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之我的桃花空間

        第20章 唐桂花被整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唐桂花被下藥。

           低頭拿出針線,準備補補襪子的何彩霞,依然沒有看見二妹正鬧情緒的小表情,在她心里,二丫向來懂事,頭破以前更是從不讓她擔心,顧家又包容,雖然現在稍稍有點……

           “二丫啊,姐和你說句掏心窩的話吧,你可千萬別和媽他們說啊,這都是大姐自己想出來的,其實吧,咱家雖然兄弟姐妹多點,生活艱難些,但也不是沒有好處的,那等將來兄弟們出息了,咱們也能借上力不是?你對他們好,他們也會回報你的。雖然媽平時喜歡咋咋呼呼的罵兩句,可那不痛不癢的,你又不會掉塊肉,聽聽又有什么???你要是真給媽哄好了,等你嫁人時,媽也不會虧了你的?!蹦锛胰私o長臉,嫁出去的女人在婆家也有地位!

           何彩霞說完抬頭看看何彩云的反應。

           “……”

           黑暗的燈光下,她沒看清對方的諱深莫測,更不知道她的一番言論讓妹妹想起了上輩子的遭遇和不幸。

           更不知道她妹妹何彩云上輩子為家付出了一切,卻什么也沒得到,最終含恨離世。

           又看了幾眼,何彩霞見妹妹既無太大反應,便以為是聽的認真,看來是入了心了?!岸?,姐知道你心思重,可那畢竟是我們的親媽,母女哪來隔夜仇?她也是為了我們好,真要是有什么事,來幫你一把的還得是自己親人??!你信姐的,沒錯!”

           “……”

           沉浸在自己思緒里的何彩霞,沒有發現妹妹身邊的氣息突降,冷氣逼人?!岸?,咱家人都是懂得感恩的,你哥哥妹妹他們也頂多是調皮一些,可孩子嘛,還都是好孩子,你就包容些,你現在對他們好點,他們也會知恩圖報,將來你成家了,是離不開家里兄弟的提攜和幫助的,咱農村都不過死門日子,你多說兩句好話,兄弟們也知趣,還能忘了你?而且啊,我看咱家的三個兄弟,那都是能成才的料,呵呵,二丫啊,將來你就和大姐都等著享兄弟福吧!”

           “……”

           “二丫?二丫?咦?睡了?這孩子啊,我也是為了你好啊,你咋這么不上心,一點都不懂事呢?哎!還是以后再慢慢教吧!怎么都是關乎你后半輩子榮辱的大事!”

           “呼呼……”何彩云閉著眼睛裝睡,只為不想再聽大姐的嘮叨,她雖理解大姐的感受和想法,但她已無法再感同身受,而心中的仇恨也放不下,更不想再在他們身上浪費感情和時間,這幾個家人,除了大姐何彩霞以為,她是不打算再親近任何人了。

           她,遲早是要離開何家的。

           聽著大姐的呼吸聲漸漸趨于平靜,何彩云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然后不由得再次心酸,“如果能有一個只疼我一個人,只愛我一個人的人,該有多好???”

           何彩云閉上眼睛,壓下頭暈惡心想吐的感覺,盡量讓自己的心緒平靜,減少身心壓力。

           ……

           忙忙活活又是一天。起得比雞早,干得比牛累,不按時吃藥,也不按時休息,半夜還要偷偷去空間里干點私活,于是,某人華麗麗的再次放躺了。

           前一天的高燒還沒有完全降下來,今天又中暑了,何彩云照例沒有吃晚飯就回屋睡覺了。

           迷迷糊糊間,感覺到大姐上炕給她掖了掖被角,她蹭蹭枕頭,伴著姐姐熟悉的體香準備再次入睡。

           與周公的棋才走了半盤,何彩云就被“砰”的一聲踹門聲驚醒了,何彩云頓時發蒙?!咎彀?,這個母老虎,不會又要來那出吧?今天老娘心情可不爽,母老虎要是不識相,非要挑釁,那她可不會再向上次那樣簡簡單單的放過她了?!?/p>

           唐桂花雖然來意不算善,但還真不是半夜找人發泄來了。

           因為最近她報了仇,攆走了死對頭,心情正美著,所以有種“轉正”了的感覺,“這從此以后,何家村可就是她唐桂花一個人的天下了”,所以今晚她只是來交代任務的。

           “哎媽呀!”

           本來心情正舒暢的唐桂花,被炕上兩個突然翻身而起的孩子給唬了一跳。拍拍胸脯,質問道:“作死???嚇死老娘了,你們兩個懶貨,才幾點啊,就都躺下了?活都干完了嗎?”

