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恬妻狂想娶

        第一章 我真的沒有害她

        恬妻狂想娶 范妃妃 4028 2023-07-14 20:0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Z市一家知名的酒店內,一場名媛的生日宴會。寧夏感到的時候就酒店內三三兩兩的人?!魚差一點就遲到了?!瘜幭牟皇莵韰⒓友鐣?,她是來演奏鋼琴的。

           跟酒店的經理打過招呼她就來到了大廳的白色鋼琴前,優雅的坐在了椅子上。這是她的工作,她也熱愛這份工作。單親長大的她沒有別人家的好條件,所以她只念完了高中。鋼琴是從小就學會的,她告訴媽媽,以后就要用這雙會彈琴的手來照顧母親。她已經工作了一年了,基本上Z市的酒店她都去過。今天這家酒店的經理告訴她,一位千金突然改了酒店來這里慶生,電話打得太突然,差一點讓寧夏來晚了,還好趕上了。

           寧夏已經進入了狀態,先是彈了一首《獻給愛麗絲》。酒店內的賓客漸漸的越來越多,但這一點都不會影響到寧夏。她只負責把最美的歌曲彈奏出來,為party增添氣氛。纖細的手指在黑白鍵上的翻飛,聲音如珠玉落于盤中,無限余音,耳中不絕...

           一曲完畢后寧夏又彈了一首《天空之城》,完畢后寧夏中場休息來到了洗手間.走到洗手間的門口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告訴母親今晚工作會晚回去,直徑走進衛生間。伸手推開一間門,眼前的一幕讓她差一點尖叫出來。一個女子滿頭是血的半躺在地上,頭靠在了隔板上。寧夏上前推了推倒在地上的女子,女子并沒有一絲回應。寧夏心想該不會死了吧?!于是將手指探在女子的鼻子前,還好,還活著。正當寧夏準備求救的時候,一只大手像拎東西一樣從后面把她拎了出去。讓寧夏嚇了一跳尖叫了出來。

           “啊???”寧夏嚇了一跳,把她拎出來的是一個男人,棱角分明的輪廓陰沉著怒視著她,抿著唇又轉身看向倒在地上的女孩。沒有理會楞在一旁的寧夏,一把把地上的女孩橫抱起來跑向外面。寧夏對突如其來的男人感到莫名其妙,心想反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既然那個女孩有人管她就不操心了,轉身走出去要繼續彈琴。

           出了衛生間的門口,寧夏就被兩個穿著類似于爆表的男人扣了下來。

           “你們干什么??有什么事么?”寧夏看著兩個男人抓她的手臂,今天真的是夠讓她驚訝的了,都什么跟什么????兩名男子并沒有松開的意思,拖著她往出走。

           “你們是誰?放開我?你們要帶我去哪?快放手!”寧夏慌了,可是怎么掙脫都掙脫不了。她嚇到了,也不管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他們,不停的掙扎,不停的喊叫。

           場內的人都向她投來異樣的目光,誰都沒有上前幫忙。有的人好心想上前問問怎么回事,卻被人攔了下來。

           “你不要命了,夜少要的人你也攔?這女的應該是得罪了夜少吧。呵呵”

           “聽說夜少的未婚妻被這女的打暈了,太慘了。這下可好,這女的恐怕活到時候了!”

           “這個女孩看著不像是那樣的人???!我見過幾次,參加朋友的宴會,她都是在那靜靜地彈琴?!?/p>

           “這年頭,人心難測,咱們還是別管了,免得惹禍上身??!”

           寧夏看著場內的人,沒有一個出來幫她,反而都是抱著看好戲的態度盯著她。她越來越無助越來越害怕,把目光投向酒店的經理,可是經理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你們要帶我去哪里?你們是誰?憑什么抓我?放開我,我要報警,放開我??!”寧夏不斷的掙扎。兩名男子不理她也沒有松開她。無論她怎么掙扎,就是不放手。

