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二百七十一章 紛爭前夕(六千)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nb“少主我們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nb男子滿眼焦急地看著癡癡立在哪的即墨阡漓,擔憂不已。

           &nb即墨阡漓動了動唇“去哪?”

           &nb這么熟悉的場景,他心中冷笑。

           &nb男子聽了他的話明顯的一頓,但立刻說道

           &nb“少主,我們去哪都行,重要的是先離開這里!償”

           &nb即墨阡漓看著那熊熊的大火,垂眸輕笑“她在哪?”

           &nb男子臉色一變,暗夜家主似乎早就……暗夜少主還那么小恐怕兇多吉少了……

           &nb“這……少主……”

           &nb即墨阡漓靜靜地轉過身“我要找到她?!?/p>

           &nb那次他丟下了她,以為她丟了,他忘記了她,以為她不在了……

           &nb這次就算是幻境,他也要找到她。

           &nb“少主您不能去??!暗夜那邊早就已經……”

           &nb即墨阡漓眸中轉寒,腳尖點地,直直向那熊熊大火沖去。

           &nb“不,少主!”

           &nb熟悉的場景,他只感覺心都揪起來了,她在哪?她在哪?

           &nb踏過熊熊焰火,他四處張望,一身白衣,此刻的他正是少年之時。

           &nb忽的前方傳來娃娃啜泣的聲音,直直向那處走去,當看見那粉雕玉逐的娃娃時,他笑了。

           &nb絕兒……這次我找到你了……

           &nb只是瞬間他凝力指天。

           &nb“轟??!”

           &nb一聲巨響,周圍的一切瞬間化為虛幻,消失不見。

           &nb兩個幻境同時破碎。

           &nb她抬眸凝視,他回首深情。

           &nb四目相對,此生無悔。

           &nb……

           &nb……

           &nb“噗……”

           &nb就在幻境被破的瞬間,絕情殿中冷翼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nb“主子!你怎么了?”旁邊的黑衣人見此立刻上前。

           &nb冷翼臉色難看,他們、他們竟然破解了他的幻境,他的幻境用了他一般的功力,竟然竟然被他們破解了!

           &nb“咳咳……”胸口一陣氣血翻涌,他傷的可不輕??!

           &nb這該如何是好?那兩人定快要上來了,這樣子豈不是完了么!

           &nb蘸香草一定不能被搶走,他該怎么辦?

           &nb“主子……”黑衣人看著冷翼,有些糾結的喊道。

           &nb冷翼平息了一下心情,慢慢開口“去堯樓主那找人幫忙?!?/p>

           &nb那黑衣人立刻點頭“是?!?/p>

           &nb“慢著?!崩湟砗鋈话櫭?。

           &nb“主子?”

           &nb“一會便在山中布下天羅地網,我要讓他們插翅也難飛!”

           &nb冷翼眼神陰冷,一字一句道。

           &nb黑衣人再次點頭“是?!?/p>

           &nb“主子……要不要告訴門主?”

           &nb黑衣人看了眼臉色陰沉的冷翼,開口問到。

           &nb冷翼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想去告訴他?”

           &nb黑衣人立刻禁了聲,搖了搖頭。

           &nb“還不快去!”冷翼狠狠地瞪了眼他。

           &nb那黑人立刻跑沒了影。

           &nb事到如今,想要保住那顆完整的蘸香草是不可能的了,若是想讓那蘸香草不被搶走并且還能繼續為他提升功力,那只有一個辦法。

           &nb他瞇瞇眼,那便是將那蘸香草一分為二,一半他吞下療傷,一半他用來提升功力。

           &nb“來人,去九曲閣?!?/p>

           &nb“是?!?/p>

           &nb……

           &nb……

           &nb“門主,冷翼名人去別處請了幫手,并且他現在正在前往九曲閣的路上?!?/p>

           &nb冷絕情慢慢抬眸“請了幫手?”

