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二百九十二章 :當年真相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看著空無一人的床榻,青鸞怔怔的不知道該怎么辦。

           奇怪,火鳳去哪了?她身上可還有傷??!

           急急忙忙的放下手中的玉骨碗,焦急的跑了出去。

           “麒麟!你看到火鳳了么?”

           麒麟怪異的看了眼青鸞“她不是受傷正在修養呢么?”

           青鸞有些著急“是啊,可如今她不在房間里!償”

           “我找不到她了?!?/p>

           麒麟微微挑眉“那我也不知道了?!?/p>

           語罷麒麟轉身便要離開。

           “麒麟!”青鸞忽然開口叫住了他。

           麒麟回過頭“還有事么?”

           “你為什么討厭火鳳?”青鸞直直的看著麒麟的眼睛,似是想要看出個究竟來,語氣帶著滿滿的質問和不解。

           麒麟瞇瞇眼沒有說話。

           “為什么就不能和平相處呢?陪伴在王身邊百萬年了,大家都彼此了解了,為什么非要僵硬的的相處,戰火硝煙,而不能和平與共呢?”

           青鸞苦苦開口,費盡心思想讓麒麟轉變對火鳳的看法。

           “火鳳到底什地方惹到你了,你非要這樣?”青鸞看著沒有分毫變化的麒麟,氣憤的開口。

           “夠了?!?/p>

           麒麟臉色慢慢變的陰沉,不悅的開口,聲音冰冷。

           “我的事情你不需要管,我和火鳳的事情你自然也不用管?!鄙钌畹目戳搜矍帑[,轉身瀟灑離去。

           青鸞站在原地臉色不是很好。

           而另一邊她苦苦尋找的火鳳此刻正忍者傷痛瞇著眼坐在一處別院的亭中。

           手中似乎還拿著一個卷軸樣式的東西,看外表可以得知那東西十分古老而且陳舊,帶著濃濃的神秘氣息。

           上面刻著繁多復雜而又古老的花紋。

           火鳳瞇著眼慢慢看下去,眸中閃過精光,帶著一絲得意、嗜血和冰冷。

           慢慢收起那卷軸,火鳳掩去情緒,又變回了那個虛弱,痛苦的受傷人士。

           感覺有什么人靠近,火鳳冷冷勾起唇角,身體一歪,眼眸一閉,昏了過去。

           也就在下一秒,青鸞匆忙的闖了進來,左顧右盼,焦急的張望,看到了暈在亭子中的火鳳,立刻滿面擔憂的跑了過去。

           “火鳳!火鳳!”青鸞看著昏過去的火鳳,心中驚訝疑惑擔憂,種種復雜的心情交織在一起。

           為什么火鳳出現在這?為什么火鳳會暈過去?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扳著火鳳的身體開始搖動。

           “火鳳?”

           “火鳳?”

           似乎有意識的輕哼一聲,青鸞眼睛一亮,立刻再次開口。

           “火鳳???”

           “咳咳……”火鳳面色蒼白如雪,經青鸞這么一陣亂晃更加顯得脆弱,輕聲咳嗽起來,令人擔憂。

           緩緩睜開眼,帶著滿滿的疲憊不堪,疑惑迷茫的看著眼前的青鸞,前提是忽視她眼中隱藏的情緒。

           “你嚇死我了!你現在身體這么虛弱,怎么能亂跑來這種地方呢?”

           青鸞環顧四周,這是皇宮中一處荒廢的院子,很多年都沒人打掃,自從王來到這之后還算可以的除除草,略微打理一下。

           不過荒院就是荒院,怎么也改變不了,火鳳來這做什么?

           火鳳虛弱的笑笑,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身體實在是太難受了,憋得慌,所以出來透透氣,不知不覺就走到這了?!?/p>

           青鸞雖心中有疑問,但她還是點點頭。

           出來散步么?這里距離火鳳住的地方少說有幾千米,散步散到這來么?