           除了酒店,寧夏被塞到了一輛黑色商務里。車子快速啟動,男子嫌棄寧夏太吵,一手打在了寧夏的頸部,寧夏昏了過去。

           ***********************************************************************

           寧夏再次睜開眼睛,脖子鉆心的刺痛讓她清醒了不少。寧夏看到自己被關在了一個封閉的小黑屋,不知道是哪里,沒有窗戶,沒有通風口。她害怕的站了起來,不斷的摸索摸到了墻開始不斷的尋找燈的開關。開關沒摸到,卻摸到了門,可是門已經被外面的人鎖上了。

           “啪啪啪”寧夏不斷的拍著門。她一定要出去,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如果不回去,媽媽一定會擔心死的。

           “有沒有人,開門???放我出去!”寧夏拍了一會,累了,索性就坐到地上。估計是不會有人給她開門了,這么喊叫也是白費力氣。對了,手機。

           寧夏把全身的口袋摸了個遍,也沒有找到手機。KAO~~手機也被他們下了。這該怎么辦?媽媽肯定擔心死了。寧夏眼底竟是委屈,眼里的晶瑩就要掉了下來。門開了,屋子里也亮了起來。寧夏對突如其來的光極其不適,眼睛閉上。再次睜開,映入眼前的是一名男子。

           是他?就是在衛生間里的那個人!抓我的人是他嗎?為什么抓我?該不會認為我是兇手吧?!

           “為什么抓我過來?”寧夏警惕的向后蹭了蹭,盯著眼前這個‘大個’男子

           “你為什么害她?”男人的眸子充滿了憤怒的看著眼前這個讓她感到厭惡的女人,目光恨不得將她活生生的吞掉。

           “我沒有,我只是進去方便。進去之后就看到她躺在地上。真的不關我的事!”寧夏本來很理直氣壯,可是被男人深沉的目光盯的語氣越來越弱,聲音越來越小。該死!她沒有做過,為什么要怕他。

           男人瞇著眼睛盯著她。哼!真是嘴硬,和她的母親一樣令人討厭。死女人,要報仇竟敢報到他頭上了。真當他是死了的么?!

           “你當我安夜是那么好騙的?死女人,不想死得太難看就給我說實話,打上冉冉之前給她喝了什么?”安夜恨不得將眼前的女人撕碎。雖說自己沒有愛上冉冉,但是從小到大,她是最適合嫁給他的人。她是他的公主,身世已經夠可憐了,為什么那兩個賤~貨卻不肯放過她。

           醫院說他可憐的冉冉被打暈之前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藥物,加上傷在頭部。救是救活了,可惜腦死亡要一輩子躺在床上靠著氧氣跟營養液活著。想到這里,安夜的目光越發陰狠。

           “你本來就好騙!我一直在彈琴,到了衛生間的時候她已經倒在那里了。我不認識她,怎么會害她。如果是我。我又怎么會笨到讓人抓個現行!”寧夏越想越氣,這個男人的腦子里裝的真的是腦仁而不是豆子么?真的是被愛情沖昏了頭嗎?怎么這么不講理!

           男人的眸子越來越陰冷,他不是沒有看過監控。冉冉進去之后只有她進去了,再無其它人。而且停留的時間足夠他作案。衛生間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她可不是怎么說怎么是!

           “你不信的話可以問問那個小姐”“啪-”寧夏見他沒有回答想繼續解釋,話還沒有說完。臉上突然火辣辣的疼,讓她愣在那里。眼里瞬間充滿了淚水,寧夏眨了眨眼睛,硬是把淚水吞了回去。不,她不可以哭,為什么要哭.

           “你這個心狠的女人,冉冉已經再也不能醒過來。你卻要她說話,你倒是會為自己開脫??!”安夜恨不得馬上殺了她??墒亲屗酪蔡阋怂?。

           “她死了?”寧夏驚訝的看著他,天哪!怎么會這樣,那豈不是沒有人為她作證了嗎?!

           “你倒是很希望她死???女人?!卑惨刮站o的拳頭恨不得馬上招呼在這個女人的太陽穴上。他必須冷靜,這樣的人他不屑親自動手,更不會讓她如此解脫。

           “我不懂你說什么。我當然不希望她死。這樣我真的沒有證人了。我說我真的沒有害她,你為什么就是不信!”寧夏的身體在顫抖,生氣、委屈、憤怒。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