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一百三十九章 :傲嬌美人受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暗夜,他差不多耗盡了精血,需要調養和休息?!卑笛粗骨Ы^,皺了皺眉說道。

           夜千絕眸色一暗,忽然想起了幻藍,那是幻藍不也是耗盡了力量么?

           就在此時,暗血眉心顰蹙,怎么回事?怎么會有一種壓迫感?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他強忍著腳步沒有倒下,這氣息…逆…

           “咦?”

           突然空氣中傳來了一聲疑問。

           那聲音令人感到全身酥軟,帶著無限的魅惑。

           夜千絕眼眸一寒,抬頭看去鼷。

           忽然,身前清風一閃,再次看去,只見一名身著血色紗衣的男子站在那,眉間一顆朱砂痣,妖嬈魅惑,眼眉入鬢,勾人的丹鳳眼中夾雜著無限的魅惑之意,嫣紅色薄唇輕抿,帶著點點笑意。

           一頭筆直的赤色長發直直垂至到腳踝,血紗纏著赤發,勾勒出無限旖旎的畫面。

           夜千絕翻了個白眼,今天這是怎么了,怎么一個兩個都這樣魅惑?還一個比一個厲害?

           這種魅惑誘人,絕對比暗血境界高,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能讓人渾身酥麻,柔成一灘春水。

           “孤月參見殿下?!彼浇菑潖?,嘴里說著恭敬的話,實則向夜千絕拋了個媚眼。

           夜千絕“……”他們認識么?看著眼前的男子,她可以肯定他沒有惡意,對于這個人,她不厭煩,相反帶著好感,就像是對著清韻和幻藍一般。

           “你是誰?”她皺眉問道,完全無視了他那魅眼。

           他摸摸鼻子,一陣失落,的確和以前一樣,拋媚眼對她來說半點用不管。

           “我?我是來接清韻的?!彼粗骨Ы^點點頭,再次妖嬈的一笑。

           夜千絕皺眉“你認識他?”

           孤月點點頭“當然?!毕肭屙嵞菢拥拇竺廊藘?,他怎么可能不認識呢?他還要追追呢!

           “暗血,你怎么了?”夜千絕看到了站在一米處那搖晃的暗血。

           “沒……”他使勁的咬咬唇,這是什么威壓啊,為什么有種想要跪下的沖動?

           “差點忽略你,你是我赤血狐一族的后裔?”聽到夜千絕的話,孤月挑挑眉,看向暗血,順便收了屬于血脈上的威壓。

           暗血站直了身子點點頭“你是……赤血狐?!”他剛剛說的是‘他們赤血狐一族’。

           “嗯?!惫略曼c點頭。

           暗血真的迷惑了,他家主人到底是什么??!為什么連這世上的唯一一只赤血狐都和她關系頗深???

           “不錯,這一代狐王不錯?!彼c點頭。

           “我不是狐王?!卑笛獡u搖頭,他可不想當什么狐王。

           忽然孤月勾魂的眼眸一變“你想跟在她身邊?!笨粗笛?,他若有所意的看了眼夜千絕。

           暗血點點頭。

           孤月沒說什么,只是眼眸暗了暗。

           “殿下,再拖下去清韻可就沒救了?!惫略聼o奈的看著夜千絕。

           “我為什么信你?”她皺皺眉,倒是真的相信他,卻不知道為什么。

           “……”他看起來就那么不可信么?好歹他也是上古神獸吧?好歹他也是絕色美男一枚吧?

           伸出纖長細嫩的手指,一縷煙霧飄到清韻身邊。

           夜千絕皺皺眉,但卻沒有阻止。

           “唔……夜?”清韻慢慢睜開眼,有些迷茫。

           這話一出口,孤月臉色大變,他叫她什么?夜……這個稱呼不是早就在……

           “清韻?”她終于松了口氣。

           “嗯……孤月?”他隱約感到熟悉的氣息,抬眸便看見了臉色有些怪異的孤月。

           “你真的認識他?”夜千絕不放心的問道。

           清韻點點頭。

           “為了幫我而受傷,值得么?”她看著臉色蒼白的清韻,嘆了口氣。

           “為了你,沒有什么不值得?!彼α诵?。

           孤月看的臉一黑,“殿下,要是再拖的話,清韻可就……”他故意省略了后面的話。

           夜千絕皺皺眉,但還是點點頭。

           孤月那血紗一甩,直直把清韻拽到了自己懷里。

           “夜,我走嘍!”孤月回頭狡黠一笑,踏著空氣離去了。

           夜千絕一愣,夜?他也叫她夜?

