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之我的桃花空間

        第65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65章云再顯神威,第二波打手被俘!

           何彩云臂彎里挎著個小籃子,晃晃悠悠地溜達。

           剛才下山時,她路過蘆葦溝,正巧有一堆野雞蛋被眼尖的她見到了,于是下手半點不留情,二十幾個超大個雞蛋,被她掃蕩一空。

           如此月份,大部分野雞都已經停止產蛋,所以今天能碰見如此幸事,何彩云很開心。

           “大伯家4個,二伯家4個,小姑家孩子多就留5個吧,爺爺奶奶兩個,哎,空間市民越來越多,剩下的就都留給他們吧!”

           “武大郎武大郎~~~挨豬打……挨打了挨打了挨豬打了……”何彩云哼著后世惡搞版大長今,挎著籃子打算先去大伯家。

           “咦?”一錯神的功夫,何彩云“嗖”的一下閃進了小巷子里,偷偷探出半個小腦袋,躲在暗處看戲。

           “向陽,回去以后,好好和你|媽談,不要因為我而傷了你們母子之間的和氣,別讓我跟著傷心,好嗎?向陽,我心疼你!”

           “小鳳,你真好!你放心吧,就是為了你,我也會保重自己,而且我要盡力爭取,我一定會給你個生活無憂的將來。小鳳你是我的真愛,我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的?!?/p>

           “向陽,你真是個好人!”

           “小鳳!”

           “最近怎么走哪兒都能遇見‘奸|情’呢?”何彩云大致掃一眼,就知道那倆人是她大哥和未來大嫂了。二人黏黏糊糊的程度,一點也不低于父親和小三的黃昏婚外戀。

           八月金秋,果然是奸情遍地生花的季節??!

           她的傻大哥――何向陽,絕對猜不到,此時他的“真愛”已經懷孕一個月了,而且將會在婚后不久,就帶著孩子和奸夫跑了,他則成了何家村幾年內最大的笑話,被人叫了半輩子的“王|八|陽”。

           未來準大嫂:賈小鳳,18歲,1米65的個子,身材修長,比何向陽大三歲,五官深邃,皮膚白皙,不是清純甜美型,而是冶艷性感型,說話聲音很嗲很假,性子扭捏做作,婚后,有什么事都喜歡鼓動丈夫出頭,她則在背后掌控全局。

           賈小鳳特別討厭農村人(雖然她自己也是農村人),除非是個有學問的農村人,才能堪堪跟她說上幾句話,平時對待鄉里鄰居都是帶搭不惜理的,覺得人家沒素質。

           上輩子賈小鳳就是帶球進的何家門,當然一開始誰都不知道。雖然她的外貌一直被唐桂花詬病,但由于何向陽以死相逼,最后唐桂花無奈妥協,勉強同意了她進門。

           新婚夜,心機深沉的賈小鳳騙過了童子雞丈夫何向陽,婚后不久就傳出懷有身孕的消息。

           最可恨的是,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懷著別人的孩子嫁進何家,行事不但不謹小慎微,還愈發猖狂,仗著別人不知詳情,挺個肚子要這要那,指使這個指使那個,唐桂花雖性子潑辣,但為了她的嫡長孫考慮,她一切都忍了。

           唐桂花雖為了大孫子忍辱負重,但最后卻沒成想,白白胖胖,早產而生的大孫子,剛剛幾個月大,兒媳婦就帶著他跟奸夫跑了,臨走只留了封信,說明孩子不是何家的種,她心懷愧對,所以抱著孩子跟孩子親爹走了,希望何向陽從此以后忘了她,重新生活。唐桂花被氣得差點得心梗。

           后來的后來,大家才知道,原來賈小鳳的奸夫是個城里人,去她們村子拜親訪友時,遇到了賈小鳳,二人一見鐘情,便有了孩子,結果“城里人”春風幾度后,回了老家了無音信,獨剩下賈小鳳揣著球,不知所措時,何向陽這個冤大頭忽然出現了。

           賈小鳳期間雖然如愿以償的帶著孩子和奸夫回了城里,但結果卻不是很好,“城里人”留下孩子另娶了富貴人家之女,把無依無靠的她給拋棄了。

           賈小鳳最后的結局如何,她雖然不知道,但何彩云猜,她這樣好高騖遠、嫌貧愛富的殘花敗柳,應該也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種什么因,得什么果!

