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霸道邪王,掩妝太子要出嫁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幕染公子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幾人過了山,來到了江啟一帶。

           這暖風圍繞,絲毫沒有寒冷的氣息。

           暗血一身狐裘變成了血色的紗衣。

           宮冰雪也換上了冰藍色的長衫。

           暗蕓亦是如此,一套黑色勁裝。

           夜千絕內里一件雪白繡絲襯衣,外罩一件淡紫色云紋流水長袍,上繡復雜的游云祥瑞,胸前隨意勾勒幾筆,散發著清新的氣息,寬大的袖上掛著淡紫色的流蘇,腰間系著同色玉帶,掛著簡單的飾品,墨發用一根玉帶束在身后,長而直的發絲垂直腰間,俊美如玉的側臉散著幾縷發絲,令人看了怦然心動鼷。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宮冰雪看著眼前完全是一位絕美出塵翩翩公子哥,眼睛都直了。

           “白癡,口水留下來了?!卑笛旖浅榱顺?,擋住了宮冰雪的視線,這個白癡,竟然敢如此花癡的看他家主人。

           “???”他愣了愣,急忙擦擦嘴角。

           臉色驟然變黑“暗血!你耍小爺!”哪有什么口水,這個家伙!

           “你要是不心虛哪會被我耍?!彼财沧?,跑到夜千絕身邊。

           宮冰雪一張臉黑的可以了,但奈何心上人在身邊,不能發火,強壓下心中怒火。

           “暗蕓,你累不累,要不咱們歇一會?!彼艿叫纳先松磉?,左右服侍。

           暗蕓“……”

           “暗蕓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暗蕓你還是喝點吧,這天氣太熱了,容易中暑?!?/p>

           暗蕓“……”

           夜千絕無語望天,默默感受著他口中的能把人熱中暑的天氣,原來這差不多十一二度的天氣就可以把人熱中暑,果然是思維不同與常人。

           “暗蕓你怎么不說話?”他俊美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

           暗蕓壓著怒氣看向他“你到底喜歡我哪?我改還不行么?”

           宮冰雪一笑“無論你怎么改我都喜歡你?!?/p>

           暗蕓“……”

           夜緩緩降臨。

           “千絕,咱們還要露宿野外?”宮冰雪看著四周毫無人煙,雖然到了江啟這一帶,但還是在野外,兩個村莊也沒有。

           夜千絕沒有說話,只是抬頭看看四周的景色,平靜的開口“若是有住處的話,當然就不用露宿野外,若是沒有的話,你不住這住哪?”

           宮冰雪眨眨眼,看著四周雖然沒有那么冰天雪地,相反還很暖和但他為什么感覺更加詭異了?“我記得這有一家客棧?!?/p>

           暗血看了他一眼“這荒郊野外的,哪來的客棧?就算有的話,你不感覺詭異?”

           “那怎么了,總比住在這荒郊野外的好?!彼闪税笛谎?。

           沒有理兩個人,她眉毛微微蹙起,著空氣中似乎……

           “你是說這有客棧?”夜千絕看向宮冰雪。

           “嗯,有一家客棧?!睂m冰雪點點頭。

           “給,記得一會不要吃客棧的東西?!彼贸鋈飧?,分給三人。

           “為什么?”宮冰雪不解的問道。

           “記得有一次來這的時候,那客棧是兩位上了年紀的老人,做的飯菜很可口呢?!睂m冰雪皺著眉頭開口。

           夜千絕笑了笑“你大可以看看這次?!?/p>

           幾人走了不久,果然看到了一個二層客棧。

           暗血皺皺眉,跑到夜千絕身邊。

           夜千絕看著那立在荒野的客棧,唇角彎了彎。

           ……

           “吱嘎――”

           幾人邁進屋子,屋內不算很凌亂,略帶一些灰塵,擺著十多張桌椅,空無一人。

           夜千絕握著手中的玉簫,沒有說話。

           “哎呦~幾位這是來住店?”詭異的寂靜中,一個嬌媚的聲音響起,帶著刻意裝出來的魅惑。

           暗血差點沒吐,這也太惡心了吧。

           樓上走下來一位紅衣女子,濃妝淡抹,手中搖著扇子,嬌媚的臉上帶著笑容,媚眼如絲的看著幾人。

           暗血暗暗地翻了個白眼,真……惡心,竟然還和他穿著一樣顏色的衣服。

           宮冰雪皺皺眉,上次來的時候不是這女人啊,怎么……

           有些惡心那聲音和那樣子,宮冰雪向暗蕓靠了靠。

           暗蕓沒有動,任由宮冰雪貼到了她身上,只不過嘴角有抽動的痕跡。

           “對,來四間房?!币骨Ы^很是平靜的點點頭,笑了笑。

           暗血三人咽了口口水,很是佩服夜千絕,淡定,實在是淡定。

           “好嘞~公子要不要吃頓飯?”那女子看到夜千絕的笑容,更加撫媚的一笑。

           “不用了?!彼龘u搖頭。

           “那跟我來吧?!蹦桥愚D過身。

           夜千絕看向幾人,點點頭。

           ……

           夜千絕看著樸素的房間,轉了兩圈。

           突然看到似乎柜子中有什么東西,剛想拉開。

           突然外面傳來聲音。

           “哎呀!”

