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嫡女為妃

        第78章

        嫡女為妃 祈容 10841 2023-05-15 18:09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太陽漸漸落幕,未央街上逐漸掛起了燈籠。暮色之下,家家戶戶張燈結彩。紅色的燈籠迎風招展,在夜色中燭光搖曳,一片燈火琉璃。

           一路上,小攤販們堆著笑臉使勁地吆喝:“公子,看看這簪吧,你娘子戴著一定很好看!”

           “公子,送給你家夫人一盒胭脂吧~”

           百里辰聽聞,微低下頭,抱緊手里秦落衣一路上買來的好吃的,整個人眉眼帶笑,清淡的黑眸在望向秦落衣時透著一股別樣的溫柔,仿若一名情竇初開的少年,有些興奮,又有些怦然心動。

           娘子,夫人……

           清風帶著淡淡甜香,喧鬧繁華的街市也因與心儀之人一同散步變得意外的寧靜和幸福。若不是此刻兩人手里都捧了很多東西,他真想再度牽起秦落衣的青蔥玉指,與之執手到老。

           兩人沿著燈市漸漸散步到未央河畔。未央河是京城的護城河,兩岸風景秀麗,水色怡人。此刻河面上更是飄著各色花燈,宛如星光璀璨的銀河,晃花了眾人的眼。

           河岸邊早已擁擠滿了喧囂的人群,不少待字閨中的少女正蒙著面蹲在河邊放著花燈。她們有的默默祈福,希望能借今日尋得一位如意郎君,有的則紅著臉寫上心儀之人的名字,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償所愿,嫁給喜歡的人。放眼望去,到處燈火通明,人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燦然的笑容。

           秦落衣望著滿河的星光,一瞬間有些彷徨。若放花燈祈福真能靈驗,不知她能否回到自己的家鄉……可秦落衣的心里同樣有著不舍,因為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她早已融入其中。

           因相府嫡女秦落衣的遭遇,她初穿越時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從而漸漸改變,減肥,解毒,治疤,開店,賺錢,直到百花宴上驚艷世人!她早已成為了全新的秦落衣,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在這個男尊的社會里,自由而獨立著。

           秦落衣發著怔時,河中心飄來一艘兩層大舫船。船柱雕梁畫鳳,張燈結彩,盡極雍容華貴,一看就是公候世家所乘之物。前舟上坐著一位二十五六歲的青年人,穿著一襲寬大的玄色長袍,懷里抱著一名輕紗掩面的美女。

           他身邊一群女子穿著略顯通透的羅裙或是喂之飲酒,或是撫琴跳舞,遠遠便能聽到一片歡聲笑語,好不熱鬧。

           能在護城河上開那么大的舫船,如此喧囂奢靡,恐怕來歷非凡。

           秦落衣淡淡掃了一眼,忽然一眼瞧見被舞女包圍的另一人――楚凌寒,臉色立刻一青。她拉了拉百里辰的衣角,小聲道:“燕王在那艘船上,我們去別的地方放花燈吧?!?/p>

           聽她的聲音一瞬間不耐煩了起來,顯然好心情在看到楚凌寒的那一霎那瞬間煙消云散,百里辰的心立即揪了起來,以為她是看見燕王左擁右抱吃起了醋,立刻緊握住秦落衣的手,生怕她丟了,卻不知秦落衣是在擔心他們被燕王認出。

           秦落衣被認出無所謂,但關押在牢里的朝廷欽犯被發現,可糟了!

           兩人急匆匆地離開時,正好撞見了玲兒和挽香。挽香正帶著弟弟一起放花燈,玲兒則捧著手中的蓮花花燈站在岸邊沉思。

           玲兒手中的是得第一名所獎勵的花燈,那是一盞含苞待放的蓮花花燈,潔白如玉的花瓣柔美綻開,婀娜多姿的身影宛如亭亭玉立的仙女。

           玲兒拿起毛筆,想了許久,才紅著臉對許安說:“我不會寫字,我念你幫我寫好嗎?”

           秦落衣瞧見玲兒身邊的許安,嘴角一彎,以為她會求與許安的婚事。畢竟玲兒愛慕許安好久了,今日如此急切地打扮,恐怕是想見見心上人吧。

           誰知,卻聽她說:“希望小姐能早日尋得一位如意郎君,那個人一定要待小姐極好極好的!”