           為什么她有些不相信呢?

           ……

           ……

           “放肆!是誰在本莊主門前叫囂!”

           魔域的一處,一個諾大的山莊,莊主模樣兒男子氣憤的看著回來報信的小廝,憤怒的開口。

           “莊、莊主……”

           話還未說完,中年男子徑直走了出去“待本莊主親自看看!”

           那小廝嚇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完了……完了……

           恐怕莊主還不知道那個人是誰,那個人可是……夜宮的正牌宮主九天重夜??!而且還是天啟太子,還是暗夜家族的少主??!

           莊主您回來??!咱們無論如何也斗不過她??!

           “是誰啊啊啊??!”那莊主剛出口兩個字,一陣血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隨著的是雕花霸氣的莊門化為灰燼,磅礴的氣勢簡直把他碾壓的渣都不剩。

           砰的一聲仰頭摔在了地上。

           而其他莊中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皆是嚇的動都不敢動一下。

           灰塵漸漸散去,煙霧彌漫終是風輕云散,露出了屬于男子修長的身形,魅惑的容顏,眾人都忍不住心神一凝,這個人太美,太令人沉淪,明明是女子,卻霸氣無比,比起男子她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完美,完美的可怕,令人挑不出一絲毛病,只能深深的沉淪在她溫柔而又危險的眸中,最后醉生夢死。

           沒有反抗的余地,因為她就是一切的主宰,誰都逃不掉。

           她睥睨著所有人,就那樣看著,仿若是天地間的神祗,無人能敵。

           身旁站著兩個容顏絕美的男子,額間妖嬈的彼岸花綻放。

           那是……夜宮的兩大護法,追魂奪命。

           “殺,一個不留?!?/p>

           她紅唇輕啟,聲音仿若天籟一般,但說出的話卻是血腥不帶一絲仁慈,殘忍的令人心驚。

           所有人在那一瞬間都驚慌了,無助了,絕望了,那個人說了,他們還能活下去么?

           不能了!不可能了!