           夜千絕皺眉,宮冰雪?

           轉身向門外走去。

           而暗蕓和暗血也都出來了。

           幾人到了房外的樓梯長廊上,只見那紅衣女子正想要抱宮冰雪。

           而宮冰雪則是上躥下跳,恐怕被抱住,仿佛那女人是蛇蝎一般。

           暗蕓皺眉,向前走去“這位姑娘,你這是做什么?!甭曇衾淅涞?。

           宮冰雪見此,一下子就跑到暗蕓身邊,抓住暗蕓的胳膊不放,那個女人太嚇人了,抓著他就不放,他還不好意思動手。

           那女人見到暗蕓,撫媚一笑“當然是做想做的事了~”

           宮冰雪一身惡寒“我可不想看到你!”

           “姑娘請自重?!卑凳|看了眼那女人,冷冷的說了一句,抓住身旁的宮冰雪就向夜千絕幾人走去。

           回頭就看到夜千絕一臉暖昧的笑意和暗血那一臉不懷好意。

           暗蕓冰山臉有些裂痕,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蠢到家的事情,放開手中的宮冰雪,走到夜千絕身邊。

           宮冰雪笑的那叫一個花癡,心上人來替他教訓那女人,他可以理解為吃醋么?怎么想怎么心花怒放。

           “切~”那女人瞪了他們一眼,走下了樓。

           夜千絕看了眼宮冰雪“晚上和暗血一起住吧?!?/p>

           暗血一聽炸毛了“為什么!”要他和這個自戀又花癡的家伙在一起???不如殺了他算了!

           夜千絕淡定的瞥了他一眼“那我和他住?!?/p>

           暗血一聽又炸毛了“不行!”

           笑話!讓他和他主人住在一起?他又不傻!那個大花癡!一定會對他主人圖謀不軌!還有若是墨邪王知道了他沒有看好主人的話,一定會扒了他的皮的!

           所以……他只好犧牲自己了!

           夜千絕瞥了他一眼“那你說怎么辦?”

           “我和他一間還不行么?怎么能委屈了您呢!”他一張精致魅惑的臉色心虛的笑了笑,趕忙開口。

           ……

           ……

           夜晚,漆黑的客棧有些詭異的搖動聲,夜千絕閉著一雙眼坐在桌子旁。

           她試著想要元神走到戒指中,但總是感覺有東西束縛著,進不去,她可以在里面自由取東西,只是一個意念便可把里面的東西都拿出來。

           突然聽到一聲東西倒地的聲音。

           夜千絕猛然睜開眼,起身向外走去。

           來到暗蕓房間,只見暗蕓手握軟鞭,冷冷的看著地上的一具尸體。

           夜千絕走到她跟前“沒事吧?”

           暗蕓搖搖頭。

           夜千絕看向地上的尸體,有一種腐爛的臭味,雖然不濃,但還是能聞到,她手輕輕一揮,那尸體便翻了過來,依稀可以辨認樣子,是一個老頭。

           突然想起宮冰雪的話,以前是兩位上了年紀的老人……

           “??!”

           一聲驚呼回蕩在整個客棧,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夜千絕兩人對視一眼,向外走去。

           只見暗血和宮冰雪的房間亮著燈,門也沒關,里面還傳出罵聲。

           “你這女人怎么這樣不要臉!”

           “啪!”

           兩人立刻走去。

           入目的便是那紅衣女子衣衫半解,一張臉紅了半邊,一看便知是被打了。

           而宮冰雪一身冰藍色的錦衫被扯得有些破損,他滿臉怒氣的看著那女人,一張俊美的容顏帶著平日沒有的寒氣。

           夜千絕皺皺眉,上前拿出一件衣服給宮冰雪“一會換上?!?/p>

           “暗血呢?”那只狐貍去哪了?

           “他去找水了?!睂m冰雪皺皺眉開口道。

           夜千絕一愣,找水?

           “我給的水袋呢?”

           “喝沒了?!睂m冰雪實話實說。

           “……”難道喝沒了就不會去找她要么?