           此刻空中,清韻氣喘吁吁的推著貼在身邊抱著他的某位妖孽“混蛋,你放開我……”那聲音因身體受傷而變得輕小無力,帶著點點喘息。

           “誒,我說小韻兒,你現在這個樣子,我要是放下你,你不掉下去才怪呢?!彼粗叫Φ难龐?,貼近他的臉頰。

           “你……離我遠點……”他眉宇輕皺,不明白那幾個人是不是存心戲弄他,不然怎么讓孤月來找他?

           “小韻兒你好狠的心兒,我對你的相思都已經入骨了,你也太冰冷了吧~好歹親親我啊~”

           “……混蛋?!?/p>

           “唉,小韻兒,看你臉色蒼白,要不我給你做人工呼吸吧?”他整張絕色的面容都滿是笑意,纖細的手指輕輕勾起了他的下巴。

           “孤月……你給我放手?!彼垌饾u變冷,周身散發著寒氣。

           孤月眼角一抽,完了,調戲過火了。

           “鬧著玩而已么,發那么大火干嘛?!彼詭奶摰目聪騽e處。

           “咳咳……咳咳……”清韻眉宇緊皺,重重的咳嗽起來。

           唇角再次留下鮮血,看起來妖艷動人,卻又凄涼如夢。

           “清韻!”孤月好看的眉毛一皺,立刻用手抵住他的額頭,慢慢輸入力量。

           感覺到清韻的身體有些發冷,將懷中的人抱得更緊一些,該死,他究竟是耗了多少力量啊,竟然傷的如此嚴重,這一個個都是傻瓜嗎?自己的情況自己不清楚么?

           呼吸慢慢穩定,他松了一口氣,將手從他額頭拿了下去。

           “清韻?清韻?”他輕輕地喚道。

           “嗯……”他睫毛顫了顫。

           “你是傻瓜么?明明知道力量不能這樣日夜不停地消耗!有你這樣傷害自己的么!是嫌自己的壽命太長了么!你到底有沒有常識?你的力量還沒恢復呢,你這樣是找死的行為你知道么!”他看著清韻那迷茫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惡狠狠的開口,但語氣中卻是滿滿的關心。

           這是從小長到大的兄弟,比親兄弟還親,此刻受傷成了這樣,誰能不心疼?誰能不關心?

           這家伙還是他們幾個當中最小的一個,并且這家伙都和他們好幾年沒見了,這次倒好,一見面就給他們帶了一身傷,這是擺明了讓他們心疼和擔心!

           “呵呵……我沒多想?!彼撊醯男α诵?,他真的沒多想,只要能幫到夜……

           “閉嘴!這么虛弱就別說話?!彼欀碱^看了他一眼。

           “呵呵……”聽到這話,清韻輕輕地笑了,眼眸帶著無限的笑意。

           “跟幻藍一個德行?!笨戳怂谎?,再次把人抱得緊緊的。

           清韻“……”皺眉。

           “我掉不下去,你不用抱得這么緊?”清韻有些無奈的開口。

           孤月倒是低頭看著他“我愿意?!?/p>

           清韻“……”

           ……

           ……

           “暗夜,你究竟是誰???”暗血一臉好奇的看著夜千絕,很好奇她的身份。

           那可是如今赤血狐一族唯一的赤血狐了,并且還是純正血脈的,還有那個什么清韻,那可都是……上古神獸??!

           夜千絕瞥了他一眼“不知道?!卑狄??這名字……好熟悉。

           “……”你逗我,你怎么會不知道自己是誰?

           暗血打了個哈欠,困了。

           瞄了眼夜千絕的肩膀,身體一縮,一陣紅光閃過,本來妖孽的男子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小小的九尾血狐,瞇著一雙狐貍眼,抖著九條毛茸茸的尾巴,跑向夜千絕。

           一躍而起,趴在了夜千絕的肩膀上,九條尾巴一縮,把自己蜷了起來,開始睡覺。

           此刻他九條尾巴都收了起來,差不多巴掌大小。

           兩只前爪緊緊地扒著夜千絕的衣衫,生怕自己掉下去。

           無語的瞥了眼肩膀上的某狐貍,額頭黑線。

           鳳夜宮內。

           她看著手指上那黑色的花紋的戒指,眉心微蹙。

           這是……

           那花紋復雜繁錯,帶著一種古老的氣息。

           那戒指上刻著一個字‘帝’。

           這是什么意思?

           詭異的高貴,令人不明。

           這戒指是她剛剛發現的,她閉關三月,吸收天地靈氣,冰雪寒氣,花瓣仙氣,此刻已是一月玄尊。

           這戒指是剛剛出現在她手上的就在她剛剛步入玄尊的境界時。

           鳳蒼穹手上也有一個差不多的,不同的是他那戒指上面刻著的是‘皇’字,而她這戒指上刻著的是‘帝’字。

           記得鳳蒼穹說過,他那戒指是一枚空間之戒,那她這枚呢?