           追魂奪命瞬間有了動作,速度快的就像是午夜的貓,矯健的伸手,冰冷的雙眸,陣陣寒意如秋風般襲來。

           刀光劍影,哭喊彼伏,凄慘驚人。

           血流成了河,尸體堆成了山,令人心驚,令人驚恐。

           那莊主驚恐的看著一切,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什么都說不出來。

           竟能任由那人殘忍的吞噬著自己的意念,思想,最終成為煙魂,消失殆盡……

           忽然抬頭看到了暗夜千絕,就那樣的怔住了,那容顏……

           暗夜千絕毫不掩飾眼中的厭惡與嗜血,猛地一揮袖。

           “為什么……”那莊主瞪大了眼睛看著暗夜千絕,驚恐不安、疑惑、孔距、悔意深深的交織在一起。

           聲音是絕望的顫抖,其實他知道是為什么,不過……看著那容顏,他……

           “呵呵……”暗夜千絕冰冷的睥著他,回答他的是冰冷的而又殘忍的笑意。

           她只是緩緩抬起手,一根氣針刺透了他的胸部,一動都不能動。

           她就那樣的優雅的、從容的欣賞著那莊主的表情,眼神有些漫不經心,又有些嗜殘忍。

           再次抬手,那莊主只感覺身體的各個關節似乎都被刺入了氣針,痛的令人不能呼吸,只想求死。

           但她卻依舊笑著,笑的那么輕柔,那么優雅。

           猛地一掌拍去,他瞬間趴在了地上,口吐鮮血,全身像是散架了一般,錐心的痛。

           眼中帶著種種復雜的感情,傷心,悔恨,還有……那隱約的感情……

           忽然她開口“追魂,鉤骨刀?!?/p>

           下一秒一把閃著銀色光芒的鉤骨彎刀便出現在了暗夜千絕眼前。

           暗夜千絕唇邊噙著笑,笑的那么溫柔那么嗜血,那么……殘忍……

           刀光劍影。

           伴隨著凄慘剜心的疼痛慘叫。

           那莊主看著小腿失去的骨頭,疼的昏了過去,鮮血流了一地。

           皮和肉還連接著身體,但是卻已模糊不清。

           可以明顯的看到里面已經沒有了骨頭。

           暗夜千絕笑著看著手中彎刀上勾住的雪白凄慘的白骨,眼中帶著一抹令人看不透的光芒。

           那白骨上沒有分毫的鮮血、皮肉,光亮的令人看不出那是剛剛從一個人身上勾出的……骨頭。

           似乎還散發著冰冷的光芒,令人渾身發寒,但暗夜千絕卻笑的無比鎮定,無比平靜。

           仿佛手中拿的不是一根人身上的白骨而是一根黃瓜,一顆白菜一般平常。

           旁邊的追魂和奪命輕輕垂下眼簾,眸中是心疼,她真的令人心疼,那種不屬于她這般年紀的平靜、淡雅、冰冷、無情……殘忍。

           個女子,還未到二十歲……卻經歷了無數噩夢,親眼看到自己的家族被滅,親眼看到自己父母慘死。

           個出生便陪在自己身邊的少年不知所終……

           忍受嬪妃皇子公主的欺負,承擔著一個太子的責任,管理好諾大的夜宮……

           但這正不是他們崇拜她的原因么?

           什么將她磨練成了這般模樣?殘忍、冰冷……

           但無論她變成了什么樣,無論她是誰……他們永遠都不會背叛她,放棄她,永遠會追逐她的腳步,永遠會幫她……

           “真難看?!?/p>

           她觀察了那骨頭良久,悠然的冒出了這么一句話。

           追魂和奪命雙雙黑線,宮主,咱要不要這樣氣死人不償命?

           “收起來吧,說不定還能做成亂葬崗的指路碑?!?/p>

           語罷慵懶的向后一拋。

           追魂立刻用手帕包住,滿臉黑線,指路碑?

           宮主您真是黑的高明??!

           死了都不讓人家安心,骨頭還要經過萬世不朽的冤魂糾纏,竟然還要放到亂葬崗當指路碑。

           真是死的慘上加慘啊,估計下輩子投胎是個殘廢,嗯對,二級殘廢。

           “奪命,拿鹽水潑醒他?!?/p>

           暗夜千絕懶懶的看向地上那鮮血流了一地,昏迷過去的莊主,非常好心的吩咐奪命道。

           奪命變戲法似的從身后拿出一盆‘清澈’的水。

           的確是很清澈,忽略下面那些隱約的沉淀……白色晶體……

           猛地一潑。

           聲聲慘叫直入云霄,令某些飛禽走獸都抖上一抖。

           嚇的從天空掉了下去,從海中嗆死了,從陸地上卡死了……

           本就被鉤走骨頭的痛楚,加上鹽水潑在傷口的痛楚。

           簡直是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直接入葬!

           但是!條件不允許??!

           疼的呲牙咧嘴恨不得立刻去死,費了好大力氣才睜開眼。

           卻看到暗夜千絕依舊悠閑慵懶的坐在那,甚至還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心中狠狠的一抽,還是一刀殺了他吧!他特么煎熬了!

           “怎么樣?滋味好受么?”

           暗夜千絕低沉的聲音響起,帶著莫名的蠱惑和沙啞,令人狠狠的一震,還很危險!

           “追魂化尸水拿來?!?/p>

           暗夜千絕勾唇,再出說出了一個殘忍到極致的東西。

           追魂非常淡定的將手中的玉瓶放到暗夜千絕手中。

           暗夜千絕挑眉輕笑“化尸水,還真是個好東西呢……”聲音緩慢,頓了頓給人一種渾身發冷的感覺,恨不得跳下十八層地獄感受一下,是不是比那還冷還可怕!