           “??!”

           那女人一聲尖叫。

           兩人回頭看向暗蕓和那女人,只見那女人五指并攏成爪狀,向暗蕓胸口狠狠地扣下去,卻被暗蕓的軟鞭卷住,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

           夜千絕眼眸猛然一變,甩手便把宮冰雪推到了床上,手中出現一張透明的似是現代塑料布般的東西,罩在了宮冰雪身上“不要動!”

           而她猛地用手中的玉簫打斷那軟鞭,把那女人和暗蕓分開,半推著暗蕓直至門外。

           而那女人依舊笑著,聲音詭異至極,帶著濃濃的瘋狂。

           夜千絕手朝后一揮,那木門便關上了,手沒有放下,凝出一張透明散著白光的網擋在身后。

           “砰!”

           就在這些動作完成的一瞬間,一聲爆炸聲響起。

           暗蕓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紅色光芒,夜千絕也回頭。

           只見那木門幾乎在瞬間被腐蝕的一無所剩,那些紅色液體噴灑到白色的網上,那網沒有絲毫損壞,而那紅色的液體正在慢慢消失。

           那液體好厲害……

           瞬間暗蕓掙扎起來。

           “暗蕓!”夜千絕皺眉,現在還不能出去。

           暗蕓緊緊地皺著眉頭,突然清醒了過來。

           “他沒事的?!币骨Ы^對著她一笑。

           暗蕓看著夜千絕一愣,轉眼看向那些紅色的液體,透過白網可以看到屋內此刻大部分東西都被腐蝕,但惟獨宮冰雪那張床毫無損壞,那透明的東西上帶著一些紅色的液體,但也都慢慢消失。

           “這……!”這是暗血從外面回來了,看到這樣的景象,皺眉開口。

           “快,暗血你去吧宮冰雪帶走,我們要盡快離開這!”夜千絕周沒開口,看向屋內。

           “哦好!”他聽此急忙上樓。

           “記住,千萬不要碰到那些紅色的液體?!币骨Ы^開口叮囑。

           “嗯?!?/p>

           ……

           “暗夜,你們倆也快下來吧!”這時,暗血帶著宮冰雪從窗戶跳了下去,沖著客棧大聲喊道。

           夜千絕點頭,手中的白光消散,兩人躍下樓梯,向外跑去。

           “暗夜,這是怎么回事?”暗血看著夜千絕很是不解的問道。

           夜千絕瞇瞇眼“那女人是毒人?!?/p>

           “什么?”

           宮冰雪瞪大了眼睛。

           “這間客棧的老板早就死了,她是一個毒人,并且專門吸食人血?!币骨Ы^慢慢說道。

           幾人倒吸了一口氣。

           “這里面定是死過許多人?!币骨Ы^瞇眼看向那客棧。

           手中出現火苗,玄夜紫焰。

           拋向那客棧,瞬間化為灰燼。

           “我們離開這?!币骨Ы^皺眉看向四周,對著三人說道。

           ……

           “千絕,剛剛那個紅色液體如果是濺到身上會怎樣?”宮冰雪想到剛剛那紅色的液體就有點發冷,那么惡毒的東西是誰弄出來的?

           “會死無全尸,化為一灘膿水?!彼o靜地說道。

           宮冰雪打了個寒顫“那剛剛那些是誰弄得?”

           夜千絕深吸了口氣“不知道?!?/p>

           夜里很寂靜,沒人手中都拿著一枚夜明珠,這個地方太可怕,真的不適合晚上在這過夜,于是幾人要連夜趕到江啟著名的水都――沁洲。

           不過那泌洲離得還很遠,大概還需要這一夜的時間再加上明日一整天。

           ……

           ……

           日上三竿,幾人走在柔軟的青草小路上。

           宮冰雪這一夜是興奮的不得了,最大的一個發現就是,暗蕓很在乎他!

           如是不在乎他的話,怎么會在那個女人往他身上貼的時候去幫他?若是不在乎他的話,怎么會幫他教訓那女人?要是不在乎他的話,怎么會擔心他被那些紅色液體濺到而有生命危險?所以他得出結論,暗蕓就是在乎他,雖然嘴上不說,但他心里明白。

           “暗蕓,謝謝你昨晚上幫助我教訓那女人?!睂m冰雪一張俊臉上滿是笑意,站在暗蕓身邊道謝。

           暗蕓看了他一眼,這次倒是沒無視他“我沒幫你?!?/p>

           宮冰雪臉色一僵,但隨即臉皮很厚的開口說道“反正你就是幫了我?!?/p>

           暗蕓“……”

           “我說千絕,咱們到了泌洲真的能找到你那十皇弟?”宮冰雪可不相信,這江啟這么大一個地方,幾個大洲,幾十個城池,怎么就那么容易找到?