           要怎么看里面的東西呢?

           她皺皺眉,試試吧。

           輕輕閉上眼眸,嘗試著向戒指里面探去。

           眼眸突然睜開,進去了?

           她剛剛看到了一片彌漫著白霧無盡的地方,那是……什么?

           “草……草藥田?”看著那翠綠的一大片,她皺皺眉,隨手取了一顆出來。

           “……”這是?

           看著手中通體乳白,呈娃娃狀,五官精細的……東西。

           這不會是……人參?不對……

           看著從自己手中溜走的娃娃,她額頭黑線,這是千年人參娃娃。

           看著躲在紗簾后面,一雙大眼睛正含著水霧看著她的小家伙,她擺擺手。

           那小家伙頭上梳著一個沖天辮,一雙烏黑的眼睛含著水霧,穿著一個嫣紅描金的肚兜,看起來呆萌可愛。

           閉上了眼睛,暫時不理他。

           看著四周的景色,夜千絕皺皺眉,那是泉水?那是果樹?

           看著那綿綿無絕期的水流,數不盡的果樹,延綿起伏的群山,纏綿著迷霧煙云,看起來似仙境般。

           再一轉眼,那是……房子?

           看著那些幾十間連在一起的古典樓閣,她有些汗顏,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第一間,滿地的金銀珠寶,寶珠無數,碧玉無盡。

           第二間,滿室的衣服布料,紗、羅、綺、綾、綃、錦、緞、絨、緞、絲、夏布、軟煙羅、青蟬翼……

           第三間,滿滿一室的架子,上面擺滿了各種毒藥,連帶著各種解藥。

           第四間,各種格式的暗器,飛鏢、暗針、飛石、飛針、飛叉、匕首、袖里箭……

           第五間,各種武器,應有盡有,刀、劍、斧、鞭、锏、鉞、戟、鈀、匕首。

           ……

           夜千絕睜開眼看著手指上的戒指,深吸了一口氣,她終于知道為什么鳳蒼穹那廝富可敵國了。

           這戒指到底是怎么來的?

           看著那高貴古老的戒指,她有著強烈的熟悉感。

           移開眼,不再去看它。

           “小人參,你叫什么?”她看著那瞪著眼睛看著她的小人參,忍不住問道。

           那小人參邁著小短腿跑到她面前“我叫參兒?!?/p>

           皺皺小眉毛“你為什么要把我拿出來?”看著眼前這個高貴絕美,分不清男女的人,人參小娃娃有點迷糊。

           “……”她僵了僵,難道要說她不知道自己拿的是個人參娃娃?

           “要不,我再把你扔回去?”她挑挑眉開口道。

           那娃娃點點頭“嗯嗯,要不爺爺會擔心的?!?/p>

           扶額,你還有爺爺?

           拎起那短胳膊短腿的小娃娃,她意念一閃,那娃娃直直消失了。

           “啪!”

           夜千絕眼角一抽,看了眼掉在地上的紅球。

           一陣紅光閃爍。

           暗血揉著頭,嘴中不滿“暗夜,你怎么也不接住我?”痛死了。

           “神獸也怕摔?”她看了眼那嘟著嘴不滿的暗血,戲虐的開口。

           “神獸也是肉做的,怎么就不怕摔呢……”他瞪了眼夜千絕,

           “把你頭發換個顏色,小心一出門就被人圍觀?!币骨Ы^看著他那一頭赤紅色的長發。

           他扯了扯自己的頭發,意念一變,那赤紅色的頭發立刻變成了黑色。

           “少主,外面有人見你?!笨諝庵邪l出聲音。

           夜千絕眉心一蹙“見我?”

           “是?!?/p>

           ……

           ……

           夜千絕手中拿著茶盞,慢悠悠的喝著茶“你怎么來了?”

           冰藍色衣著的少年一笑“逃婚?!?/p>

           夜千絕一口茶差點沒噴出來“還逃?”上次你不是逃了一次么?

           “上次的是逃了,等我回去的時候人家都嫁給別人了,但這次我爹又找了一個?!彼筲蟮霓橇酥X袋,說起這事他就煩挺,那個該死的老頭!

           “上次是千金小姐,這次是什么?”她瞥了眼宮冰雪,很是幸災樂禍的問道。

           “……公主?!彼戳搜垡骨Ы^。

           “……你這是抗旨呢?”她瞪著眼睛,不相信。

           “廢話?!彼闪搜垡骨Ы^,明知故問。

           “那你來我這干什么?”她挑眉。

           拿起鑲金的茶杯“當然是來這抗旨啊,找你庇佑,好歹你也是一國太子!”

