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一百零二章 :唉,爺就是太善良了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跪在地上的唐瑜清看著夜千絕一干人的背影深思。

           “四皇子,你不感覺太子身邊的那些人很眼熟么?”總感覺在哪見過,卻又想不起來了,他們……

           鳳益林聽到這話,皺眉向前看去,也仔細的回想起來,的確很熟悉“本皇子也感覺熟悉,不過究竟是在哪見過呢?”真的很熟悉。

           突然,唐瑜清腦海中浮現了一個人,紫衣紫面,殺人無形,狠狠地打了個哆嗦,不會那么巧吧。

           看著唐瑜清的表情,鳳益林知道他們想到了同一個人,但又不確定,畢竟父皇從來沒有讓他那個太子皇弟去剿匪,又怎么會是那個人呢?但那些人的確很熟悉,并且應該就是那個人身邊的人髹。

           “四皇子,我們怎么辦?”唐瑜清看著鳳益林不禁問道。

           “還能怎么辦!難道我們要忤逆邪王么!本皇子還不想死!”邪王殿下沒說讓他們起來,他們如果擅自起來那不是找死是什么?他還沒那個膽蠹!

           唐瑜清“……”

           ……

           御書房外。

           夜千絕苦著一張臉剛從御書房出來,她一進皇宮就直奔御書房而來,那是她老子,她不得好好問候問候,辦什么慶功宴的?她現在真的沒心情好不好?

           “唉……”嘆了口氣向宮外走去。

           ……

           邪王府門前。

           夜千絕看著這座霸氣無比的府邸,向前走去。

           “參見太子殿下?!笨词氐氖绦l面無表情,簡直冷到極點,但看到夜千絕卻急忙行禮,并打開府門。

           夜千絕點點頭,看著兩人她在想,是不是鳳蒼穹培養出的人都是如此的冰冷有氣勢?

           “幫爺找一下幽焱?!彼粗@無邊大的府邸有點暈,要她一點點找的話,恐怕會累死她。

           “是?!笔绦l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向內走去。

           少時。

           “參見太子殿下?!庇撵涂匆娨骨Ы^抱了抱拳。

           “嗯?!彼c點頭。

           看著夜千絕,幽焱大概也知道她來做什么了“太子請?!弊隽藗€請的手勢。

           “好?!焙陀撵拖騼茸吡巳?。

           ……

           “太子,這就是王養傷的寒室?!眱扇藖淼揭蛔詺獾牡铋w前,夜千絕感覺到了這的冰冷寒冷。

           “跟爺說說上次他受傷回來的事?!笨粗潜涞奈葑?,她緩緩開口。

           “王上次回來時候,體內的毒藥已經發作,并且王體內的玄力竟然都消耗了,當王回來的時候我們都嚇到了,但王什么都沒說就進了這里,出來后依舊什么都沒說就離開了?!庇撵涂戳搜垡骨Ы^,把目光移到別處,坦白的說出了。

           “王只是來著恢復了幾天便又走了,身上的傷和毒應該只是暫時的壓制了,沒想到這次回來……”話說到一半停下了,但沒說的夜千絕也知道。

           “都怪我?!彼浇枪雌鹂酀男θ?,向后退了一步有點發慌。

           “他會有危險么?”看著幽焱,她問出了她自己都害怕的問題。

           “若是只有傷的話,王一點危險都不會有,但若是毒藥發作的話……”稍微不慎便會有性命之憂。

           “每日兩次,應該會把這次毒藥發作壓下去?!彼贸鲆话子衿吭谟撵湾e愕的目光下放到幽焱手中。

           “這是?”幽焱看著手中的白玉瓶很是不解。

           “解毒丸?!彼粗前子衿奎c點頭,這是她用她的血配置的,應該可以壓制下去。

           “這藥丸不要讓任何人發現?!彼肫鹆耸裁戳⒖潭?。

           “一定?!庇撵忘c點頭。

           “王在十歲那年中了絕襲,它是提高境界的圣藥,亦是傷及性命的毒藥,世人皆以為絕襲只有在重傷后發作,殊不知這種毒藥在每年的月圓之夜都會發作,發作之時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庇撵蛧@了口氣幽幽的說道。