           見許安寫完,玲兒小心翼翼地把花燈放到了江面上。隨后,用手輕輕推了它一把。

           她邊攪動江水,讓花燈游得更遠些,邊輕聲嘀咕著:“最大最漂亮的這盞花燈給小姐求姻緣,一定能靈驗的……希望姑爺早日把小姐娶走,這樣我才能盡快安心……”

           南楚國有一條不成文的習俗,七夕節放的花燈,順水流得越遠,心愿越能成真。

           秦落衣從玲兒身邊擦身而過,望著湖上漸行漸遠的蓮花花燈,只覺得上面綻放的璀璨光芒一瞬間暖到了她的心坎里,嘴角不由勾起了一絲弧度。

           百里辰見之,在秦落衣耳邊打趣道:“你丫鬟都急成這樣了,你怎么一點都不急呢~這可是你的婚姻大事??!”

           秦落衣并沒有搭理百里辰,省得他到時候蹬鼻子上臉。她順著河岸來到了下游,在一個寂靜無人的地方,半蹲著身子開始給花燈提詞。

           她提筆在紙上寫到:希望爹爹和曉君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百里辰伸著腦袋想要偷看,卻被秦落衣用手阻擋了住,只好拿著筆也跟著寫了起來:希望能給秦落衣帶來幸福。

           他寫完紅著臉偷偷看了一眼秦落衣,卻見她刷刷刷地寫了好幾張紙。速度之快,令他瞠目結舌。

           不知道秦落衣會不會求什么姻緣……

           他偷偷將身子挪過去,再度伸長了脖子??蓻]等上他偷看,秦落衣已經一一卷起了紙條,塞進了花-蕊里。

           百里辰心里癢得緊,忍不住問道:“你寫了什么?”

           “無外乎是身體健康,家人平安,心想事成?!?/p>

           百里辰急了:“還有呢?”

           “沒有了?!?/p>

           百里辰一瞬間郁悶了起來,姑娘家的哪有在七夕節求什么家人平安啊,一般不都是求娶嘛!難道他在七夕節上約她出來逛燈市,甚至此刻他一個大活人就站在旁邊陪她放花燈,秦落衣這個呆瓜還不開竅?他真想敲開秦落衣的腦袋看看她腦子里除了裝著她在意的家人外,還裝了什么東西!

           百里辰內心咆哮的同時,秦落衣掏出火折子將花燈一一點上。燭火暖暖的照映下,秦落衣那張被面具半遮半掩的臉龐特別的清美和柔和,如墨的眼瞳流光溢彩,璀璨生輝,渾身更是在燭光下散著一層暖暖的金光,有種讓人怦然心動的美感。百里辰不覺一癡,心里暗自慶幸這樣柔美的秦落衣只有他看見了。

           秦落衣是無神論者,并不信什么心誠則靈,但此刻卻希望自己的祈愿能一一實現。她雙手合十閉目念念有詞地重復了一遍心愿后,雙手捧著花座將花燈一個個得放進河水里。

           忽然,一陣煙花從夜空閃過,耀眼奪目的光芒劃破了漆黑的帷幕。秦落衣不由揚起了笑容,小巧的面具沐浴著璀璨的煙火。那一顰一笑,不禁倒映在百里辰心里,如同久旱逢甘露的田地,那露珠是他長久以來奢望的光芒。如今近在咫尺,垂手可得。

           百里辰不禁心中一動,忍不住蹲□,在秦落衣的身邊一同點起了花燈。他將自己寫的花燈小心得放入水中,悄悄運了一陣內力,將它一口氣推在了最前面。隨后,他一臉得意得瞧著正使勁劃水的秦落衣,心里暗搓搓得偷樂了起來。

           但很快,秦落衣板著臉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讓百里辰心里一個咯噔,只好小媳婦般得幫秦落衣的每盞花燈都運了一口氣讓它們飄得更遠。見一盞盞花燈都超越了自己的那盞,百里辰心里默默地滴血著。

           追媳婦不給力就算了,連花燈都飄得那么慢……

           在未央河畔邊,提著十幾盞燈籠的秦落衣特別的引人注目。猜中一個燈謎并不代表什么,但連續猜中十幾個燈謎,說明此女子甚是聰慧。所以,早在先前,便有眼尖之人早早盯上了秦落衣。

           此刻,秦落衣雖遮住了半張臉,但她身姿優美,微露的半張臉肌膚瑩潤光澤,漂亮的朱唇輕揚著,在璀璨的煙火下,有種說不出的動人和活力,令人忍不住想要一窺她面具之下的真容。

