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七十五章 :血蠱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是五天前的事,凝蓮此刻已是淚水滑落,她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看向眼前的主子。

           夜千絕漂亮的眸子中帶著令人看不清的情緒,不知道為什么,她莫名的討厭這種被火毀了一切的事情……

           “放心,爺一定會幫你救出哥哥,幫你父母報仇?!笨粗矍皾M面淚水的凝蓮,夜千絕微微嘆息。

           這旭城城主真的該換人了,他兒子濫殺無辜,害的別人家破人亡,他竟然不理不問,不管不顧,這真的是一城之主該做的么,呵呵,就算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但官就是官,百姓就是百姓,魚肉百姓,草菅人命,實屬可惡檎。

           “凝蓮多謝主子!”她跪下,她現在別無他愿,只想為爹娘報仇,就出哥哥,隨后跟在主子身旁。

           “起來?!币骨Ы^點點頭魍。

           看著窗外得一切,夜千絕微微搖頭,一切都不會那么簡單。

           云里霧里,不過繁華一場。

           ……

           莫言樓中。

           “無痕,去給爺查一份穆先仁的資料?!币骨Ы^手持折扇,面戴面具,坐在二樓雅間,她這是要為民除害?

           “是?!毖o痕聽此,立刻閃身離去,對此,他也是知道的,爺帶回來一個女子,并且是爺的屬下,那女子被穆先仁害的家破人亡,爺現在是要管了么?

           少頃,夜千絕也走出雅間,來到另一間房間。

           看著床上的凝蓮,夜千絕輕輕走到床邊,慢慢把起脈來,點點頭,血脈暢通,恢復得很快,還好,蠱毒已經解了一半,就快康復了。

           “主子,我怎么樣了?”凝蓮看著此刻的夜千絕,有些擔憂而問道。

           “好多了,這蠱毒已經快要解完了?!蔽⑽⒐创?。

           拉起凝蓮得手,看了一下,上面的斑點和疤痕已經消失不少了,看樣子很快就會去除,一個女子的手如果一輩子都那樣的話,那可能會難受一輩子吧。

           夜千絕看著那雙手出神,而此刻被夜千絕拉著手的凝蓮面頰發紅,發燙。

           主子他的聲音真好聽,還有主子好溫柔,想著想著,臉更紅了,越來越熱,不知道主子面具下的面容是什么樣子的呢。

           夜千絕抬頭準備說一下情況,讓她放心一下,誰曾想就看到那丫頭一臉嬌羞懷春的模樣,她狠狠地抽了抽眼角,滿頭黑線,還是決定放棄了安慰那丫頭的工作,她還是快走得了,給不了人家幸福,她可不準備傷害人家純情小姑娘。

           淡定的抽出手“咳咳,爺還有事,就先走了,有時間再來看你?!钡ǖ牡妮p咳兩聲,轉身離開。

           夜千絕非??鄲?,向臉上摸去,只摸到了冰涼的面具,無比郁悶,她這臉都遮上了,那丫頭還嬌羞個啥???無奈扶額,她果然是天生麗質,連個臉都沒露還能吸引人。

           其實夜千絕不知道的是,不管她是否露出容貌,她那獨有的氣質是深深的吸引著所有人,再加上她那雌雄莫辯,魅惑的嗓音,女子見了聽了,不嬌羞才怪。

           無語的再次回到雅間。

           進來就見到雪無痕正坐在窗邊。

           “爺,這是近幾年來穆先仁的情況和資料?!毖o痕起身把查到的東西遞給夜千絕,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穆先仁害死的人少說也有幾十人。

           “嗯?!彼c點頭,看向手中的東西。

           穆先仁,旭城城主穆成旭的兒子,自己稱為少城主,為人好色,殺人害命。

           只見上面寫著:三年前曾經看上一個醫者的女兒,那醫者和那醫者的女兒不同意嗎,穆先仁便挑了那醫者的手腳筋,把他毒啞,硬是搶走了人家的女兒,不就那女子便身亡。

           同月看上一普通人家的女兒,直接搶來,數日后那女子上吊自殺。

           第二月,因為酒樓一頓飯,害死三人性命。

           兩年前曾經看上旭城一處府邸,府邸主人不賣,便硬將人打殘趕出。

           兩年前看上一名富家小姐,千金下聘,卻不料沒得到同意,不由得心生恨意,派人半夜潛入那富商家中,殺人無數,更是搶了那小姐。

           ……

           一年前,又娶了第二十五房小妾,誰知那小妾第二天一早便死在了荷花池中,那小妾的家人哭喊著罵他,都被他派人全部滅口。

           ……

           五天前,因為看上了白家小姐,便硬闖進白家,殺了白家人,甚至連還在吃奶的嬰兒也不放過,一把火燒光了白家,抓了那白家小姐的哥哥,唯有白家小姐一人逃離。

           這三年來,足足有數十條人命喪失在他手中。

           夜千絕看著上面一條又一條性命喪失,她真的納悶了,做這么多壞事,這里的百姓難道就不反抗么?