           夜千絕僵住了,她無法想象每次鳳蒼穹是怎樣挺過來的……

           “自從王中了這毒以后,王遺忘了一些記憶……而這是絕襲的另一個特點?!庇撵涂粗骨Ы^不知在想什么。

           “但這些日子王的那些記憶似乎在慢慢恢復……”其實如果可以的話,他倒是希望王永遠都不要想起那些……看了眼夜千絕,不過……

           “那他……”夜千絕看著幽焱,總感覺他說的和她有關,但……

           “太子您剛剛回來明日還要參加慶功宴,早些回去休息吧?!庇撵涂粗骨Ы^。

           “好好保護他?!鄙钌畹目戳搜塾撵?,轉身離去。

           走在帝都街上,她嘆了口氣,向御南王王府不,是如今的太子府走去,她的東宮太子府已經搬到了御南王府。

           看著眼前的府邸嘴角抽了抽,只見朱漆大門上懸著一塊金邊藍框的牌匾,上面寫著三個龍飛鳳舞的三個字‘太子府’金漆高柱,龍紋雕刻,玉階尊貴,門前兩側分別擺著兩頭霸氣凌然的石獅。

           氣勢雄偉,金碧輝煌,四周同樣圍繞高大的城垣和四個城門,城樓上覆以青金色琉璃瓦,大門飾以丹漆金涂銅釘,儼然是帝都皇城的縮影。太子府四城的正門,南曰鳳儀,北曰鸞皇,東曰蟠龍,西曰火麒。

           看著門前三層的侍衛高手守護,個個皆是面容如冰,冷冽毅然。

           額?這真的是她太子府的侍衛么?這一個個的跟冰塊似的,怎么看怎么感覺只有鳳蒼穹才能培養出這樣的人。

           “參見太子殿下!”六人看見夜千絕,立刻抱拳行禮,臉上依舊毫無表情。

           “嗯?!秉c點頭,有點怪異的向內走去。

           看著眼前這碧階玉瓦,絳五彩紗衣,星辰絢爛,恍若仙境,芙蓉紫玉冠,金壁輝煌,光輝燦爛,紫綬金章。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抬頭望著黑色金絲楠木匾,上面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鳳華殿’。

           鳳華殿院中此刻百花開放,暗香連連,引人入勝。

           “參見太子殿下?!币恍┭诀呤膛姷揭骨Ы^急忙俯身見禮。

           “起來?!笨粗矍昂廊A的‘鳳華殿’她感覺她還是去別的地方看看吧。

           突然她看見前面一個人影“無憂!”她真是在黑暗中看到曙光,在暗夜中看到黎明??!

           “咦?爺?”影無憂聽見有人叫他,回頭卻看見了夜千絕,急忙上前。

           “爺你回來了?!北涞目∧樕铣霈F了少有的笑容。

           “嗯,爺回來了!”她笑了笑。

           “對了無憂,能不能告訴爺這里都是哪?爺的寢宮在哪呢?”她悲催的看著影無憂,她真的沒想到她那皇帝老爹會把那御南王府改成這樣子,她要是一間一間的找還不累死她啊。

           “哦對,皇上說要和太子你講一下這太子府的布局的,免得太子找不到?!甭犃艘骨Ы^的話他點點頭。

           “……”她默默無語,為啥這話聽著這么不爽?

           “太子殿下,我們邊走邊說?!庇盁o憂看向夜千絕。

           “嗯好?!?/p>

           “從進入太子府正門后有三殿一堂,分為‘鳳華殿’、‘帝鑾殿’、

           ‘御軒殿’、‘怡仙堂’。鳳華殿是招待客人,舉行慶典和行使權力的宮殿,帝鑾殿則是太子您的寢殿所在。御軒殿是客人所住的宮殿。而怡仙堂分左右兩堂:翠玥堂、茯苓堂。翠玥堂是府中女眷所住之地,包括婢女與……妻妾?!庇盁o憂說到這看了眼夜千絕,心里在想:不知太子有沒有娶妻納妾的心思,不過就算有著心思恐怕墨邪王也不會允許。

           怪異的看了眼突然停下的影無憂,她開口道“怎么了?難不成茯苓堂住的是家丁仆役與男寵?”

           “噗……”影無憂聽著夜千絕的話一下子就噴了,男、男寵?

           “不、不是,只是家丁仆役而已?!痹捳f太子殿下這貌似真的沒說可以住男寵,不過想圈養男寵貌似還是可以的,但是墨邪王連妻妾都不會讓您有,至于男寵那就是想想都不可能的事,所以您還是別想了。

           “爺還以為翠玥堂養妻妾,茯苓堂養男寵呢?!闭f著搖搖頭。

           “爺您想多了?!彼浜够溆悬c汗顏。

           “的確想多了,繼續?!笨戳搜鬯苁菄烂C的點點頭。

           “正門、前后殿、四門城樓,飾以青綠點金。殿門廡及城門樓皆覆以青色琉璃瓦。前殿鳳華殿最高大,闊達十一間,是整個太子府建筑的主體。緊接著是帝鑾殿和御軒殿,各闊九間,鳳華殿兩廡為是左右二殿,自帝鑾、御軒周回兩廡至鳳華門,為屋百三十八間。殿后為前、中、后三宮,各九間。宮門兩廂等室九十九間。凡為宮殿室屋八百間有奇。廊房飾以青黛。此外還有頂門樓、庭、廂、廚、庫、米倉等共數十間?!?/p>

