,而本座明日正好要閉關,你們可要把一切都打理妥當,我派南閣主跟著你們,如果讓我發現有什么其他的,你們就別想……呵呵?!焙陟F冷笑兩聲,話語的意思顯而易見。

           “請尸尊放心,我們一定會完成一切?!眱扇祟h首接命。

           ……

           ……

           “嗜悅,怎么辦?”蒼炎看著坐在對面的嗜悅,嘆了口氣問道。

           嗜悅看了他一眼,搖搖頭“能怎么辦?你下的去手么?”

           蒼炎搖搖頭“下不去?!?/p>

           嗜悅了然的看著他“那不就完了?!?/p>

           “可是……”蒼炎糾結的看著他,尸尊的命令怎么辦?

           嗜悅搖搖頭“我們現在主要的是好好研究一下弄什么埋伏?一定要簡單,安全,千萬不能傷到夜帝?!?/p>

           蒼炎點點頭“對,這個是必須的?!?/p>

           “尸魔明天閉關?”蒼炎看向嗜悅,眼中帶著深深的懷疑。

           嗜悅搖搖頭“這個誰能知道,也許他是想試探我們,也可能是真的要閉關?!?/p>

           蒼炎吸了口氣“如果是想要試探我們該怎么辦?”

           “能怎么辦?難道要因為他試探我們,我們就去埋伏與夜帝為敵么?”嗜悅抬眸看向他,微微側顏。

           “當然不可能?!鄙n炎想都沒想,皺眉開口。

           “南翼和我們一起去?”嗜悅忽然想起這事,皺眉開口。

           蒼炎點頭“你以為尸魔真的能相信我們?一定會派人盯著我們?!背爸S一笑,尸魔絕對不會相信他們,真是可笑、可悲。

           “怎么辦?南翼可不像我們一樣打著忠誠的幌子去里應外合,他可是一心一意于尸魔?!笔葠偛[瞇眼,問向蒼炎。

           “能怎么辦?大不了明天把他騙到別的地方,或者把他打昏,反正不能讓他傷害夜帝?!鄙n炎看了眼南方的閣樓別院,瞇瞇眼,閃過一絲陰狠。

           “不可能?!笔葠偮犕晁脑捔⒖涕_口,分毫沒有商量的余地。

           “你……”蒼炎瞬間看向他。

           “我不能讓你有危險,若是將南翼打傷,他必定會去報告尸魔,然而你服下了萬毒丹,尸魔若是發難,你就不是一般的危險了?!笔葠偪聪蛩?,他眼中帶著深深的拒絕,相信無論蒼炎說什么,打暈你南翼這件事是不可能了。

           “我……我沒事?!鄙n炎頓了頓垂眸開口,他沒有想到是因為這個才不同意打傷南翼的。

           嗜悅搖搖頭“我說了沒得商量。南翼絕對不能知道我們在幫助夜帝,也就是說我們要想一個周全的計劃?!?/p>

           蒼炎點點頭“好吧……不過我們怎樣才能即把清韻安全放走,又能完全不傷害夜帝?”

           “去南嶺吧,那里地形混亂,并且常年荒蕪,幾乎沒人前去,并且很多人對那里的地形都不熟悉,南翼也是如此?!笔葠偮伎奸_口。

           “并且我對那里非常熟悉,然后一會我去找祖父將那里的地形圖和這些消息告訴夜帝?!笨戳丝瓷n炎,他接著開口道。

           蒼炎邊聽邊點頭“這樣做不錯,但是護法他會去么?”眼中閃著不信的意味。

           嗜悅笑了笑“這個你不用擔心,祖父他一定會答應的?!?/p>

           雖然不知道嗜悅哪來的信心,蒼炎都點點頭“嗯?!?/p>

           ……

           ……

           “火鳳!”看著渾身是傷,正在接受懲罰的火鳳,青鸞滿臉的痛苦擔憂。

           那是怎樣的懲罰?王怎么能下這個命令……

           一聲聲痛苦的鳳鳴,青鸞聽的揪心,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么脆弱的火鳳,不堪一擊……

