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星際]明明是個女漢子

        第26章 二十六;解密中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圖筱筱心中一悸,趕忙往擂臺上看去。

           +++

           擂臺上,倆人的狀況都不算太好。艾賽亞的一只胳膊折了,掛在肩關節上面,搖搖欲墜。

           原本湛藍的眼眸,此番已經變成了一雙紅瞳,圓形的瞳孔變成豎的,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很多,另一只沒有損壞的胳膊上,也沾染上了塵埃,手中握著的劍柄,沾染了不少的血跡,正一點一點的往下滴落著。

           但是,他面色冷靜如常,好似這樣的戰斗已經習以為常了一般。

           另一邊的饒安,也沒有好到那里去,身上的中山裝,也壞了很多。肩膀的部分,被開了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此番,這些血液還在往外涌著。

           他的面色也算冷靜,出口的聲音也淡淡的;“不愧是王子殿下,果然戰斗經驗很豐富呀?!?/p>

           倆人精神力強勁,周圍都是壓迫感滿滿的氣息。

           艾賽亞聽罷饒安的奉承,似乎是連一句回話都懶得回應,只用手中持著的西洋劍,朝著饒安就刺了過去。

           饒安坎坎的用自己手中的一柄鋼制傘,強強的抵擋,才沒被劍傷到。

           倆人你來我往,又戰了好幾個回合后,還是不分勝負。

           須臾,一旁觀戰的老者,又開口道;“一回合時間到?!?/p>

           這下,倆人才戀戀不舍的收手。

           艾賽亞停了手后,回頭就圖筱筱面色不太好,于是清冷的語調緩緩的說;“今天就到此為止吧?!?/p>

           呃,敢情這是沒玩過癮呢!

           都傷這樣還想戰斗,圖筱筱懶得吐槽,只皺了皺眉頭,才躍圍欄上了擂臺走到艾賽亞的身邊,垂眸看了看艾賽亞的傷,面色如常,口中卻不免憂心的問;“你怎么樣?”

           艾賽亞一眼就看出圖筱筱的擔憂,他想伸手抱抱圖筱筱,但是一只胳膊折了,另一只卻是滿手血跡,于是他只得勾了唇,勉強算是擠出一絲笑后,淡淡的安慰著言;“我沒事?!?/p>

           艾賽亞還在猶豫著怎么安撫圖筱筱,而圖筱筱卻已經伸手一把摟住艾賽亞的腰,口中低低的語;“你沒事就好,下次不要亂來了?!?/p>

           后背緊繃的肌肉,因為圖筱筱的這一摟,終于是放松了下來,還是忍不住的吻了一下近在咫尺的圖筱筱的發梢,聲音清冷,語調卻柔和的言;“別擔心?!?/p>

           倆人的互動,周圍幾人都看在眼中。

           饒安面色從容的下了擂臺了,走至饒思諾的身邊,與他對望了一眼,饒思諾了然的點了下頭。

           幾人中,也就饒莉莉見到圖筱筱和艾賽亞的互動后,滿臉的不可置信,被饒安敲了下頭后,才后知后覺的瞪了饒安一眼;“讓你找我朋友麻煩,被揍了吧?!?/p>

           他肩膀上的傷口看上去甚是可怖,但是他面上一點都不顯露,只淡淡的提醒說;“如果圖家小丫頭,日后真的選擇和艾賽亞王子在一塊兒的話,大抵要吃不少苦頭的?!?/p>

           這話,終于是提醒了饒莉莉,當她再度的打量,擂臺上相互關心著的倆人時,心中難得的憂心起來。

           +++

           須臾,饒思諾帶著艾賽亞他們去治療室了,偌大的擂臺場,一時只剩下了饒莉莉和莫爾倆人。

           難得的饒家二個哥哥,給了莫爾一個說話的機會。

           莫爾從進了繞家大門之后,就一直被故意無視,現下有機會饒莉莉說話了,一時卻有些躊躇。

           他本是有一肚子的話要和饒莉莉說,只是此番真的見到了,卻有些難以開口。

           一邊的饒莉莉似乎也是同樣的狀況,倆人都莫名的沉默了一會,最后還是饒莉莉先開口了;“那天對不起呀?!?/p>

           “沒關系,是我沒有護好你?!?/p>

           “不不不,是我的錯,我知道他們跟蹤我后,是我故意利用你惹他們生氣的?!?/p>

           倆人互相道歉道了半響,最后還是饒莉莉沒有忍住,噗的一聲笑了。

           莫爾見狀,也跟著輕笑了兩聲,待倆人笑完了后,莫爾才再度開口語;“現在見到你沒事,我就安心了?!?/p>

           饒莉莉聞訊就覺得有些不對勁,趕忙問道;“你要走了嗎?”

           莫爾點點頭;“莉莉小姐,你哥哥他們知道我的身份,他們不讓你們與我接觸,其實是對的?!?/p>

           饒莉莉面色不太好;“我交朋友,和身份有什么關系。你就因為哥哥他們,所以就不打算繼續與我們做朋友了嗎?”