           “所有宮殿都是窠拱攢頂,中畫蟠螭,飾以金邊,畫八吉祥花。殿中的座位用紅漆金蟠螭,掛帳用紅銷金蟠螭,座后壁則用畫麒麟彩云。不過太子您的寢殿除外?!庇盁o憂看著夜千絕。

           “嗯?!币骨Ы^點點頭。

           “而帝鑾殿中爺您的寢宮‘鳳夜宮’為帝鑾殿的正宮,這帝鑾殿實則是為爺精心準備的,緊挨鳳夜宮的是‘碧雪軒’,是太子閑暇時光吟詩作畫,賞詩作對的地方。碧雪軒的西南方是‘霞桃源’里面皆是觀賞的桃花,內設殿宇供太子休息。而書房則在鳳夜宮東南方,房內書籍應有盡有,堪比皇宮御書房?!?/p>

           “爺,這就是鳳夜宮?!眱扇私涍^座座宮殿宇閣,走到這。

           夜千絕看著眼前的宮殿,心里面只有一句話:有錢就是人性!

           金釘攢玉戶,彩鳳舞朱門,碧玉琉璃瓦。而復道回廊處,處處皆是玲瓏剔透;三檐四簇上,層層龍鳳翱翔,鳳于九天,龍吟九曲。

           此刻鳳夜宮外的碧霞池內,藍紫色芙蕖竟開,香氣遠飄,池邊一顆百年紫藤蘿滿樹深紫色,魅人心弦。

           鳳夜宮四季景色不一,百花爭相開放,春季紫玉蘭、藍花楹、紫荊,夏日鳳夜宮的前面是碧霞池,池內荷葉鋪滿碧池,芙蕖亭亭而立??恐滔汲赜幸豢冒倌曜咸偬},秋日則是翠雀、藏紅花竟開,冬日臘梅綻放。四季之花輪流開放,絕美不凡。

           “爺,進去看看吧?!庇盁o憂看著夜千絕。

           “嗯?!秉c點頭,向那朱色大門走去。

           門開,她愣住了,只見屋內皆以紫為色調,布置的精致奢華,紫玉為階,暖玉為壁,上雕細致曼珠沙華,花瓣細膩唯美,妖嬈絕姿,四柱皆飾以紫金,刻五爪金龍紋。

           八尺寬的沉香木床前雕刻著駕云祥瑞麒麟,床邊懸著鮫綃柔絹寶羅帳,帳上遍繡灑珠紫線彼岸花,榻上鋪紫色金絲織錦褥,捻金銀絲線滑絲錦被,紫綃翠紋抱玉枕,軟紈蠶冰簟,疊著玉帶疊羅衾,金絲紫紋彼岸花雨絲綢拖至床下兩米。

           床榻的不遠處是紫金流云暗色衣柜,玄鐵閃金窗的旁邊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桌,上放紫玉閃金茶具。窗前設魅紫軟絲紗簾,以紫玉珠繡邊。

           紫檀雕云龍紋嵌玉石座屏風后放著一魅紫色美人榻,上鋪紫錦綾羅暗云綢,紫金染紅薄紗拖至塌下三米。

           紫玉階、暖玉壁之上皆是每隔不遠便鑲嵌一枚夜明珠,夜晚便會照的如白日一般。

           博古架之上放著許些珍貴的擺設。地上散放著幾把鎏金檀木椅,這寢宮很大,在現代大概有兩百多平方米。

           這……無論是那一處皆可以看出布置者的用心良苦,沒有一絲瑕疵,紫色是她最愛的顏色,曼珠沙華是她最愛的花……

           “爺,這整個帝鑾殿都是墨邪王親自布置的,他說您喜歡紫色,所以這鳳夜宮中的所有擺設幾乎都是紫色,并且鳳夜宮外那些花除了臘梅外都是紫色,而霞桃源中皆是從別國引進的觀賞紫桃,花皆以紫色為主?!庇盁o憂看著夜千絕緩緩說道。

           夜千絕聽到這些后愣在了那,這……竟是他特意為她……他竟然細心地為她裝飾宮殿……他……鼻子有些酸酸的感覺。

           “他……”