           “我也不知道?!币骨Ы^搖頭,這么大個地方,她又不是神仙,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找到,不過她一定會盡力,那些東西實在是太危險了。

           ……

           ……

           “什么聲音?”宮冰雪聽著遠處隱隱約約有些聲音,開口問道。

           夜千絕把玩著手中的玉簫,抬頭看他一眼“殺人?!?/p>

           暗血向遠處看去,但卻看不到。

           “不去看看么?”宮冰雪問道。

           夜千絕挑眉“走?!?/p>

           ……

           一身白衣在一群黑衣中尤為顯眼,手持一把折扇,在黑衣人中穿梭,翩鴻驚艷,艷艷絕塵。

           墨發束在身后,起躍時發絲翻飛,翩然而落,動作瀟灑如云,不拖泥帶水,很難想象這是一個怎樣的人,相貌又是如何。

           當幾人以為要看到他的臉的時候,一張半面白色面具擋住了幾人的視線。

           夜千絕“……”又是面具?難道魔域很流行帶著面具耍帥么?

           “幕染公子,我們勸你還是早些把盛世密集拿出來,我們兄弟們可以饒你不死,若你不肯么,那就不要怪我們心狠手辣了!”為首的一個黑衣人看著那帶著半面面具的白衣男子,開口說道。

           宮冰雪一愣“這是幕染公子?”

           幕染公子,立于江湖與四國之中,沒人知其樣貌,只知其人勢力甚大,游走在江湖與四國之間,無人敢管,武功深厚,境界立于常人之上,沒有人愿意招惹。

           幕染公子與四年前出現在魔域,一出現就讓人知道了他的存在,知道了他的能力,知道了招惹他的下場,所以至今無人敢觸碰他的底線。

           無人知道他如今是何年齡。

           幕染公子……夜千絕唇角勾起笑意,靠在樹上看起了好戲,她不認為這個幕染公子會敵不過這幾個境界不高的人。

           宮冰雪眼睛都看直了,這人真的是幕染公子么?他真的看到幕染公子了?

           “呵呵……盛世密集我倒是真的沒有?!彼曇魷貪櫲缢?,令人如沐春風,不自覺就陷入了那溫柔的圈套。

           那幾個黑衣人有些聽得人神,媽的,一個男人的聲音這么好聽做什么!

           “鬼才信你!快把秘籍交出來!”那黑衣人晃晃頭,立刻惡狠狠的開口。

           “那看來只有把你們變成鬼你們才肯相信了……”他唇角勾起笑意,正如他的聲音一般如沐春風,令人心曠神怡。

           但身影一閃,墨發飄揚,手中的折扇迅速化為殺人利器。

           描金的扇框,帶著堅不可摧的硬度。

           那些黑衣人幾乎還都沒反應過來,明明剛剛才那么溫柔的一個人,為什么變化這么快?

           溫柔不代表善良,他們到死終于明白了這個道理,但卻再也沒有后悔的機會了。

           ……

           “公子可是看夠了?”他看向正帶著笑意的夜千絕,聲音依舊溫潤如水,聽起來讓人如沐春風,收起那折扇,上面竟然沒有染上絲毫血跡。

           若是沒有看到剛剛那一場殺繆,任誰都會以為這樣一個溫潤如玉的男子定是個善良之人,但是看了剛剛那場殺繆,若是再以為眼前之人真如他的聲音一樣溫柔的話,那就是有病。

           夜千絕哈哈一笑“當然沒看夠,幕染公子仙姿飄逸,俊逸不凡,出塵輕靈,怎么能看夠呢?”

           “幕染倒是多謝公子夸獎了?!彼麖潖澊浇?,出塵不凡。

           “不知幕染公子要去哪?”夜千絕走到他身邊,笑著問道。

           他纖細的手指撫了撫散在臉側的發絲“泌洲?!?/p>

           夜千絕點點頭“好巧,我們也正是去泌洲,不知幕染公子可否同行?”

           他點點頭“求之不得?!?/p>

           宮冰雪幾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這這這?

           這就把魔域之上鼎鼎有名的幕染公子拐到手了?同行?

           為什么這么不真實?

           ……

           然而這一路走來,幾人總算是相信了,那幕染公子的確是和他們一道去泌洲。

           這兩個人一路上相談甚歡,簡直就是相見恨晚了,天南地北,無話不聊,像什么佛法,國事,百姓……

           三人在后面聽著都感覺累,就納悶了他們兩個聊得不累么?

           什么叫做相見恨晚,他們可算是明白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