           “火鳳你堅持??!一會就好了……你要堅持!”她看著火鳳身上流下的鮮血,聲音顫抖的悲傷。

           一道道淬火的鞭子夾雜著冰冷的冰火,蝕骨般的打在火鳳火紅羽毛的背上。

           血色的液體流下,痛的撕心裂肺。

           一聲聲悲愴的鳳鳴傳入耳中,令人能感受到她此刻究竟是什么情況。

           最后一鞭子,她瞬間從原身變為了人形,口吐鮮血,滿身的傷痕,鮮血直流,臉色蒼白如紙,虛弱的隨時都可能暈過去。

           接下來是二十根暝針,根根深入骨髓,痛徹骨心。

           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鮮血流了下來,本來貌美的面容此刻扭曲陰狠,像是要把人撕碎一般,眼中閃著深深的恨意,似要將她恨得那人千刀萬剮,令她永世不能超生。

           “我火鳳發誓!定要讓你痛不欲生!”她瘋狂的望著天,聲音嘶啞怒吼,陰冷可怕。

           望著有些陰暗的天空,她雙眼通紅,恨意滿滿,夜帝!我定要讓你痛不欲生!

           聲聲入耳的悲愴喊聲,青鸞心中對暗夜千絕的印象差到了極點,都是因為她,王不分青紅皂白便罰了火鳳這可怎么半?

           那樣的傷該是多痛啊,還有火鳳受傷了,王該怎么辦?如何能恢復神位?恢復記憶?

           畢方和麒麟靜靜的站在遠方,望著那一幕沒有說話。

           懲罰?這樣的懲罰究竟是對是錯?

           麒麟靜靜的看著天空,他其實也不知道是對是錯。

           這些日子火鳳的確太奇怪了。

           先開始是這樣,她令幻藍中了尸魔的毒,雖然她也中毒了,但是他還是感覺有貓膩,然后便是解毒,解毒之后身體一般都是很虛弱,功力倒退,大概好久能恢復過來。

           清逸的確是功力倒退,虛弱的很,但是火鳳呢?他可沒看見火鳳虛弱,并且似乎功力還上升了。

           上次她和南華打的時候,她根本打不過南華,甚至接不住十招,但是這次呢?她竟然能只身和南華打斗那么久?

           這是怎么回事?

           她的功力非但沒下降,還上升了好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麒麟眼中閃著復雜的光芒,火鳳,究竟該不該相信你?

           他們在一起了幾百萬年,他們四個一直都一心一意的在王左右,但是如今這是怎么了?

           火鳳難道真的……要……

           搖搖頭,是他想多了吧,火鳳對王的心意,他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會想到背叛王呢?

           “麒麟,你有心事?!?/p>

           畢方清淡的聲音響起。

           他靜靜的看著麒麟,一會皺眉,一會糾結,麒麟這是怎么了?

           “額……有么?那么明顯?”麒麟張張嘴,這么明顯么?

           畢方看看遠方“是啊,你一會望天,一會糾結,一會皺眉,這么明顯我都看不出來,那我還能在王的身邊待了么?”

           語罷,看向麒麟。

           麒麟微微嘆了口氣,看向火鳳受刑的地方。

           “你說你是怎樣看待火鳳的?”他微微垂眸,問向畢方。

           畢方微微看向他“你是因為這個才糾結的?”

           “嗯?!摈梓朦c點頭。

           “你要我說實話么?”畢方想了想看向麒麟,詢問他。

           麒麟點點頭“當然是實話,不然我問你做什么?”

           畢方點點頭“那我就說實話吧?!?/p>

           看向火鳳受刑的地方,畢方緩緩開口。

           “自從百萬年前認識火鳳以來,我對她的印象從未好過?!碑叿秸f到這沖著麒麟笑了笑。

           麒麟一愣“為什么?”

           畢方輕笑“就知道你會這么問,不過我的答案不會變,我非常討厭她的性格?!?/p>

           麒麟頓了頓“性格……?”

           畢方沒有再說他的想法,而是看著他“你去問問白澤吧,雖然他與我們不常接觸,但是這百萬年來,他一直都跟在王的身邊,只是和我們不太熟而已?!?/p>

           麒麟怔了怔“白澤么?我和他也不是很熟……”

           畢方笑了笑“一起去吧,我也行知道白澤對火鳳的評價和印象?!?/p>

           麒麟點點頭,笑了笑“好?!?/p>

           ……

           “畢方,你還沒回答我這次你是怎么想的?!摈梓肟粗砼缘漠叿胶鋈幌肫鹆水叿竭€沒說。

           畢方挑挑眉“畢竟我不知道這其中的情況,不過我感覺王應該有分寸吧?還有我對夜帝的印象還是很好的,她是一個非常公平的人,不過就是對自己的人比較護短而已?!?/p>

           麒麟嘆了口氣“我是問你你感覺這件事情火鳳怎么樣?和她的關系大不大?”