           “爺,墨邪王對你真的很好?!庇盁o憂看著夜千絕緩緩說道。

           “……”是啊……真的很好……

           “你們住哪?”苦澀的扯開嘴角,轉移話題。

           “為了爺你的安全,十二影衛、無情、無痕、無殤、我、雷御血、還有白家二兄妹都住在帝鑾殿內?!庇盁o憂聽了夜千絕的話說道。

           “嗯?!秉c點頭。

           “他們人呢?”她自從回來就沒看到他們。

           “他們都在整理東西?!庇盁o憂說道。

           “嗯?!?/p>

           “出去走走吧?!币骨Ы^看向影無憂。

           影無憂點點頭。

           “對了,府前那六個人?”夜千絕看向影無憂。

           “那是墨邪王從他的三千幽冥護衛選出來保護太子的?!庇盁o憂說道。

           “……”果真是他的人,保護她……

           ……

           “爺,王公公來了”花無情看到了夜千絕和影無憂,趕忙走到這。

           “哦?去看看?!彼蟾乓膊碌搅耸鞘裁词铝?。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太子鳳千絕剿匪有功,以一己之力滅匪無數,特此嘉賞:黃金萬兩,布匹無數,并明日在眀韻宮舉辦慶功宴,欽此?!蓖豕庵ぷ幼x完了圣旨。

           “兒臣謝旨?!币骨Ы^彎腰接過圣旨。

           “太子拿好啊?!蓖豕粡埬樕闲Σ[瞇。

           “多謝王公公了?!币骨Ы^看了眼他說道。

           “不、不敢。若是太子沒什么事,老奴就先告退了?!闭f著行了個禮,急忙轉身。

           “……”她很可怕么?

           唉……鳳蒼穹如今還在養傷,甚至有性命之憂,她明日還要參加什么慶功宴,唉……一想起鳳蒼穹受傷她就難受,想去照顧還沒時間。

           嘆了口氣轉過就看見花無痕等人,詫異地問道“你們什么時候來的?”

           “……”眾人無語,他們早就來了。

           “爺你不用擔心墨邪王,以墨邪王的境界不會有什么事的,并且幽焱將軍境界與朱雀玄武不相上下,墨邪王的三千幽冥護衛皆是玄幻境界以上,大多在玄幽境界,不會出事的?!钡故腔o痕一眼就看出了夜千絕擔心什么。

           “是么……”她不放心,鳳蒼穹是因為她才受傷的……她……

           突然想起了幽焱的話,世人皆以為絕襲只有在重傷后發作,殊不知這種毒藥在每年的月圓之夜都會發作,發作之時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宮冰雪呢?”突然想起了她走前的那個萌萌的。

           “他走了,就在前天?!痹聼o殤看著夜千絕說道。

           “走了?”她微微驚訝。

           “他說他在迦葉國等著爺你,并且……”月無殤臉色有些怪異。

           看著月無殤怪異的表情,她有種不好的預感“并且什么?”

           “他說……他祝爺和墨邪王有情人終成眷屬……喜結良緣……百年好合……白頭偕老……還……”月無殤有點尷尬的轉達著某位腹黑萌的無良祝福。

           聽著月無殤的話,她的臉愈來愈黑“還有——什——么!”咬牙切齒一字一句道。

           “……早生貴子……”饒是月無殤的臉上也出現了裂痕。

           眾人更是轉過頭去笑。

           “宮——冰——雪!爺下次看到你非撕了你的嘴不可!”咬牙切齒一字一句道,令眾人打了個寒顫。

           這是遠處的一名身穿冰藍色錦袍的俊美男子打了個噴嚏,嘟囔道“難不成生病了?”

           突然夜千絕苦惱的皺了皺眉。

           眾人“……”

           又苦惱的抓了抓頭發。

           眾人“……”

           她再次苦惱的仰頭望天。

           眾人“……”

           她最終苦惱的看向眾人。

           眾人“……”

           雪無痕滿臉黑線“爺你到底怎么了?”

           她一臉苦惱“爺總感覺還有件事情沒做,但又想不起來了?!?/p>

           眾人“……”

           雪無痕冷汗滑落“爺?”試探的叫了聲。

           “嗯?”依舊苦惱。

           “……是不是帝都外面跪著的唐瑜清和鳳益林還……?”雪無痕很好心的提醒道。

           “哦對,就是這件事!”她苦惱瞬間變化。

           眾人“……”

           “算一算他們已經跪了兩個時辰了,唉,爺就是太善良了,去找個人告訴他們能起來了?!睙o奈的搖搖頭對著雪無痕說道。

           “……”爺你真的知道善良的意思么?您要是善良的話,全天下的人都得郁悶到自殺。

           雪無痕“……”一張俊臉有些無奈,他真為有著一位‘善良’的主子感到欣慰!

           ---題外話---推薦文《亡后來襲,皇上請淡定》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