           那莊主看著那白色的瓶子,恨不得立刻就跑。

           但是他已經完全喪失了走路的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白色瓶子在那人修長如玉,雪白透明無瑕的手上轉動。

           實在是嚇人。

           只見暗夜千絕緩緩拔開瓶塞,輕輕看了眼里面的東西,不用說……那就是化尸水。

           有強腐蝕性的水,一種殺人無形的藥水。

           此刻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味,令人感到深深的嘔吐感,但暗夜千絕卻絲毫不受影響,依舊把玩著那玉瓶,令人害怕。

           “不知道這化尸水能不能將人一點點殺死呢?”不到最后一秒都不能煙氣呢?

           似乎有點問題???

           暗夜千絕那么想著,忽然勾起一笑,手中出現一根長長的銀色鐵絲般的東西。

           細長看起來沒什么威脅力。

           但下一秒暗夜千絕將它***了玉瓶中。

           只見她緩緩抽出那細長的東西,非常開心的湊近那莊主的另一條腿。

           忽然丟在了上面。

           只是瞬間,那皮膚起了黑霧,慢慢燒灼感,疼痛感齊聚。

           而再看他的腿,肉竟然已經消失殆盡,在觀察一下……已見白骨,但……白骨竟然也被腐蝕……

           最終整根腿都什么都沒有了。

           那莊主驚恐的坐在那,似乎還沒緩過神來。

           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能愣愣的看著那只消失的腿。

           但下一秒便被那撕心的痛楚拉回了現實。

           疼,疼到無可言喻的地步,整條腿就因為那么一觸碰就消失殆盡了。

           怎么會這樣。

           這該怎么辦?

           他不知道怎么辦……

           看著眼前那兩條腿一條完全消失。

           而另一條已經失去了骨頭,什么都沒有了。

           只剩下一塊爛肉和一層皮,還有那躺在那的腳,這可怎么辦?

           他發現他非常害怕,害怕得不得了。

           甚至連死都死不了,實在是……

           太殘忍了,實在是太殘忍了!

           暗夜千絕勾起唇“效果還不錯?!?/p>

           “嗯,這個樣子看起來舒服多了?!?/p>

           暗夜千絕看著已經完全殘廢的那個人,非常滿意的點頭。

           空氣中彌漫著血腥味,他們周圍還圍繞著大大小小的尸體,那樣的凄慘,那樣的血腥。

           但暗夜千絕卻毫不在意。

           只是挑挑眉,輕輕笑了笑,“這樣還不錯吧?”

           追魂和奪命嘴角抽了抽。

           疼痛幾乎將他吞噬,但是他意識非常清醒,這樣的痛楚他能暈倒?

           疼的深入骨髓。

           “你、你好殘忍!”

           終于那人忍不住開口了,身上已經沒有力氣了,但是此刻他徹底的絕望了,不知怎么的竟能開口說話了。

           為什么她會這么殘忍……為什么她會這么殘忍……她明明不該這么殘忍的!

           她的女兒怎么會這么殘忍?不應該像她一樣么……溫柔……眼中帶著復雜和種種不一樣的情緒盯著暗夜千絕。

           為什么……

           暗夜千絕一笑“終于開口了么?”

           “你……”看著她那冰冷帶著嗜血的眸子,那樣的容顏他感到深深的恐懼,到嘴的話,就那樣忘記了,不敢出口。

           “殘忍?”她慢慢打量著那莊主,漠然的一笑。

           “若說起殘忍誰有比的過尹莊主呢?”聲音帶著冰冷,帶著笑意,卻給人冰寒。

           “不,應該說是易幫主?!?/p>

           地上的那人已經經恐怖的不能言語,她怎么會知道……

           “很好奇我為什么會知道你隱藏了那么久的身份吧?易司”暗夜千絕笑容轉冷,冰天寒地。

           易司只感覺眼前這個人太可怕了,在她面前就如完全曝光。

           她那雙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

           洞察他的一切念想,知道他的所有秘密。

           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令人心驚膽顫。

           “天下哪有不透風的墻呢?看著易幫主此刻的樣子,誰能想得到十多年前暗夜即墨兩個家族滅亡其實是你才是罪魁禍首呢?”

