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恬妻狂想娶

        第三十七章 不動則罷,動者必死

        恬妻狂想娶 范妃妃 4482 2023-07-14 20:0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啪”楚嬌嬌想也沒想就沖了過去扇了安夜一記耳光,恨不得使出吃奶的勁兒,滿臉的淚痕。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周密上前拽回楚嬌嬌,生怕安夜一個憤怒就把他未來的媳婦給弄死了。

           安夜的臉輕輕的歪著,抬眼看向楚嬌嬌,眼底陰沉,卻破天荒的再次垂下眸子沉默著。

           “NMD,安夜,你不是說能保護好她嗎?為什么剛剛一個電話還好好的,下一秒人就特么在醫院里。你先是害死她媽媽,她媽媽是這個世上她唯一的親人,你知不知道,你利用這點來傷害她,最后還害死了她媽媽?!?/p>

           “可你偏偏還要將她栓在你的身邊,可憐她失憶了。你說過會讓她幸?!,F在呢?”楚嬌嬌越說越激動,幾乎是梗咽著說完的,到后面就已經再也說不出來,只是很傷心的哭著。

           “帶著你的女人滾!”安夜閉上眼睛,這是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挨打,這樣的啞口無言。她說的都很對,是他沒有保護好她,口口聲聲說過要護她周全,卻一次又一次讓她陷入危險之中。

           周密在楚嬌嬌的頸部用力砍下一掌,抱著昏睡過去的她坐在長椅上,并沒有選擇離開。

           三個小時后

           手術室的燈滅了。

           尚逸軒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臉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安夜看到他的表情,心狠狠的抽了一下。

           “命還真大,救過來了。不過...”

           “不過什么?”安夜的心緊著

           “做好可能成為植物人的準備!”

           “...”

           在場的人都沉默了,是啊。那么重的傷,兩次腦部受創,能活著就已經是奇跡了....

           安夜眼里先是憤怒,最后全是愧疚。他的腳像灌了鉛一樣,明明幾步之遙就可以見到她,他卻仿佛走了一個世紀一樣漫長。

           他走到床邊坐了下來,木納的看著床上插著一堆管子的小女人。她才二十歲,遇見她后幾次經歷生死。

           看著她慘白的小臉,安夜伸出手撫摸著。

           寶貝,你能醒來嗎?醒來好嗎?還記得嗎?小時候你還親了我,那時的你有多可愛知道么?是你??!是小小的你,溫暖了已經走向黑暗的我,醒過來好嗎?我會告訴你真相的,再也不會欺負你!

           即便她遍體鱗傷,他仍要她伴隨左右!

           楚嬌嬌猶豫過度傷心,再加上周密那一掌屬實太狠,已經住進了隔壁的病房。

           “即便醒了過來,她恐怕也不會在你身邊了?!鄙砗髠鱽砩幸蒈幍脑?,安夜垂著眸子。

           “血塊已經被沖開了。醒來后恢復記憶的可能是百分之七十。還有一種可能是她會再次忘記你!”尚逸軒也不等他說什么便轉身離開,這種痛,他懂!

           寧夏,即便你記得了,或是再次忘了我,那又如何?

           ****************

           "MD!是誰讓你動她的!”戰宇澤像只憤怒的獅子,雙目緊緊盯著被他踹倒在地的阿耀,雙眸恨不得將他吞沒。

           “澤少。這是讓安夜松懈的最好辦法,而且這個女人不能活!”即使是死,他也要殺了那個女人。他是被澤少從死人堆里救出來的,命早就是他的了。

           澤少為了報仇,吃過太多苦。也固然知道澤少心里有紅顏,可是自古以來紅顏是禍水。他怎么可能會讓一個女人破壞了澤少的大事,這個罪他承擔!

           “你走吧!我的身邊不需要擅自做主的人?!睉鹩顫砷]上眼睛,心里抽疼著。他的心思,他知道??墒沁@一次他不能容忍,千辛萬苦找不到,無意中找到了,他怎會允許她再次消失,而且是徹底消失....

           “不,澤少。我的命是你救得,我甘愿為你辦事。我不會走,別趕我走!”阿耀抱著死的心態,卻不想他趕他走。

           “我不殺你,不是因為我不忍心。只是我不屑,不屑殺一只螞蟻。走!”最后一個字,帶著不可違抗的怒氣,狠狠地砸在了阿耀的心上。

           半晌,阿耀離開,這一次的離開,他要她徹底消失,哪怕自己也會死!

           ************

           “呵呵。有個沖動的手下就是不一樣,那就先看看戲,看看你們會怎么玩下去!”夏晨收到這個消息后,笑得異樣的好看。

           沛兒,有人居然不自量力冒充你。的確不該活著!

           安夜,這個時候你該無暇顧及其他了吧....

           夏晨看著床上的女孩,露出少見的溫柔,伸手撫摸著女孩的臉,眼里全是寵溺。

           *****************

           “夜少,人抓到了。他想要再次下手,現在關在地下室?!庇白勇曇粲肋h是平靜淡淡的,仿佛與世無爭。

           “我親自動手!”安夜掛了電話,眼里布滿戾氣,身上散發出殺氣,讓屋子里的空氣變得異樣的冷。

           “給你兩天時間,把舞沛兒給我找到。我要讓夏晨比死還痛苦!”安夜撥通了肖安的電話,聲音陰沉、無情,如同地獄出來的修羅般。

           安夜看著病床上的寧夏,臉上的戾氣慢慢變淡,凝視了一會,在她額上落下一吻轉身離開。

           “幫我看好她!”安夜來到尚逸軒的辦公室,雖然病房門口有人守著,但他終是不放心。

           “如果你心系的人也落得如此下場你會如何?”安夜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時站住扔了一句話給尚逸軒。

           “等著好消息!”扔下這句話安夜便離開。

           尚逸軒不解地蹙了蹙眉,隨即臉上呈現驚訝之色。

           *********************

           地下室

           男人嘴角勾出淡淡的笑,此時的笑容配上陰暗的環境如同暴風雨前夜。

           影子知道,堂主這樣的的笑便是真的怒了。哪怕親娘出來,也阻止不了他嗜血的行為。

           阿耀跪在地上,看著眼前的男人,心里不由地一顫,心理素質很好的他開始膽怯。

           安夜身上散發出的戾氣,濃重的熏染著空氣中,使得空氣變得異常詭異。他強大的氣場壓得其他人喘不過氣來,此刻的他,笑得越發詭異。

           “知道為什么我一直都沒有動手嗎?”安夜看著微微發顫的男人,臉上一抹不屑,語氣淡淡的,越是平靜越讓人猜不透,多了一絲窒息感。

           “因為我不屑跟一個只會在背地里搞小動作的私生子動手,他要怎么折騰我就陪他玩?!卑惨鬼新舆^一絲玩味。

           “當年他奈何不了我,如今也是一樣。但是現在不同了,他動了不該動的人?!卑惨拱淹嬷种械臉?,并沒有抬頭看他一眼,也不在意他是否回答,自言自語著。

           “聽說當年他是在草原中救了你,狼群里爬出來的孩子還真是命大呢?!卑惨沟捻袧u漸變得陰狠。

           如果非要說自己的身上有著逆鱗。那他的逆鱗便是寧夏,不動則罷,動者必死!

           - - - 題外話 - - -

           親親們你們覺得夏夏醒后要不要變回從前呢?我們女主有點小命苦了妃妃要么不虐,要目虐到最痛寶寶們記得收藏哦這樣會鼓勵妃妃更加努力的呢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