           饒莉莉說到最后,顯然生氣了,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意。

           莫爾似乎也是掙扎了一下,卻還是道;“不是的莉莉小姐,和你們認識,我覺得很開心?!?/p>

           他言罷,上前一步,抬手按住饒莉莉的肩膀,原本的清雋的面色,帶著一絲痛苦,聲音暗??;“但是莉莉小姐,我真的不適合交朋友,所以放過我吧?!?/p>

           言罷,似乎再也說不下去了,放在饒莉莉肩膀上的手腕,無力的放下,接著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擂臺場地。

           饒莉莉自莫爾的身后,叫了好幾聲,但是莫爾走的義無反顧。

           饒莉莉急了,想去拉他。

           這時,屋外的饒思諾走了過來,一下子扯住饒莉莉的手腕,淡淡的言;“莉莉,這是他自己的決定,你拉不回來他了?!?/p>

           饒莉莉眼中裹著淚,瞪了饒思諾一眼;“就怪你們?!?/p>

           饒思諾哼了一聲,不置可否。

           饒莉莉心里還是難過,有種把朋友拋棄了的感覺。

           +++

           艾賽亞手臂上的傷,看著十分的嚴重,圖筱筱原本以為怎么著也要上恢復機吧。但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外傷只是簡單的包扎了一下后了事,反而饒安卻上了恢復機。

           原本圖筱筱想問下緣由,但是晚上的時候,饒家安排圖筱筱住在饒家的宅院中,而艾賽亞卻被安排住在外面。

           倆人晚上沒有了說話的機會,圖筱筱也壓下心中的擔憂,安心的住了下來。

           圖筱筱是和饒莉莉一塊吃了晚飯,接著又一塊兒洗了澡。

           等倆人一塊兒躺在床上,圖筱筱見到饒莉莉自從莫爾走后,就悶悶不樂的,就歪頭望了望她,才張口問道;“你和莫爾怎么了?”

           饒莉莉將來龍去脈講給她聽,圖筱筱聽完后,就不免問道;“那個,莫爾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他們都反對你們來往?”

           饒莉莉猶豫了一下,還是告訴圖筱筱道;“筱筱,你還不知道吧,莫爾有佤篩人血統?!?/p>

           圖筱筱不明所以,這個血統有什么說法吧?

           饒莉莉大抵知道圖筱筱并不明白這個佤篩人代表著什么,就起身,去了書房。

           圖筱筱跟著她的身后,就見到饒莉莉在書架上翻躍了半天后,找了一本書遞給圖筱筱。

           圖筱筱看了一下,封面上寫著,機密,宇宙中奇怪的血統人類解密。

           饒莉莉接過書,翻閱了一下,找到佤篩人的篇幅,指給圖筱筱看。

           圖筱筱疑惑的接過來看了一下,只見,書籍上詳細的記載著;佤篩族,宇宙中現存亡的佤篩族血統人不足十人,起因皆是因為佤篩族人其血液的特殊性,但凡佤篩族人,身體中的血液酶含量,比正常人類高至千倍,一般普通人類用之后,可以用于精神力覺醒和治愈傷口。

           圖筱筱匆匆掃了幾眼后,吃驚的張著小口。

           饒莉莉見狀,挑著眉頭說;“現在你知道了吧?!?/p>

           圖筱筱嗯了一聲,有點理解饒家哥哥們的考量了。

           她又將手上的書翻閱了幾張,在目錄的部分,見到一段文字,亞星王族的解夢者解密。

           圖筱筱一下子就來了興趣。

           早前的時候,本來說好,等執行者考試后,就去問艾賽解夢者的事情,但是過后忙著覺醒精神力,就給忘記了。

           她現在看到書上有關于這個的,就不免看了起來。

           一旁的饒莉莉也見到了,不確定的問道;“筱筱,你真的要看嘛?”

           圖筱筱一邊看,一邊嗯了一聲;“總比不明不白的好?!?/p>

           那本書中,對于亞星王族的解釋非常的清楚;亞星王族,宇宙聯盟中,最強大的王族之一,但凡亞星王族血脈,從出生起,就自帶精神力。但是因為太過強大,本身具有血腥的隱形的獸人血脈,所以責找配偶方面,十分的困難。

           因為獸人血脈以及隱形基因的影響,所有的亞星王族,在與配偶結合的第一次時,會因為控制不了強大精神力的外溢,而產生不小心殺死配偶的現象。

           為了緩解這種現象的發生,亞星王族,會在適當的年紀尋找適合自己的配偶,他們稱合適的配偶為解夢者,而稱自己為幻夢者。

           但是并不是所以的強者,都可以成為王族的解夢者,因為隱形的獸人血脈影響,找尋的解夢者,不但身體要契合,倆人腦頻率也要一樣合適時,才能稱之為,合格的解夢者。

           所有的亞星王族,一生中,遇到合適的解夢者的機會,渺渺無幾。有時為了血統的繼承,他們無奈只能找身體合適的解夢者來將就。

           但是因為亞星王族中的獸人血脈,這樣將就的解夢者,并不會得到應有的忠誠度,只有身體契合,腦頻率也契合者,才可以得到王族最高的忠誠度。

           圖筱筱看到這里,整個人都懵了,繼續看下來,書中描述;幻夢者對于完美契合的解夢者忠誠度,可以維持到,即便解夢者死亡,幻夢者依舊不離不棄。

           眉頭微皺,目光上移,圖筱筱瞅見到書頁一旁的一個數據庫。里面的數據分析很清晰的標注著,亞星王族完全契合的解夢者成活率,不足百分之五十。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