           畢方聳聳肩“都說了我不知道情況?!?/p>

           麒麟無奈的嘆了口氣“我給你說……”

           于是。

           麒麟“xxxxxx……”

           畢方(微笑傾聽。)

           麒麟“xxxxxxx……”

           畢方(微笑傾聽。)

           ……

           ……

           “好了?!摈梓肟聪蛎鎺⑿Φ漠叿?。

           畢方“嗯?!?/p>

           麒麟“……”

           “難道你不要說點什么嗎?”麒麟無奈扶額,幽幽的開口。

           畢方聳聳肩“在我看來和火鳳有關,而且關系匪淺,不過你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p>

           麒麟微微垂下頭“其實我還是想要相信一起生活了百萬年的朋友,但是她給我的感覺真的不值得相信……”

           畢方點點頭“別傷心了,該來的總會來,真相往往是殘酷的,背后也總有一個悲傷的故事?!?/p>

           麒麟苦笑一聲“現在幻藍他們可是都記恨上我了?!?/p>

           畢方聽了這話笑出聲“你又不是不知道幻藍那個炸毛‘受’?!?/p>

           麒麟瞥了他一眼“你可以滾了?!?/p>

           畢方一笑“遵命?!?/p>

           麒麟額上青筋綻起“你給我回來!”

           畢方大方一笑“滾得太遠了回不去了!”

           “畢方!”

           “你等著!”

           畢方心里笑打滾了,一臉迷茫的看著遠處的麒麟,大聲喊道“你說什么?風太大了聽不清!”

           麒麟臭著一張臉,咬牙切齒“你等著我把你揪回來!”

           ……

           ……

           白澤溫潤的面容上露出疑惑“你問我對火鳳的印象?”

           麒麟點點頭“對?!?/p>

           白澤笑了笑,指了指桌上的茶水“喝茶吧?!?/p>

           麒麟點點頭,拿起一杯茶慢慢品了起來。

           “茶不錯?!彼虼近c頭。

           白澤輕笑“怎么突然想起問我這個問題了?我和火鳳應該不太熟吧?!彼p聲開口。

           麒麟點點頭“的確不熟,不過我要找的就是不熟悉的?!?/p>

           白澤笑了,不解的看向他“為何?”

           “太熟悉的不是對她印象太好就是對她印象太不好,所以根本不靠譜,畢方說我應該找你問問?!?/p>

           麒麟慢慢搖頭看向他。

           白澤點點頭“說的不錯,的確是這樣,太過于熟悉反倒是不知道這個人究竟是什么樣子?!?/p>

           “那你可否和我說說你感覺火鳳這個人怎么樣?”麒麟挑眉問道。

           白澤微微一笑“在我的印象中,火鳳這個人善妒,有心機,要強,很殘忍?!?/p>

           麒麟怔住了,這些都是哪來的?

           張張嘴“為什么這么說?”麒麟不理解,他是從哪看出來的?

           白澤看向他“火鳳一直喜歡著王,這個你們不會不知道吧?!?/p>

           麒麟點點頭“這個我知道?!?/p>

           白澤點點頭“女人都是善妒的,并且可以為了自身所愛而不顧一切?!?/p>

           麒麟手指一頓,沒有說話。

           白澤微微一笑“火鳳與其他女子不同,火鳳凰本就性子急,她內心很極端,若是真的遇到了什么破壞自己和所愛之人感情的事情或人,她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去破壞去毀滅?!?/p>

           麒麟僵硬的看著他“你是說……現在火鳳會對夜帝構成威脅……”

           身體已經僵硬了,他不想相信。

           白澤搖搖頭“我可沒這么說,你別瞎想,我只是說他會對破壞感情的人產生威脅,和夜帝有什么關系?”

           麒麟張張嘴沒有開口。

           夜帝不就是破壞的人么……

           “我把這次的事和你說一遍,你幫我想想這事和火鳳有多大關系?”麒麟嘆了口氣,慢慢開口。

           白澤挑眉“說說看吧?!?/p>

           麒麟“xxxxx……”

           白澤:(微笑傾聽)

           麒麟“xxxxx……”

           白澤:(微笑傾聽)

           ……

           ……

           “我和畢方的想法一摸一樣,這事情不但和火鳳有關系,并且關系匪淺?!?/p>

           白澤聽完麒麟的話,慢慢喝了口茶,緩緩開口。

           麒麟呼了口氣“其實我也感覺和火鳳有關系,但是畢竟火鳳和我們在一起百萬年了……”