           于是,在百里辰默默推花燈時,一只咸豬手突然從背后伸向了秦落衣,有些輕浮地想要掀開秦落衣臉上的面具。而秦落衣在看見水中的倒影時,側身避了開,并冷冷瞥了登徒子一眼。

           男子相貌堂堂,一身玄色錦衣,袖角帶著金邊暗紋,華貴而張揚。他見秦落衣不識相得避開并沒有氣餒,反倒覺得秦落衣欲迎還拒十分有趣,不由邪氣得一笑,用食指挑起秦落衣的下顎,用著十分曖-昧的磁性聲音對她說:“姑娘在這放花燈,可是在等如意郎君?不知有沒有興趣跟著爺?”

           秦落衣瞇起眼睛,認出眼前這位是剛才船上左擁右抱的玄衣男子,更看到??吭诤影哆叺拇?,楚凌寒等人向這邊張望著,不由拍開他的手,冷下臉道:“這位公子,請自重?!?/p>

           “自重?”玄衣男子陰聲笑了笑,“爺請你去船上喝點小酒是看得起你,怎么連燕王的面子――”男子以為秦落衣被燕王兩字震住了,淫-笑地伸出賊手想摸摸秦落衣面具下的臉龐,誰知手剛抬起,手臂忽然被人重重擒住朝后扭著。

           漆黑的墨發隨風淺揚,俊美的臉上毫無波瀾,一雙眸子仿若秋水湛湛,但望向玄衣男子卻是泛著令人膽顫的氣息。

           男子是養尊處優的主,何時受到過如此對待,當下疼得臉色發白,汗流浹背:“來人――給――”

           船上的楚凌寒見男子看中一個姑娘家,一直尾隨,如今正樂此不疲地調戲著,心里一副了然,便在旁看著戲。但眨眼的瞬間,男子驚慌嚎叫,面容扭曲地跪倒在地,他心里一個咯噔,連忙飛身相救,一掌朝百里辰胸口拍去。他的身后十幾名侍衛齊齊亮劍,目光殺氣地朝百里辰刺來。

           百里辰惡意滿滿地點住了玄衣男子的穴道,不客氣地往河里一扔。楚凌寒神色一慌,立刻收回了掌力,卻在眨眼的瞬間,被百里辰飛快地點住了穴道,并重重一掃小腿,“噗通”一聲也跟著落入了河里。

           兩人被點住了穴道,完全無法自救,瞬間沉了下去。

           侍衛們哪顧得殺百里辰??!如果主子們出事了,他們一個個都得掉腦袋。于是各個驚慌地跳入水里,開始救人。

           一切發生在眨眼之間,秦落衣看得目瞪口呆,等反應過來百里辰竟然明目張膽地連燕王都敢揍,驚嚇地拉起他的手,緊張地奔跑了起來。

           “發什么愣啊,快走!”

           百里辰注意到了秦落衣緊張通紅的俏臉,不由會心一笑。他突然一把摟住她的腰肢,腳尖輕輕一點,宛如游龍般輕盈地晃過幾個侍衛的殺招,俊逸的身姿頃刻間融入了空中絢爛綻放的禮花中。

           百里辰抱著秦落衣,施展輕功的速度并不快,不一會,就被人緊跟了上來。身后的人殺氣重重,秦落衣有些緊張地拉著百里辰的衣袖,生怕他這個朝廷欽犯又被人逮了回去,罪加一等。

           百里辰見秦落衣緊張地不停張望著身后,拍了拍她的背道:“等會我在人多的地方放你下來,之后,我引開他們?!?/p>

           “你怎么辦?”

           “沒事的,我很快就能甩開他門?!痹捯粢宦?,百里辰一個轉身混入了人群,將秦落衣輕輕放下后,未曾停留便飛身離去。

           直到百里辰的身影完全融入夜色里,秦落衣才邁著腳步朝著秦府走去?;氐角馗蟛痪?,玲兒和挽香正巧也回了府。玲兒帶著熱騰騰的美食和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一個勁地給秦落衣說著外面的熱鬧。秦落衣一直心不在意,直到墨竹出現她面前后,提著的心才安定了下來。

           “小姐,你知道嗎?這次乞巧比賽,奴婢可是得了第一名呢!”玲兒自豪驕傲地說,“奴婢得了一個大大的蓮花花燈!整個京城都是獨一無二的!”