           不作就不會死!

           “何向陽,其實不需要我出手,你自己就能毀了你自己一輩子!”

           老天雖然給了何彩云重生的機會,但她除了報仇,并沒有想過自己的感情歸宿。

           其實對于很多女人來說,也許終身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是首要考慮,但自從知道小志(傻丈夫)這輩子早亡后,她就再沒有想過這個婚姻歸宿問題,也或許是,她不敢奢望。雖然她告訴自己,這輩子要改變,要堅強,要自私些,要對自己好些,但她心里,其實卻依然是自卑的。

           “自卑”這個嚴重的問題,她以后可能會想到,或學著改變,但現在,她還沒有發現并正視它。

           ……

           傍晚,吃完飯的何彩云,抱著小白捋著胡同消食,忽然,小白從她的懷里一躍而下,倏地竄到了余寡婦家門口。

           “吱吱……”我撿的。

           小白抓著個手絹包,炫耀地沖著她搖搖。

           “什么呀?”

           何彩云好奇地接過,打開一看,“哇塞”,整整一沓的票票。

           “讓我看看都有啥啊,糧票、布票、油票、自行車票……”

           “吱吱……”我們發了?

           “在人家家門口撿東西……不太好吧?”何彩云緊緊攥著手里的東西,含蓄的意思意思問一下。

           “吱吱……”你要還回去嗎?

           “這個……”

           “東西呢?”

           正當何彩云與小白躊躇著,到底要不要把東西還回去時,忽然屋里傳出了刺耳的女高音。

           “吱吱……”完了,被發現了!

           何彩云同樣喪氣地對著小白說:“所以說,拾金不昧是華夏美德……”

           “我的親親小心肝啊,我真的帶來了!”

           何彩云緊握著票票包,還未等推門進院,就聽見了男人的聲音,而且是股似曾相識的男音。

           “余寡婦家無兒無女,怎么會有男人的聲音呢?”帶著這個疑惑,何彩云順手把票票包塞進了自己的褲兜里。和小白緊靠著,躲在門后偷聽。

           “騙人,那東西呢?哪去了?”

           “不知道??!我,我真是冤枉啊,我真的給你帶來了!”

           “TMD,你個超級大騙子!你個何家村的敗類,欺負我孤身一人,無依無靠是不?欺負我無兒無女,沒人撐腰是不?”

           聽到此處,何彩云與小白對視一眼,何彩云摸摸褲兜,心里內疚一小下,“占個寡婦的便宜,不好吧?”

           小白也猶豫地看看她,又看看她的褲兜。

           “心肝,我的親親小心肝啊,我真沒騙你啊,我剛才出門時,還檢查了呢,那時還在的,就是不知現在怎么找不到了?!?/p>

           “何祖玉,你個王孫子,你TMD上老娘床時,怎么不說找不到我門呢?老娘TMD沒名沒分跟了你這么久,你竟然敢騙我?”

           “咦?”何祖玉?不是三叔公家的五伯伯嗎?有老婆兒子的那個?上寡婦床?又一對偷情的?

           何彩云雙手緊緊按住褲兜,看著小白,“不義之財?就當是我們交給了黨,然后黨又賞給了我們吧?我們這也是為打擊犯罪做貢獻!”

           “吱吱……”劫富濟貧也是美德,我們是貧,我們需要接濟。

           “對!”何彩云重重點頭,贊許地拍拍小白的腦袋,“我們是貧,我們需要接濟!”

           “說,是不是你家母老虎發現了,不然就你給我拿出來!”

           “不是,哎呀,親親,你就別瞎猜了,我婆娘她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真的帶出來了,那些可都是她的私房錢,一被我發現,我就給你偷來了,真的,我對天發誓!”

           “可是,空口無憑,我憑什么相信你?”

           “親親,那也許是丟哪了,沒事,下次的,我回去再給你偷點行不?”

           “嗯?不好吧,你家日子也不容易!”

           “哎,那你這,一個人,不是更不好過?小親親,阿玉心疼你,舍不得你受苦??!”