           白澤看著他搖搖頭“這不一定?!?/p>

           “是啊,不一定,”麒麟搖搖頭。

           “估計現在火鳳也受完刑了,你還是去看看吧?!卑诐煽粗?,微微說道。

           麒麟點點頭“其實我特別不想看到她?!?/p>

           白澤笑了笑“不想看也要看?!?/p>

           “是啊?!摈梓霟o奈的聳聳肩。

           ……

           ……

           “火鳳……你怎么樣???”青鸞看著滿身是傷火鳳,非常的擔心害怕。

           火鳳樣子蒼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還死不了?!?/p>

           “青鸞是關心你,你這半死不活的回答是什么意思?”麒麟陰沉著臉看著火鳳。

           火鳳本就染滿了怒氣的雙眼瞬間更佳憤怒。

           “麒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想我死么???那你就直說!再去給我幾鞭子!說不定我就死了!”

           火鳳看著麒麟,滿眼的怒過,恨不得殺了麒麟。

           青鸞眉頭一皺“火鳳……你別這樣……”

           火鳳冷笑一聲看向兩人“你們有誰是真心關心我的?別在那演戲了,我不稀的看!”

           青鸞聽了這話瞪大了眼睛看著火鳳“火鳳你怎么能認為我們……”

           “夠了!你們立刻走,我不想看到你們!”火鳳一口鮮血噴出,憤怒的看著兩人。

           青鸞看著她吐出鮮血,非常擔心,但聽到她的話,又是非常的不可置信和傷心。

           火鳳怎么會變成這樣?這真的是火鳳么?

           “好……我走?!鼻帑[看著火鳳,最終轉身。

           “你還在這干什么!立刻走!”火鳳看著陰沉著臉色的麒麟,立刻開口。

           麒麟冷笑一聲“呵,我只是想告訴你一句話,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p>

           火鳳瞪大了眼睛,一瞬間的慌亂被麒麟捕捉到。

           “你走!”說著又是鮮血流出,拖著身體就要去打麒麟。

           麒麟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轉身離去。

           ……

           ……

           青鸞只感覺頭非常亂。

           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

           火鳳怎么會變成那樣?那真的是火鳳么?

           雖然以前火鳳也會耍脾氣,無理取鬧,但為什么這次……

           那怎么能是她呢?

           難道時間真的能改變一切?她怎么會……那么無視他們的心情,她將他們趕走,難道不知道他們會傷心么?

           她被罰了那么嚴重,他們怎么可能不擔心?為什么火鳳會是那樣?

           還好畢方沒有去,不然也要傷心了……

           青鸞看著池中的魚兒,有些游神,以前的火鳳去哪了?

           百萬年的朋友真的就這樣……破裂了么?

           火鳳……你到底是怎么兒?

           還有你在受刑時說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你想讓誰痛不欲生?

           你真的那么……狠毒么?

           那件事麒麟和我說了,難道清逸中毒真的是巧合么?

           幻藍中毒了,你也中毒了,但是這里邊沒有疑點么?

           若真的是你將毒素傳到了清逸的身上,但為何是清逸先中毒而不是你先中毒?

           還有幻藍也和你打了,為什么他沒事?

           毒……中毒了……

           為什么中毒過后清逸身體虛弱,功力下降,而你卻身體依舊,功力相反上升呢?

           這究竟是為社么?

           我一直選擇相信你,因為這百萬年來我們一直都是朋友,不是說我們永遠都是朋友么?

           不是說朋友需要互相信任么?

           我選擇一直信任你……

           但是你真的值得我信任么?

           火鳳,我從未這樣懷疑過你……

           也許是我錯了,其實你什么都沒做,但是……

           畢方今天沒有來,他很明確的告訴了我們,他對你……不相信。

           而麒麟來的時候明顯心情不好,對你的態度也不好。

           這也說明了他不信任你……

           只有我依舊信任你,但是……你卻將我趕走……

           好姐妹……這就是好姐妹嗎?

           我為什么迷茫了?

           那天你和我說王越來越聽夜帝的了,不分青紅皂白就罰手下,都是因為夜帝挑唆,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夜帝不是那樣的人,而王也不是那樣不分青紅皂白的熱,可我還是選擇相信你……

           也許是我太傻了……

           火鳳……你真的是那樣么?

           ---題外話---今天先七千,以后慢慢補OK?

           實在是太累了,去南海、什剎海、南鑼鼓巷、荷花碼頭、煙袋斜街走了個遍,實在是累壞了,抱歉親們。

           ok的話明天有小劇場哦~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