           暗夜千絕從容不迫的開口,優雅而又高貴,冰冷而又嗜血。

           易司已經完全不知道如何開口了,太可怕了……

           “當初暗夜即墨家族有神器的傳言就是你放出來的,聯合各個幫派?!?/p>

           “一點點煽風點火,一點點掀起人類心中最原始的貪欲,最終完成你心中那***?!?/p>

           “暗夜即墨……呵呵……兩個上古皇室竟被你扳倒,還真是奇怪啊?!卑狄骨Ы^笑的不由心,笑意未達眼底,只令人感動深深的恐懼。

           易司抬頭看著暗夜千絕,不斷的搖頭,為什么、為什么……

           “呵呵……你的動機還真是讓本宮感到惡心,感到荒唐?!卑狄骨Ы^眼中的厭惡浮現而出。

           易司已經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連這個也知道……

           暗夜千絕微微垂下眼眸,眼前這個人暗戀她母親鳳月煙數十年,因為鳳月煙嫁入暗夜家族,所以開始瘋狂的計劃,拆散他們,毀滅暗夜家族,一切的一切都因為那個……荒唐惡心的動機。

           暗夜千絕眼眸中是從未有過的冰冷。

           她的母親豈容眼前這個人去暗戀喜歡?那是一種對神圣的玷污!

           她眼中出現殘忍,隔空便將易司的胳膊掰斷了。

           痛的不能言語,易司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有什么資格說本宮殘忍???你毀了兩個家族豈不是更殘忍!”暗夜千絕此刻就如一只暴怒的狼一般,令人驚恐,帶著肆虐殘忍嗜血的食肉性。

           掃了眼周圍的尸體,暗夜千絕勾起冷笑“看到這情景你有沒有后悔過?如果你當初沒有那樣做,是不是就不會有今天?”

           “可惜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就算是后悔藥又怎樣?你會后悔么?”

           暗夜千絕看著眼前已經不成人樣的易司,冷冷的開口。

           追魂奪命驚訝極了,也惱怒急了,沒想到當初那些事情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你、你……你以為你很仁慈么?你還不是和我一樣!”易司撐著身體看著四周,尸體,都是尸體,整個山莊的人都死了……

           那些都是他的妻兒孩子,但現在!都死了……

           “呵……和你一樣?真是笑話!”

           “你與本宮之間夾雜著血海深仇,滅族之仇!就算是殺了你本宮都不解恨!”

           “殘忍?本宮的確殘忍,不過本宮的殘忍你沒有任何權利去說!”語罷冷冷一笑,手中出現無數銀針“追魂奪命,一會將這里所有的人都拋到后山去喂狼!”

           “是?!眱扇祟h首。

           “你、你不能這樣!他們都死了!都死了!為什么還不能讓他們安生!”易司瘋了一般的大喊,身上的痛楚早已麻木,他此刻就是一個瘋子。

           “為什么?當初你們一把火燒了一切的時候想為什么了嗎!特么來問老子為什么!你特么有資格么!”暗夜千絕血色的眼睛中是從未有過的憤怒,就像一個火藥桶,只差一個導火線便能爆發,而剛剛易司那句話很不巧就成了那個導火線。

           她瘋狂的掐住易司的脖子,睚眥欲裂的看著他“你沒有資格!你沒有資格!”

           以為她也會放火燒了這么?不,那樣太便宜他們了,自己會給他們火葬?不可能!