           “……”默默地飲了口茶,原來是拉她下水的。

           “暗夜,我餓了?!边@時,某位傲嬌狐貍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身血紅色的狐裘沾滿了雪花,甩甩烏黑的長發,看向夜千絕。

           夜千絕嘴角一抽,為什么餓了找她?不應該去廚房么?

           而宮冰雪看著眼前這明顯是小受一枚的紅衣美人,天,絕色啊,雖然臉被側發擋住了,但這身段,妥妥的小受??!

           “絕世小受??!”他眼里冒著星星,很是興奮地叫道。

           暗血聽了這話,用手撥了撥頭發,看向宮冰雪。

           “哇!”那玉手,太好看了!

           “你才是小受,你全家都是小受!”暗血好看的眉毛一皺,傲嬌起來了。

           宮冰雪鼻子一熱,高挺的鼻梁,勾人的狐貍眼,殷紅的薄唇,的確不是小受類型……

           不過……

           “咳咳……”聽了他那話,宮冰雪尷尬的咳了兩聲,傲嬌,真傲嬌,這是千絕哪弄來的傲嬌?

           不過現在更像是傲嬌美人受。

           夜千絕差點笑出來‘你才是小受,你全家都是小受!’實在是……

           “千絕,這誰???你男寵?”他看向夜千絕,一副你行啊的表情。

           “噗……”夜千絕一口茶水半點不浪費的都噴了出去。

           宮冰雪眼角一抽,反應要不要這么大?

           暗血怪異的看了眼宮冰雪“神經?!?/p>

           宮冰雪眼睛瞪得老大,差點炸毛,什什么?他說什么?神經?!

           夜千絕放下茶盞,看向宮冰雪“你腦袋是什么做的?真的神經了吧?!?/p>

           “也對哈,雖說這位大美人長的不錯,但也不能和天啟墨邪王媲美,簡直沒有可比性?!彼粗骨Ы^的眼神,有點發毛的笑道。

           “呆著吧你?!币骨Ы^給了他一記冷眼,轉身向門外走去。

           “啊喂!千絕!沒有你這樣坑隊友的!”他一臉悲痛的看著那越走越遠的兩個身影,悲哀??!

           ……

           “暗夜,你哪來這么……三八的朋友?”暗血皺著眉毛,很是正經的問道。

           夜千絕看了他一眼“撿的?!?/p>

           “咳咳……撿的?”他一張漂亮的臉蛋皺了起來。

           “嗯對?!彼c點頭,突然停住。

           “為什么你餓了來找我?不應該去廚房么?”她看著眼前的傲嬌狐貍,很是疑問的開口。

           “……”

           “我只吃果子?!彼读硕渡砩系难┗?,這天啟的雪可真大。

           夜千絕“……”狐貍是吃素的么?

           看了眼他,手中出現了幾枚橘黃色的果子。

           “給?!?/p>

           “你、你確定?”他眨著眼睛看著夜千絕。

           “怎么了?”夜千絕不解的看著他。

           他咽了咽口水“這是靈麴果,是上好的提升境界的果子,你要拿來給我當飯吃?”他實在是不忍心把這樣的果子當飯吃。

           夜千絕皺了皺眉“貌似這果樹那里面有好幾十棵……”很珍貴么?

           暗血直接就愣住了,好幾十棵……這是在逗他么?

           “暗夜,你發了,你絕對發了?!彼苁青嵵氐目粗?,嚴肅的開口。

           “呵呵……”她低聲笑了笑,她的確發了。

           不知道清韻怎么樣了,也不知道幻藍怎么樣了,唉……

           天空依舊飄著雪花,漫漫無絕期,不知何時才會停下來。

           稱著那火紅的雪梅,顯得無限的美感。

           三個月了,她三個月沒有上朝了,明早該去了吧?

           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了,看了眼身旁的暗血“小狐貍,你哥哥是不是比你成熟得很?”

           暗血聽了這話,點點頭“的確,我和他相差了幾年,但是他卻比我成熟好多?!彼麑嵲拰嵳f,也不怕被笑話,要是笑話的話,她早就笑了。

           “要是你當狐王的話,恐怕整個狐族都會滅亡……”她看了眼身旁傲嬌的某位狐貍,很是不厚道的說。

           “……”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暗夜,鳳蒼穹呢?”他看著夜千絕,很是納悶,那個恨不得對暗夜半步不離的人去哪了?

           “哦,他有事離開了?!彼种敢活D,隨即開口說道。

           “哦……”他閉上了嘴,選錯了話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