           &nb蒼音點點頭“是?!?/p>

           &nb冷絕情笑了笑“那他請的是誰?”

           &nb蒼音皺眉“他說是什么堯樓主?!?/p>

           &nb冷絕情面色微變,忽的抬起眼“堯樓主?”

           &nb蒼音點點頭“是?!?/p>

           &nb冷絕情搖了搖手中的茶盞,堯樓主……難道是……

           &nb眸中浮現一絲疑惑,靜靜地看著窗外。

           &nb“知了――”

           &nb“知了――”

           &nb忽的幾聲蟬鳴打斷了他的沉思,他隨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個金色的蟬趴在窗外,似乎正在蛻殼。

           &nb“門主,這是應該是四里養的金蟬?!?/p>

           &nb蒼音見他被那產生吸引,立刻開口解釋。

           &nb冷絕情沒有動,只是靜靜地看著那正在蛻殼的金蟬。

           &nb蒼音有些不解,但也沒有出聲。

           &nb不知過了多久,直到那金蟬蛻了殼飛走,冷絕情才慢慢收回目光。

           &nb眸中滿是深沉,金蟬、蛻殼……

           &nb金蟬脫殼?

           &nb他瞇了瞇眸子,金蟬脫殼……

           &nb堯樓主……

           &nb“你說冷翼去了九曲閣?”

           &nb冷絕情皺了皺眉。

           &nb“是?!?/p>

           &nb“他們怎么樣了?”

           &nb他話語一轉再次看向蒼音。

           &nb蒼音一頓,立刻答道“兩位宮主已經破解了幻境,冷翼受到反噬受傷?!?/p>

           &nb冷絕情聽后瞇了瞇眼“受傷了?”

           &nb“嗯?!?/p>

           &nb“還有什么?”冷絕情皺眉。

           &nb“冷翼還說要設下天羅地網去抓捕兩位宮主?!?/p>

           &nb冷絕情沉思,那又為何要去九曲閣?

           &nb忽然眼中閃過一道亮光,但隨即變為冷光“去九曲閣?!?/p>

           &nb說著便起身向外走去。

           &nb……

           &nb……

           &nb“你遇到了什么幻境?”暗夜千絕好奇的看著他。

           &nb他笑了笑“你猜我遇到了什么?”

           &nb暗夜千絕看了他一眼“我猜你遇到了佳人無數,美酒共飲?!闭f罷轉過頭。

           &nb即墨阡漓忍不住笑出聲“絕兒怎么如此厲害?還真是猜對了?!?/p>

           &nb話音未落,暗夜千絕臉色明顯便黑,立刻轉頭看向他“你……”

           &nb而他此刻正低頭看著她,她猛地轉頭,唇悠然的對上了那性感的薄唇。

           &nb他眸色如水“絕兒……我的佳人永遠都是你……我的家人也永遠都是你?!?/p>

           &nb因他開口說話,薄唇張合,她只感覺癢癢的,聽著那話不由得一怔。

           &nb借機把她拉入懷中,溫柔的吻了下去。

           &nb……

           &nb……

           &nb“哦?冷翼要向本樓主請求幫助?”女子一身雪白的長裙,高挑的身材。

           &nb一張傾城的容顏被雪白的面紗遮住。

           &nb聲音幽冷卻又帶著點點勾人的柔美。

           &nb看著臺階下的黑衣人,女子撫袍做到高座上。

           &nb“還望堯樓主能幫這個忙,畢竟現今我們都是盟友,我們盟主若是出了事,想必堯樓主也會損失很大?!?/p>

           &nb黑衣男子垂眸開口。

           &nb一女子眼神如刀子般看向他“你是在威脅本樓主?”