           “爺,穆成旭是這里玄力最高的人?!彼乳_始也很疑惑,但這的人也都是平民百姓,玄力都不是太高,自然是不敢對抗。

           夜千絕點頭,的確如此,不是不想反抗,而是無力反抗。

           ……

           城主府某處。

           昏暗的柴房中潮濕陰冷,散發著絲絲令人難以忍受的氣味,偶爾還有老鼠的嘶叫聲,令人不寒而栗。

           “吱――”柴房的門緩緩打開,借助這那微弱的光線,可以看到柴房中立著一沾滿血跡的鐵十字架,并且上面還綁著一個人,一個瘦弱的男子。

           光線雖然微弱,但卻可以看出男子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痕,鮮血淋漓,條條痕跡,清晰可見,而那臉上,似是腐爛一般的疤痕遍布全臉,令人心驚膽戰,長發垂下,似是沒有了氣息。

           地下凌亂的放著皮鞭,水桶,匕首,彎刀,還有許些瓶瓶罐罐,都是沾染著血跡,令人干嘔。

           “公子您慢點?!鲍I媚的聲音響起,柴房內亮起,只見一賊眉鼠眼的小廝扶著一長得天崩地裂的男子進了柴房。

           不錯,那長得天崩地裂的男子就是穆先仁。

           “小子!怎么樣,在這呆著好受吧!”穆先仁看著綁在十字架上的男子,陰狠狠的一笑,開口便嘲諷道,這小子竟然阻止他收納美人!

           敢跟他穆先仁作對,下場只有一個,先是生不如死,然后就是死!

           殘酷的對待,滿身的傷口,加上這陰冷的環境,能活著就是奇跡了。

           “你說你當初要是老老實實把那小美人交給本公子,何苦現在在這受罪呢,再說了,你那一家老小怎么會死的那么慘呢,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哈!”看著垂著頭的男子,穆先仁越發變本加厲,他要折磨死他,讓他悔不當初!

           “我呸!你、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敗類,我怎么會……讓你去……去糟蹋小妹!”氣息微弱,滿身的傷口令他說話都斷斷續續,他永遠都忘不了這個禽獸不如的家伙,他殺死了他除去小妹外所有的家人,連嬰兒都不放過……還把他抓來威脅小妹!

           “你竟敢罵本公子!嘴硬是吧!來!再給他加點料!”哼!竟然還有力氣罵他!真是沒教訓夠!

           “好嘞公子,小的一定好好教訓他!”賊眉鼠眼的小廝聽到這話,立刻上前,笑得不懷好意。

           在地上拿起皮鞭,甩手一鞭打在男子身上。

           “啪!”

           男子疼的嘴角一扯,卻沒有出聲。

           “啪!”

           “啪!”

           “啪!”

           ……

           大約幾十鞭子過后,男子早已昏了過去。

           那賊眉鼠眼的小廝拎起地上的水桶,一把潑在了男子身上。

           “嘶!”男子痛苦的深吸一口氣,那是鹽水,是濃鹽水,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皆是疼痛不已,好像一死了之,可他不想死,他還想見小妹最后一面。

           沒有大聲的喊叫,因為先前他們已經這樣好幾次了,他的心都麻木了。

           “怎么樣!害怕了吧!本公子可不是好惹的!”

           穆先仁殘忍一笑,卻沒有說停止。

           “啪!”

           “啪!”

           “啪!”

           “啪!”

           ……

           再次重復剛剛的一切。

           “咳咳!咳咳!”再次被潑醒,他嘲諷的看著穆先仁。

           “你那是什么眼神!”那眼神分明是在嘲笑他!

           看著地下的東西,陰涔涔的一笑,拿起一個黑色的罐子,戴上手套,慢慢擰開蓋子,拿起地上的筷子在那罐子中夾出一樣東西,拿東西整體通紅,并且還在蠕動,很是惡心,仔細一看,竟是一條血紅色的蠱蟲,全身布滿血絲,呈血紅色,在上面蠕動,惡心至極,配上柴房陰冷的環境,顯得詭異至極。

           “哈哈哈哈!本公子告訴你,這是有名的血蠱,可很是珍貴呢,只要它進入你的身體,便會瘋狂的吸你身上的血液,知道吸干為止!哈哈哈哈哈!你可要好好地享受??!”穆先仁瘋狂的大笑起來。

           男子聽了這話,沒有多大的大反應,反正都是一死,他死了,他的小妹也就不用想著來救他了……可他很想見小妹最后一面……

           嘶,他感到有什么東西進入了身體,慢慢的蠕動,全身都難受,血液仿佛在凝固,身體好似被千千萬萬蟲子啃噬,疼,好疼!

           意識慢慢模糊,只有無邊的疼痛與那耳邊帶著滿意的大笑聲。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