           “你真該死!”暗夜千絕五指并攏,越收越緊,而眼眸也越來越紅,鮮紅如血。

           “宮主!”追魂奪命明顯感覺出了不對勁,宮主她……

           兩人心一驚,迅速上前。

           但是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那本是烏黑的長發此刻竟已變成了血紅色,妖異邪魅卻帶著致命的危險。

           忽然暗夜千絕低低的笑了,手指慢慢松開。

           追魂兩人這才慢慢放下心。

           那笑中夾雜著難以說出的感情,暴怒狂躁,似要將人撕成碎片。

           “追魂去把人帶上來?!?/p>

           追魂聽了這話立消失。

           暗夜千絕勾起一個殘忍而又冰冷的微笑“好好看著?!?/p>

           易司沒有把她這句話弄明白,什么意思?

           但下一秒他直接感到寒氣透骨,什么都完了。

           “放開她!你們放開她!”易司看著追魂抓著的那個女人,臉色已近蒼白到了極點,身體顫抖不已,竟比剛剛用刑還難過。

           暗夜千絕一笑“看來本宮還是很聰明?!?/p>

           慢慢把目光移到那個女人身上。

           而追魂毫不猶豫的將那個女人扔在了地上,滿是血的地上,那個女人嚇的驚叫起來。

           看著周圍的尸體,滿地的鮮血,還有那個已經沒有了人的模樣的易司,嚇得驚叫連連,最終竟然暈了過去。

           暗夜千絕冷冷的掃了一眼“真是沒有?!?/p>

           “不過……”面上露出殘忍,袖中忽然飛出無數銀絲,且根根銀絲上都有銀針,閃爍著午夜的嗜血光芒。

           猛地飛向那昏迷的女子,根根深入指尖,疼痛怎會是人能承受的?

           那女子在尖叫中醒了過來,驚恐的看著四周。

           暗夜千絕看著女子那張有著七分相似鳳月煙的容顏,心中一股怒火愈演愈烈。

           冷冷的笑了,令人心在顫抖,易司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煙兒!”易司撕心裂肺的大喊一聲。

           而那女子也不負眾望的深情回望“莊主!”

           暗夜千絕隔空便甩了那女子一巴掌。

           語氣中滿是怒火“煙兒也是你配叫的么!”

           她母親的名字不允許任何人來侮辱!

           易司身體猛然一僵。

           “真是好的很,易幫主,你不是愛我母親愛到思念成疾,日思夜想么?你不是對我母親至死不渝么?你不是沒了她活不了么!”

           “那么這個人又是誰!你打著愛我母親的幌子去挑起了戰陣,你特么如今又找來了替身,還特么動情了!易司你真特么不是人!”

           暗夜千絕一連用了三個特么,這足以證明了她的憤怒,她不常爆粗口,每次都是在心中郁悶了發泄一下。

           但這次不同,她非常的生氣,恨不得將眼前這個人一刀解決,但她知道這樣太便宜他了!

           易司如今身體不斷的顫抖,似乎已經不敢說話了。

           “這個女人長得還真是有七分相似,怪不得能讓你動情,可真不容易啊?!?/p>

           暗夜千絕勾唇看著那嚇的魂飛魄散的女子,嘲諷的開口。

           忽然暗夜千絕朝女子伸出了手“你愿意來本宮身邊么?”

           低沉魅惑的聲音響起,帶著濃濃的蠱惑之意。

           女子看著她,就那個樣點頭了,滿眼是癡迷之色。

           這不怪她,暗夜千絕本身就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令人深深的臣服。

           而此刻的易司因為女子的點頭,被深深的打入了地獄,不是說好白頭偕老么……不是生死與共么?

           為什么……為什么要拋棄他……

           暗夜千絕笑容不斷擴大,她要的就是這效果。

           驀然抽回手,溫柔的假象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無情。

           那女子猛地清醒過來,看到的便是易司那失魂落魄的樣子。

           但她知道,這不是傷心的時候,女子咬咬牙,一副淚眼盈盈的樣子便出現了。

           “宮、宮主……我、我愿意服侍你!”雖然心里害怕的要暈過去,但她看著那俊美得容顏,臉上還是起了紅暈,并且害羞了。

           易司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不斷地搖頭……

           暗夜千絕嘲諷一笑“你也配?”