           “沒事,沒事,二丫,沒事啊,是咱媽!”驚嚇中的何彩霞一見進門的是自己母親,便趕緊恢復心神,拍拍還在病中的二妹,怕嚇著她?!皨?,你咋還不睡呢?你要干啥???”

           唐桂花沒有理會被她的突然襲擊給嚇壞的女兒,只兀自盯著何彩云道:“二丫,家里現在就你最閑,明天你去多挖點野菜,再釣幾條魚回來,我打算后天去你姥姥家一趟,看看你三哥和彩霧,最重要的是你姥姥就好那口,你作為她親親的外孫女,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記住了,多挖點啊,別整的摳搜的,那是你親姥姥,多賣點力氣??!”

           “媽,二丫病了,明天還是我去吧!”何彩霞心疼二妹,想著要替二妹和母親分憂。

           “呸!病秧子,天天都有事,熊樣吧!”唐桂花不高興的狠狠瞪了何彩云一眼,然后回頭對著大女兒吼道:“缺心眼啊,你上山了那家里活誰來干???你老媽我最近正養傷呢?渾身不得勁,不想動,最近家里活就都你們姐倆包了吧!”

           何彩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一句話,身體本就難受,更不想理那頭母老虎,雖然很想問一句“家里活你什么時候干過?”但她還是忍住了。

           既然那個“苦口良藥”沒讓她消停下來,那她不介意把空間里的巴豆雙手奉上,看來明天去不了婆婆家了。

           何彩云的眼中閃過一絲凌厲和陰狠。

           “可,可是……”

           “可是啥?就這么說定了!”唐桂花強勢的打斷了何彩霞未完的話。語氣再次強硬的下著命令:“二丫,明天活干的明白點,你姥姥愛吃啥你都知道的,我告訴你啊,你明天別想再在炕上給老娘裝病啊,不然老娘就讓你真病,哼,成天就知道裝相,發個燒,中個暑,多大點事兒???”死不了,就得給老娘干活!

           唐桂花噼里啪啦地說完,又狠狠瞪了姐倆幾眼,待二人都低眉順目的同意了,才甘心離開。

           寂靜無聲的半夜,何彩云實在是難受,便趁著大姐熟睡時,偷偷躲到空間里瞇了會,感覺身體好多了后,才出來睡后半夜。

           第二天何彩云感覺身體沒啥大事了,只是點小暈對她來說應該不要緊,便背著籮筐又上山了。雖然她空間里還有野菜,但她可不想把已經染上靈氣的野菜給那些白眼狼吃,那些好東西她可是留給公公婆婆的。

           何彩云這人兩輩子都改不了的臭毛病就是馬虎大意。其實對于退燒、解暑、降溫的草藥她知道很多,可是馬馬虎虎、得過且過的她,寧愿上山挖野菜,也不喜歡多走幾步去采藥。

           對,說白了,就是何彩云她特別怕吃藥,她可以吃苦,甚至吃虧,唯獨最怕吃藥。就連上次頭破時,老王爺爺給她開的藥,其中也有一大部分被她偷偷倒掉了,可即使有空間罩著她,她的傷也拖了很久,到了現在,也依然反反復復的不見痊愈。

           何彩云上山后,特意把“別有洞天”收拾了一番,打算等明后天身體差不多康復后,就把公公帶過來,給他個驚喜。

           這個年代,不論城市或農村,大部分人都吃不飽,公公婆婆要是知道這些東西都是她一點點攢下來的,而且這個山洞又是無主的,他們肯定能接受。

           至于為什么不往自己家拿?她都有話來說,而且她相信,經過前幾次的鋪墊后,他們已經腦補過她和家人的關系了,總之說辭她都想好了,肯定能讓公公婆婆安心接受她的“禮物”。

           ……

           “哎……”這TMD過的是什么日???

           唐桂花上桌后,看著桌面上依然慘慘淡淡的菜色,不高興地嘆了口氣。

           “媳婦,咋了?吃飯???”何家樂最近的脾氣很好,好得幾乎到了可以說得上是沒有脾氣了。

           唐桂花聞言,“啪”的一聲放下筷子?!俺猿猿?,吃什么吃???你也不看看這都是些什么玩意???連個葷腥都看不到,這一天難受的要死,結果還沒有口可心的吃食,這樣讓我怎么養傷???”