           &nb黑衣人低下頭“不敢,只不過實話實說而已?!?/p>

           &nb女子瞇著眼看著他,最終擺擺手“來人?!?/p>

           &nb話音剛落,大殿中一名身著白衣的女子便飄了進來“樓主?!?/p>

           &nb座上的女子笑的妖邪“帶幾個武功高強的去絕情門幫忙?!?/p>

           &nb那女子頷首“是?!?/p>

           &nb“多謝堯樓主?!蹦凶拥懒寺曋x,轉身走了出去。

           &nb而座上的女子則是陰冷的笑了笑

           &nb“呵呵……玉魔煞?九天重夜?本樓主等著看你們是怎么死的……”

           &nb聲音如同午夜的鬼魅,帶著驚悚的音調與冰冷的幅度。

           &nb殿中的幾處火苗若隱若現,更是襯托出了此處的詭異與女子的陰冷。

           &nb……

           &nb……

           &nb九曲閣外。

           &nb“參見門主?!?/p>

           &nb九曲閣的大門被十多名黑衣人擋住,此刻看著迎面走來的冷絕情,皆是面無表情的喊了一句。

           &nb冷絕情看向那大門“這是在擋著本門主?”

           &nb黑衣人皆是低下頭。

           &nb最前方的黑衣人上前一步

           &nb“屬下自然不敢擋著門主,不過老門主吩咐了,任何人來此都不能進入?!?/p>

           &nb“想必門主也應該知道這個任何人是什么意思?!?/p>

           &nb黑衣人始終垂著頭。

           &nb冷絕情好看的眸子閃過冰寒“老門主?”

           &nb“本門主記得,在絕情門中永遠沒有以前,沒有老門主,只有現任門主,就算有那也是掛名,毫無實權?!?/p>

           &nb翠綠色的長衫襯得他面容如玉般俊美,但卻又冰冷的令人心驚。

           &nb頓了頓接著道“本門主還真不知道這規矩什么時候改了?!?/p>

           &nb聲音冰冷的毫無感情,帶著令人心驚的威嚴。

           &nb那黑衣人不自覺的退后一步“這……”

           &nb明明是勾人的桃花眼,但此刻卻泛著冰冷危險的光芒,明明是平易近人的顏色,此刻卻帶著無限的寒意。

           &nb而此刻九曲閣內。

           &nb看著格上擺著的錦盒,周圍的黑衣人皆是垂著頭。

           &nb冷翼眼中閃過狡詐,輕輕將那錦盒拿了下來。

           &nb錦盒是用翠綠色的竹葉錦緞包裹,散發著竹香。

           &nb他輕輕打開盒蓋。

           &nb只見一株淡紫色的纖細的草靜靜地躺在那。

           &nb他雙眼放光,立刻將其拿出。

           &nb而九曲閣外。

           &nb“門主……您真的不能進去?!?/p>

           &nb黑衣人額上冒冷汗,這個差事真的不好干啊。

           &nb冷絕情微微張唇“讓開?!?/p>

           &nb絲毫不帶感情的兩個字令人忍不住發抖。

           &nb雖然聽了那兩個字令人渾身發冷,但那些黑衣人還是堅決不走。

           &nb蒼音站在冷絕情身后,冷冷的看著那些黑衣人。

           &nb這些人曾經都是兄弟,但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nb冷絕情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

           &nb忽然眾人只感覺一陣發冷。

           &nb他揮袖,一陣寒風凜冽,瞬間空氣結冰,所有黑衣人都摔出了幾米遠。

           &nb躺在地上猛地吐出血。

           &nb蒼音眼中閃過差異,這……

           &nb冰,明明是盛夏卻冰天寒地。

           &nb大門被冰砸開,冷絕情踏著冰霜走了進去。

           &nb“老門主真是好興致,這蘸香草的味道如何?”

           &nb冷絕情步伐不快不慢,冷冷的看著九曲閣中的眾人。

           &nb冰冷的目光直直射向中間那個拿著蘸香草的冷翼。

           &nb冷翼剛剛把蘸香草分為兩半,并且吞了其中的一半。

           &nb聽了聲音向門口看去,臉色立刻一變“你怎么在這?!?/p>

           &nb冷絕情冷笑一聲“本門主為何不能在這?”