           那女子猛然的像是被打了一棒子,為什么……剛剛她不是……

           忽然反應過來,猛地看向易司“不不、莊主你聽我解釋……”

           易司沒有生氣,慢慢收起悲痛的樣子,緩緩一笑煙兒,“我愛你?!?/p>

           ”

           那女子猛然一僵,愛……

           暗夜千絕看的笑了起來,笑的凄涼,笑的瘋狂,笑的嘲諷。

           “真特么諷刺!”暗夜千絕看著眼前的兩人,狠狠的說出了一句話。

           暗夜即墨兩族的毀滅算是什么?

           是易司一時沖動沒看清喜歡的對象么?

           真諷刺。

           “枯骨水?!卑狄骨Ы^的聲音就如黑夜收割生命的鐮刀,戳在人心底最可怕的地方。

           女子渾身一震,而易司也是渾身一震。

           她、她要做什么!

           一個綠色的瓷瓶出現在了暗夜千絕眼前。

           暗夜千絕揉了揉眉心“本宮累了,你去吧?!?/p>

           奪命聽后頓了頓,宮主是……下不去手吧?畢竟那女人也和宮主的母親有七分相似。

           輕輕拔開那瓶塞,奪命慢慢走了過去,俊美得面容沒有任何表情。

           那女子看著眼前這名相貌出眾卻冰冷毫不亞于剛剛那人的的男子,身體狠狠的抖了抖。

           緊緊地盯著他手中的瓷瓶,那是……枯骨水,枯骨水……

           一聽就不是是什么好東西!

           怎么辦?怎么辦?

           “你走開??!”

           女子驚恐的看著那傾泄下來的液體,但她的身體卻一動也不能動,只能任人宰割。

           “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響徹云霄。

           瞬間便再也沒與聲音了。

           那枯骨水順著臉頰流了下去,瞬間皮肉干枯,而嗓子也嚴重的損壞了,根本不能發出任何聲響。

           易司睚眥欲裂,眼中深深的痛苦“不要這樣對她!”

           奪命冰冷的就如一座冰山,這是作為殺手最簡單的一步。

           暗夜千絕確實輕輕地笑了“看起來比剛剛順眼多了?!?/p>

           看著那顫抖的身軀,本來姣好的面容已經枯黑無色,令人翻江倒胃。

           女子身軀不斷顫抖,惡魔,這個長相俊美似天神般的男子就是惡魔!

           她出不了聲,真的……但卻非常疼,非常疼,她知道她現在的面容已經完全毀了……

           惡魔!惡魔……

           披著羊皮的狼,她不是天使,她就是惡魔……

           ---題外話---昨個忘記小劇場了,抱歉啊,抱歉啊~

           華麗精致的壁紙,三尺厚的軟毛歐式地毯,寬大的歐式軟床,精致的水晶吊燈。

           簡約而不失風雅,高貴盡顯。

           男子精瘦雪白的身軀慵懶的靠在床上,邪魅勾人,八塊腹肌無限引人遐想,誘人的鎖骨,精致的眉眼,姣好的面容。

           一塊薄被簡單的恰好遮住了神秘地帶,誘人心弦。

           門一開一合,男子鳳眸閃過一抹溺寵。

           “絕兒?”聲音帶著無限的寵溺和魅惑,低醇而又清雅。

           傾國傾城的女子微微一笑“你是在誘惑我么?”

           長發還流著水珠,單薄的浴巾包在凹凸有致的身上,引人犯罪。

           “漓……我想你!”女子笑的人神共憤,一把撲倒床上男子的懷中。

           “嗯……我也想你……”

           血眸:明天繼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