           “呃……媳婦,要不,一會兒給你煮個雞蛋吧?雞蛋大補,對身體好,你吃點那個好的快!”何家樂雖然很想說“你其實早就好了,一點病痛都沒了!”,但最近唐桂花給他的積威太深,他不敢說實話,只好依舊喃喃討好著。

           “雞蛋?”唐桂花看看丈夫,然后給了他一個贊賞的眼神,語氣放緩道:“當家的,雞蛋咱家是沒有了,上次都讓二丫生病時給偷吃了,你去你媽那給我要幾個來吧。呵呵,你不說我還沒想起來,你這一說,我倒是真有點饞了,那你現在就去吧,我現在就想吃了?!?/p>

           門外正偷聽的何彩云,聞言心情頓時不虞,真想進屋給某人兩撇子,太不要臉了,她什么時候碰過唐桂花你半個雞蛋?這謊撒的,臉不紅氣不喘,看來平時這老貨沒少拿自己作伐子。她上輩子就莫名其妙的幫她背過無數次黑鍋,今生某人可真是一點不長臉。

           聽了唐桂花的話,最無奈的其實不是何彩云,而是提起“雞蛋”的何家樂。他此時真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縫上,他怎么就那么欠,沒事提什么雞蛋呢?這讓他怎么和他老娘開口?“哎……”搖搖頭,不敢恨眼前的老娘們,何家樂只能恨死自己的破嘴了。

           “怎么?不愿意?”唐桂花見丈夫像沒聽見一樣的愣在椅子上,便冷笑著瞅瞅他,傾身準備著,要是他敢說個“不”字,她就劈了他。

           回過神來的何家樂,一見媳婦寒光四射的眼神,頓時渾身一激靈,【不管了,老娘再可怕,也沒有以打人為樂的媳婦可怕】,“啊,沒……沒有,愿意,我愿意,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您等著,我這就去???”

           于是何家樂不等媳婦反應,立刻起身、飛速離開,到老娘家給媳婦要雞蛋去了。

           站在門后陰暗處的何彩云,見父親那如此沒出息的身影,面上無一絲同情,只余不屑。轉身不再理會他人,她今天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她家的母夜叉――唐桂花,她可是給她準備了好東西,又怎么會錯過即將開場的好戲呢?

           “咦?甜的?媽,你快嘗嘗,今天的開水是甜的,是糖水??!”向來萬事不理的何家老大何向陽,本來他沒有管任何人,反正最疼兒子的母親,煮雞蛋時是不可能會忘了他的,所以他兀自夾起菜來簡單的吃了幾口,先墊墊胃,并沒有吃飯,當他吃咸了,拿起自己被子喝口水時,突然驚喜的發現今天杯子里準備的竟是糖水。

           雙胞胎老二,急脾氣的先于母親拿起杯子,待他嘗過之后,同樣高興的跟母親強調?!皨?,大哥說得沒錯,真的是糖水??!”

           “嗯?是嗎?”聽兩個兒子都這么說,唐桂花將信將疑的端起自己的杯子,輕輕抿了一口,“咦?真的是甜的??!”

           待確定杯子里的確是糖水后,唐桂花不再說話,咕咚咕咚的兩口就全干了。喝光后,唐桂花有些不高興地道:“這倆丫頭,太奢侈了,因為信任她倆,才把廚房交給她們的,可現在怎么能這么做呢?白糖那么貴,怎么能說沖水就沖水了呢?”

           唐桂花越說越生氣,“啪”的一聲撂下杯子,沖著大兒子喊道:“老大,你去廚房看看,看那倆死丫頭是不是在廚房偷喝糖水呢?要是真偷了,就給我拿過來,女孩子家家的,手腳不干凈怎么行?再說了,女孩子吃多了糖會胖的,胖了還怎么找好婆家?”哼,明天就把白糖都藏起來。

           其實也就是今天情況特殊,何彩云才動了白糖的念頭,不然平時她和她大姐,是連碰都不敢碰一下的。平時唐桂花看糖罐子看的嚴,心里也有數,糖罐子要是少了一點點她都能發現,那到時候,等待她倆的就絕對是一頓暴打了,想跑都跑不了。

           “對對對,就是,我媽這話說的對,女孩子吃糖干什么?媽,我和大哥去看看,要是真讓媽你給說中了,我和大哥就替她倆分擔了吧?!闭f完就拉著大哥一溜煙跑了。

           “臭小子!”唐桂花滿臉寵溺的笑罵道,這倆臭小子,當她不知道他們是去喝糖水的?“真是的,我這個當媽的,還能和自己兒子搶糖水喝?”

           唐桂花自己坐在桌前待了一會,等了半天也不見倆兒子回來,至于丈夫,那更是不知道啥時能回來了,等得心煩的她,無聊地拿起筷子,夾了兩口眼前的炒青菜,又趴了兩口大碴粥。

           “嚶……”

           唐桂花嘴里的粥還沒有咽下,她就突然捂著肚子,發出痛苦的呻吟。

           “嗯……”

           強烈的絞痛,疼得她五官都揪在了一起。

           “哎呀!肚子好痛??!”

           唐桂花不知道怎么了,肚子竟然莫名其妙的擰著勁的疼。再說她也沒碰到什么臟東西???

           “媽呀……真TM的疼??!”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