           “哦,我的阿玉!”

           “哦,我的心肝!”

           何彩云超強的耳力,聽著二人雖然不再說話,但已經開始有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了,和“漬漬”的親|嘴聲,便一邊抱著小白,一邊瀟灑地拿出兜里的票票包,心安理得地扔進了空間,占為己有。

           “小白,咱們家是大人做主,這包好東西,晚上就交給大人處置吧!”

           “吱吱……”沒出息的女人!

           “錯,我這是有自知之明!”

           家要交給有能力的人來當,何彩云十分知道自己的幾斤幾兩。

           某廠花雖然現在與他們分隔兩地、相距甚遠,但因為空間這個媒介在,所以他們倒是可以在空間里相聚,可以零距離見面,只是唯一一點不好的是,出空間的位置,就是在進空間的原地。打哪進,就打哪出!

           ……

           過了兩天,何家果然再次發生了劇烈爭吵。

           原因是唐桂花沒有相中賈小鳳的外貌,嫌棄她長得太過妖嬈,不像個本分人,怕大兒子養不住她。

           結果毫無意外的,何家老大何向陽,非常爺們的絕食抗議了,以死相逼,不讓娶賈小鳳,他就終身不娶,要跳河自殺。

           何彩云笑看著這場精彩的鬧劇,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也沒像何彩霞、何彩霧那樣選擇站隊。

           因為她知道,一來,她的意見對于唐桂花或何向陽來說都不重要;二是,無論如何,何向陽都是唐桂花疼寵的大兒子,是她給予養老希望的長子,所以,無論他們站在誰的那邊,最后都會兩不討好。豬八戒照鏡子,里外不是人!

           既然吃力不討好,那她何必多此一舉呢?

           最后唐桂花實在心疼兒子,無奈之下,只好勉強答應了賈小鳳進門。

           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種人,一邊沒臉沒皮,一邊長著二皮臉,賈小鳳就是這種。

           在何向陽好不容易、尋死覓活之下,終于讓唐桂花同意了他們的婚事后,賈家開始鬧事了,彩禮又漲價了,要68塊,說是又順又發,是個好兆頭,結果可想而知,又是一次“世界大戰”。

           這人要是不本分,她怎么就都消停不起來。

           彩禮雙方以38元達成協議后,訂婚第二天,賈小鳳又得寸進尺的要求,結婚必須住新房。

           在這個年代,能吃飽穿暖就已經很不錯了,這非要住新房的新娘子,的確是有點強人所難。

           這下可真是把唐桂花給愁壞了。

           她也想給兒子風光大辦,可無奈家底薄???

           這大女兒結婚那前,她雖然是要出了60塊錢的彩禮,并且大女兒結婚時她也沒給人家,自己留下了,但她大兒子訂婚、結婚,樣樣都要最好的,那都是錢啊,就現在剩下的小家底,她還有兩個沒結婚的兒子呢,怎么辦?

           這蓋新房誰都喜歡,可并不是誰家都蓋得起的???

           這些年,他們家一個掙整個工分的都沒有,幾乎都是半拉子,他們之所以生活不成問題,還都是她聰明算計的結果,現在大兒媳婦張羅著要新房子,她到哪弄錢去呢?

           作者有話要說:我有一次特傻,正走路呢,忽然看見街上一小沓錢,是散開的,有的還被風吹走了,一堆人瘋搶,其實我也想撿來著,可是俺不好意思啊,于是一邊說著:“一會人家就來找了,別撿了,人家一會就來找了!”

           結果沒一個聽的,都在那悶頭撿,撿完就跑了。

           人都跑了后,我看著空蕩蕩的地面,很后悔,TMD ,裝什么燈?想撿就撿唄,等人家都撿完了,我又在那后悔!無恥??!無恥!

           后來我剛過了馬路,就從我身邊跑過倆人,喊著:“好像就丟這了吧,剛才我就在這掏的錢???咋沒有呢?

           好家伙,雖然俺沒撿,但俺有這么想??!于是俺心虛加臉紅的無聲遁走了。

           咳咳,看完的親,千萬別說那錢是你們誰誰丟的??!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