           &nb冷翼臉色漆黑“給我回去?!?/p>

           &nb冷絕情低聲輕笑“怕是弄錯了吧,就算您是前任門主,你也沒有權利命令本門主?!?/p>

           &nb冷翼陰冷的看著他“你想做什么?我可是你師傅!”

           &nb“師傅?”

           &nb他冷笑一聲“呵……你究竟有沒有把我當徒弟恐怕沒人不知道吧?!?/p>

           &nb冷翼臉色當時鐵青“你!”

           &nb忽然冷翼想起了什么“你愿意在這就在這吧?!?/p>

           &nb用手甩了甩剩余的一半的蘸香草,冷笑一聲開口。

           &nb“不多陪了?!?/p>

           &nb甩袖便離開了。

           &nb冷絕情看著離開的冷翼,嘲諷的勾起唇角。

           &nb周圍的黑衣人看了眼滿身寒氣的冷絕情,皆是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離開了。

           &nb蒼音看著那已經空了的盒子,皺了皺眉。

           &nb“門主你看,蘸香草……”

           &nb冷絕情看向那盒子,忽的勾起笑“蘸香草么?我怎么會放在這呢?真是蠢……”

           &nb蒼音默默無語,蠢么?是挺蠢的,門主隨便放的一株草就糊弄過去了,冷翼真的很蠢。

           &nb冷絕情抬起手,只感覺周圍一陣冰寒。

           &nb一株周身覆蓋著厚厚的冰塊的紫色草出現在他手中。

           &nb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令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nb將那株草放在了錦盒中,收到了袖中“走?!?/p>

           &nb蒼音頷首“是?!?/p>

           &nb……

           &nb……

           &nb“你說冷翼他會把蘸香草放在那?”

           &nb暗夜千絕散步似的看著周圍的景色。

           &nb偏頭看向身旁的即墨阡漓。

           &nb即墨阡漓看著那半山腰“說不定放在身上,也說不定放在胃里?!?/p>

           &nb暗夜千絕瞥了他一眼“不會吧,他還真的吃了?”

           &nb即墨阡漓看了眼她“說不定?!?/p>

           &nb她看著周圍的景色,吸了口氣“他要是真的吃了怎么辦?”

           &nb即墨阡漓聳聳肩“沒辦法?!?/p>

           &nb暗夜千絕瞪了他一眼“那你怎么辦?”