           秦落衣心中一動,忍不住道:“玲兒,你教我女紅吧?!?/p>

           玲兒一瞬間呆住了,眨了眨眼問道:“小姐,你不是不喜歡女紅嗎?怎么突然間想學了?”

           臉頰處詭異地浮現兩朵紅暈,秦落衣義正言辭道:“爹爹馬上要生日了,我想送他一個自己做的禮物?!?/p>

           玲兒不疑有他,認真地點點頭:“好,今晚奴婢把東西準備好,明天就來教小姐。老爺收到小姐親手做的禮物,一定會很開心的!”

           秦落衣小聲囑咐:“玲兒,你家小姐已經十七了,連女紅都不會,說出去多丟人,所以千萬別驚動其他人,明兒一個人來我這教我?!?/p>

           “好?!?/p>

           云中居里,楚玉珩正裸-著上身,離昕一邊給他上藥,一邊癟嘴道:“整天都想著怎么追秦落衣,連正事都忘得一干二凈。如今倒好,又受了一身的傷!”

           人多勢眾,饒是楚玉珩武功高強,也挨了御林軍的好幾掌。他神色清冷,不解地問:“楚凌寒身邊怎么會有御林軍?”

           離昕白了他兩眼:“連對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你就把他踹下了水!現在倒好,御林軍滿京城搜查著你這個刺客,可見你惹了什么不該惹的人了!”

           楚玉珩蹙著眉道:“他當著我的面調戲秦落衣,若不是看到楚凌寒在不遠處,早剁了他的雙手。如今不過是把他踹下了河,給他洗洗腦子罷了。連秦落衣都敢調戲,也不看看誰在旁邊!”

           在秦落衣面前裝得像個小綿羊,楚玉珩其實并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因為從沒有獲得過溫暖,所以在遇見秦落衣后,偏執的占有欲便特別的強烈。

           離昕一聽,不禁臉色發青,狠狠地臭罵了楚玉珩一頓。楚玉珩卻是神色淡淡的,左耳朵進右耳多出。忽然,有腳步聲靠近,他原本清冷的神色瞬間亢奮了起來。

           楚玉珩挺直了要背望向常青,有些緊張地從他手里接過十幾個紙條。在離昕一臉家門不幸的挫敗下,一條一條地仔細看著。

           ――希望爹爹和曉君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希望曉君考上國子監!

           ――希望舅舅、舅母和表哥身體健康,一事如意!

           ――希望祖母早日康復!

           ――希望早日為母報仇!

           楚玉珩看著看著不免有些失望。怎么都寫了家人……

           難不成正如秦落衣所說,全是身體健康,家人平安,心想事成?

           ――希望玲兒能嫁個好人家,一生幸福!

           楚玉珩不開心地努了努嘴。連丫鬟的婚事都惦記上了,怎么自己的就不操操心啊。

           ――希望開的店生意紅火,賺更多的錢!

           楚玉珩有些抓狂了,他板著臉翻了幾張,忽然眼睛一亮,嘴角忍不住上揚了起來。

           ――希望百里辰洗脫罪名,恢復名聲!

           ――希望百里辰早日驅除蠱蟲,恢復健康!

           楚玉珩心里忽然樂了起來,其實秦落衣嘴上說不關心,其實心里還是很關心他的!

           他又翻了幾張,發現后面全部重復著“希望百里辰早日驅除蠱蟲,恢復健康!”這句話,心里暖暖的,忍不住抱著紙片傻笑了起來。

           離昕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果然是傻子……沒救了……”

           第二日中午,秦落衣來到了華氏的院子,笑著將特別制作的妃紅內衣交給了華氏。華氏一見制作精美又獨一無二的內衣,眼睛瞬間一亮,連忙高興地收下了。

           秦落衣與華氏一同用了午膳后,來到了秦曉君的住處。再過幾天便是國子監的大考,所以最近秦曉君一直刻苦努力地學習,秦落衣也不敢多加打擾他。她握著秦曉君的手閑聊了幾句,借機把把脈確認他的病情后,放心地離開。

           在秦落衣的調理下,秦曉君身上的毒日益褪去,蒼白的肌膚漸漸紅潤有光澤,原本體弱的身子不禁健朗的許多。

           回到竹園后,秦落衣開始跟著玲兒學女紅,首先學得便是刺繡。秦落衣原本就是手巧之人,在玲兒的細心教學下,很快掌握了最基本的錯針繡。在約兩個小時的學習后,秦落衣學會了四大名繡中的蘇繡,開始跟著玲兒繡起了牡丹。

           “小姐,繡圖案前先要打好草圖。并且在繡的過程中,要由上到下一層層往外秀,這樣畫面才有層次感。例如,今日我們繡得牡丹花,要從葉子開始繡起。繡葉子的時候,絲線要順著葉脈的紋路繡過去……”玲兒一步一步認真地教著秦落衣,秦落衣牢牢緊記,在玲兒的指導下,先專心致志地在錦帕上描繪著圖案,隨后挑好針線,耐心十足地一步步繡著。

           一個時辰過去后,秦落衣靈巧地織出了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艷麗芳華。

           玲兒見秦落衣學得超快,驚喜之余教起了秦落衣更為復雜的圖案。兩人廢寢忘食地刺著繡,直到夜幕降臨,玲兒才依依不舍地下去休息。

           燈火下,秦落衣認真的側臉秀美而又雅致。忽的,窗子被人輕輕一推,一個身影矯健地跳了進來。她神色一慌,有些緊張地將手中之物塞進了被子里,隨后一臉心虛地坐在床上,有些不滿地看向了來人。

           “怎么那么晚還沒睡?”百里辰快步來到床頭,有些緊張地問,“墨竹說,你今天下午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連晚飯都差點忘了吃??墒巧碜硬皇娣??”

           “沒事?!?/p>

           “明天是秦芷萱和燕王的大婚之日?!卑倮锍讲唤浺獾仄沉饲芈湟乱谎?,有些緊張地問,“是不是因為這個在難過?”

           “我干嘛要難過?!鼻芈湟潞眯Σ灰?,“渣男配賤女,絕配啊。讓他們兩互相禍害對方吧!”

           百里辰見秦落衣完全不在意燕王,嘴角高興地勾起。但很快,他想到來的目的,輕輕道:“華月不可信,司徒清的死可能與她有關,你不要再跟她過于親熱了?!?/p>

           見秦落衣一眨不眨地望著自己,他才想起對于秦落衣來說,這些年來華月等同于她的母親,全心全意地信任著,心中雖是不忍,但仍然將自己的心里話說了出來:“我知道我現在無憑無據,你不會信我。而華月從小將你養大,你心里一定更相信和親近她,但是你要相信,我是不會害你的?!?/p>

           他心中一陣酸澀,忍不住輕輕道:“我總有一天會找到證據,證實我的猜測,現在只希望你能和她保持距離,別再被她利用了?!?/p>

           “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早就懷疑她了。娘親會中慢性毒,必然是親近之人所為。而華月在娘親死后,成為了姨娘,這讓人不得不懷疑她的用心?!鼻芈湟鲁倮锍揭恍?,那雙眸子璀璨如星,閃耀著智慧的光芒,“如今是她全身心信任我,對我不曾防備,這即是我下手的好機會!”

           七月九日,大吉。

           秦落衣一早就被外面吹鑼打鼓的聲音驚醒,哀怨地頂著兩個巨大的黑眼圈,睡眼朦朧地由著玲兒給自己打扮。秦落衣是因為昨晚偷偷摸摸刺繡,搞得睡眠不足,但其他人見著秦落衣萎靡不振,顯然是誤會了。

           “小姐,迎親的隊伍已經到了相府,燕王正在外面候著,我們現在就出去吧?!?/p>

           丫鬟扶著已經穿上鳳冠霞帔的秦芷萱,緩緩地向門外走去。秦芷萱似乎故意放慢了腳步,在秦落衣面前多停留了一段時間。畢竟,秦芷萱一早就看見了秦落衣的黑眼圈,以為她是因為今日的大婚而失眠,心里不免有些得意洋洋。

           秦落衣再怎么斗,燕王追究是娶了她!

           此刻,她高傲地從秦落衣面前走過,有些不屑地看了秦落衣一眼,原以為能看見她痛心疾首、黯然失色的神情,誰知她竟含笑地說:“恭喜妹妹得償所愿,祝妹妹和燕王百年好合,幸福美滿?!?/p>

           她臉色一青,總覺得秦落衣話中帶諷,在挖苦自己,立刻反唇相譏道:“多謝姐姐關心。不過姐姐得記住了,今日后,本宮就是燕王正妃。南楚素來講規矩,可別忘了尊卑!”

           還沒過門就迅速擺起了王妃的架子,秦落衣啞然失笑,故意福了福身道:“王妃娘娘說的是?!?/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