           &nb“等死了?!?/p>

           &nb暗夜千絕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閉嘴?!?/p>

           &nb他聽了這句話低聲笑了起來,并且越笑越開心。

           &nb暗夜千絕“……”無力地看了他一眼,掙了掙他的手。

           &nb沒反應。

           &nb她“……”再次掙了掙。

           &nb依舊沒反應。

           &nb額頭有些黑線,不信邪的再次掙了掙。

           &nb毫無用處。

           &nb“喂?!彼粗琅f傻笑的即墨阡漓,忍不住嘴角抽搐。

           &nb“嗯?”看著眼前嘴角抽搐的暗夜千絕,他強忍住笑意。

           &nb暗夜千絕指了指旁邊的山崖。

           &nb即墨阡漓挑眉,拉著她向那走去。

           &nb兩人同時向下看去。

           &nb雖不是萬丈懸崖,但也有千米深,寒氣透骨。

           &nb她剛想在向前看看,突然被他拽到了懷中。

           &nb“小心點?!?/p>

           &nb他抱著她退后了幾步。

           &nb暗夜千絕“……”無奈的望了眼天。

           &nb忽然兩人同時看了對方一眼,皆是在對方眼中看到了警覺。

           &nb他將她緊緊地環在懷中,瞇著眼向一旁閃去。

           &nb只聽嗖嗖嗖三聲。

           &nb再次看去,只見三支淬了毒的飛鏢飛了過去。

           &nb青翠的山巒幽靜無聲,此刻顯得詭異寂靜。

           &nb更是令人心驚。

           &nb兩人瞇眼看向四周。

           &nb靜,一種令人心驚的靜。

           &nb微風徐來,此刻卻令人感到冰涼寒冷。

           &nb這種靜令人壓抑,令人顫抖。

           &nb兩人沒有其他動作,只是看著四周。

           &nb忽然四周響起聲響,只見無數只羽箭從四面八方飛來。

           &nb兩人忽的皺眉。

           &nb他揮袖擋箭,緊緊地把她護在懷中。

           &nb她眼眶微酸,一把推開他。

           &nb“你小心點,我自己可以?!彼仨_口。

           &nb他面色黯淡,他當然知道她自己可以,但是他就是想把她護在懷里……保護她……

           &nb就在他黯然傷神的一刻,一瞬間一支羽箭刺入肩膀。

           &nb鮮血順著衣袖流出,他神色未變,只是眸中劃過危險。

           &nb沒有出聲,他怕影響她……

           &nb依舊揮袖擋箭,鮮血不斷流下,經人心魄的唯美。

           &nb暗夜千絕看著那似乎永遠也不會消失的羽箭,皺了皺眉。

           &nb“用火?!彼〈轿?,吐出兩個字。

           &nb暗夜千絕點頭。

           &nb兩人指尖同時凝聚火焰向四周拋去。

           &nb瞬間羽箭不斷地被焚燒,不斷地有煙塵下落。

           &nb大約一分鐘的時間,羽箭終于沒有了。

           &nb暗夜千絕呼了口氣。

           &nb周圍滿是燒焦的味道。

           &nb“不對!”暗夜千絕瞬間停在那。

           &nb即墨阡漓身形一震,沒有出聲。

           &nb暗夜千絕垂下了眸,著空氣中除了燒焦的味道,還有……血腥味。

           &nb她慢慢轉身,手有些顫抖,輕輕抬眸,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nb“你受傷了……”她看著他肩膀上的羽箭,咬著唇開口,眸中滿是心疼。

           &nb他卻笑了笑“沒事?!?/p>

           &nb她一把扯開他的手“你流血了你知道么!”

           &nb他神色一僵沒有再開口。

           &nb看著那鮮血不斷地流出,她緊緊地咬著唇。

           &nb“別咬……”他抬起手輕輕拂過她的唇,薄唇微張。

           &nb她看著那羽箭只感覺心口抽痛。

           &nb“別動,我幫你拔出來?!彼鲋绞^上,目光一直未離開他。

           &nb他張張唇卻沒有說什么。

           &nb她拿出一些紗布,將他的衣領解開,直到肩膀處。

           &nb用絕漓將衣服割開,輕輕擦拭著周圍的血跡。

           &nb毫無瑕疵如玉般雪白的肌膚上插著一支羽箭,鮮血流下,那樣的令人心驚。

           &nb她心口一直在疼……

           &nb又做了許多準備,最終將那羽箭拔出。

           &nb拔出的一瞬間鮮血不斷流出。

           &nb她有些焦急慌亂的拿出草藥嚼爛敷在那傷口上。

           &nb“怎么樣?”她看著半躺著的即墨阡漓,擔憂的問道。

           &nb即墨阡漓笑了笑,一把將她摟在懷中,在她耳邊喃喃“沒事?!?/p>

           &nb她臉色一變“你的傷口!”說罷就要掙出來。

           &nb“嘶……”她一動,他眉頭微微一皺。

           &nb她見此立刻不動了“漓,你怎么樣?”

           &nb他低低的笑了,笑的如沐春風,能令萬物復蘇“絕兒……我沒事?!?/p>

           &nb她這才放下心,這個男人為了她舍棄了生命,既然讓他們重新相遇,那她就不會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nb想起剛剛的羽箭和他的傷口,她便眸中生寒,猶如萬里寒冰。

           &nb冷翼,你死定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