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嫡女為妃

        第89章

        嫡女為妃 祈容 10651 2023-05-15 18:09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都沒死,我怎么忍心去見閻王呢?!毖鄫邒邍樀妹嫒缤粱?一副見鬼了的模樣,柳靜見之冷笑:“燕挽,二十年不見,沒想到你還能一眼認出我啊……”

           比起燕嬤嬤的滿臉富態,柳靜因為長年的營養不良和身體虛弱,早已無當年俏麗貌美的模樣。她還未有四十,已經滿臉皺紋,透著一股病態的蒼白??梢娺@些年來,她一個弱女子四處輾轉奔波,隱姓埋名,過著流離失所之苦。

           “看見我未死,是不是很驚訝?我也很驚訝,沒想到還能見到燕姐姐?!绷o話音一轉,忽然溫柔了起來。她伸出手,狹長的指甲輕輕撫摸著燕嬤嬤的臉,感慨地說,“燕姐姐這些年似乎過得不錯啊,都成了宮里的禮儀嬤嬤。妹妹我,差點認不出姐姐了呢?!?/p>

           二十年前,白筱月身為后宮之主,映月宮內奴仆上百,唯有兩名宮女貼身服侍。柳靜是白筱月娘家而來的貼身丫鬟靜兒。白筱月入住皇宮后,她陪嫁成為了映月宮的宮女,主掌映月宮的大小事宜,一同陪嫁而去的還有另一位貼身丫鬟孟華。燕挽當時并非教導宮廷禮儀的嬤嬤,而是三皇子出生后,宮里分配而來伺候三皇子的奶娘。

           身為瑞王的楚瑞帝被人圍剿時,白筱月曾在大雪天里小產過,受冷落下了病根。以至于后來,楚瑞帝登基后,白筱月足足調養了三年才懷上了第一位皇子――楚玄奕。生完三皇子的白筱月因為身子嬌弱,奶、水稀少,楚瑞帝恐其操勞,特命人找了一位良家平民之女作為三皇子的乳母,這人正是燕氏。

           燕氏十八歲進宮,每日,除了給三皇子喂、奶,保證三皇子有充足的奶、水之外,還相當于保姆,擔負著養育小皇子的責任。奶娘在皇宮里的地位不算很高,但三皇子的奶娘卻非同一般。三皇子雖不是長子,但是皇室嫡子,未來儲君的人選之一,身份可謂是皇子中最為尊貴的。而三皇子從小聰明伶俐,長得十分漂亮,完全繼承了他母后精致的五官。

           三歲能文,五歲能武。比之大皇子楚軒然和二皇子楚長寧,楚玄奕甚得龍心。那個時候,白筱月雖對楚瑞帝不冷不熱,但楚瑞帝卻是以看三兒為由,頻繁地前去映月宮。所有人都能看出楚瑞帝對這個兒子有多么重視,而他幾乎將楚玄奕作為儲君來培養。

           哪怕白筱月死后,慕容月坐上皇后之位,五皇子楚凌寒和前幾年被封為太子的楚軒然都沒獲得如此盛寵。

           可有一天,楚玄奕身上所有的光環全部蕩然無存。

           宣瑞九年,皇上在御花園里遭到刺殺。來人身著一身黑衣,蒙著黑巾,忽然從假山處突襲,刺向楚瑞帝。當時,楚瑞帝正陪著剛誕下皇子半年的貴妃慕容月賞花,突然的刺殺令楚瑞帝和周圍的宮廷侍衛措手不及,是慕容月重重撲開了楚瑞帝,為楚瑞帝擋掉了這致命一擊。

           慕容月的腹部被利刃劃傷,鮮血流淌不休,當場暈了過去。四周的宮廷侍衛立即回過神來,紛紛拔刀襲向黑衣刺客。

           刺客見刺殺失敗,敵眾我寡,不再戀戰,立刻飛身逃離。

           貴妃受傷,在床上昏迷不醒,楚瑞帝震怒,認為宮廷的侍衛長沒有恪守盡責,竟讓賊人輕易進宮行刺,于是貶了侍衛長,并重責當時在附近的侍衛后,派了錦衣衛布下天羅地網,勢必要將刺客繩之于法。

           這件事在皇宮里鬧得沸沸揚揚,但錦衣衛搜尋了一整日,沒有找到刺客,反而見著某位從八品的宮廷侍衛形跡可疑。當時,他們猜測這位侍衛很可能與賊人里應外合,才讓刺客輕易進入宮廷中,于是立刻將其活捉,嚴加審問。

           侍衛大呼冤枉,說自己并不是什么刺客??煽絾査虤⒛翘炀烤乖谀睦飼r,他卻支支吾吾,完全不說。直到嚴刑逼供后,他才招,那天他竟與皇后娘娘在寢宮里偷、情!

           這件事立刻驚動了楚瑞帝,他二話不說親自審問。侍衛不但道出了自己和白筱月是青梅竹馬長大,后來兩人分道揚鑣才斷了聯系。再次見面時是在五年前,白筱月成為皇后,而他被分配到映月宮作為宮廷侍衛。兩人一見如故,并背著楚瑞帝暗中偷、情長達五年之久。

           楚瑞帝并沒有相信侍衛的胡言亂語,反而想默默處理掉。但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宮里開始傳三皇子并非楚瑞帝的親子,而是皇后娘娘和侍衛偷、情所生。此刻,不單侍衛房間里搜出了白筱月的衣物和首飾,就連白筱月的寢宮里也搜出了陌生男子的衣物。

           在有侍衛親口承認與白筱月通、奸并且越來越多證據出現的情況下,白筱月被疑為不貞,宮中流言蜚語不斷,傳得越發邪乎。

           剛開始,面對楚瑞帝的質問,白筱月還義正言辭地為自己辯解清白,但時間一長,面對夫君一次又一次的懷疑,她的心越發冷然,甚至后來被禁閉在映月宮內,也只是嘲諷地笑了笑。

           自始自終,楚瑞帝對于侍衛所說皆是半信半疑。為了驗證他口中所言,楚瑞帝暗中調查了白筱月待字閨中時是否有青梅竹馬,卻是在白府內搜到了與敵國北魏通信和刺殺楚瑞帝的證據。

           南楚與北魏因為邊關領圖紛爭征戰多年,而近一年竟然連連吃敗仗。如今搜出證據,證實白府通敵賣國,身為太傅的白大人和全家一百三十口全部收押天牢,由楚瑞帝親審問審。

           一周后,白太傅招供。

           通敵賣國之罪,證據確鑿。白太傅午門抄斬,白家一百三十口人全部流放邊關,誰知半個月后,白家在流放途中遭遇馬賊血洗,全部遇難。而白家遭遇馬賊全部遇難的事,也是十幾年后,才被世人所知。

           白家被抄家的時候,是白家最繁榮的時候。白太傅一共三子一女,三子分別是朝廷重臣,一位還是少年將軍,手握軍權。一女則是當朝皇后。而白家還有兩位嫡孫,一位年僅六歲,一位剛滿兩周歲。

           這樣與慕容世家并稱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就這樣徹底覆滅,全家命喪黃泉。

           也正是那個時候,白家的府邸開始流傳鬧鬼之說,曾住過的人都說看見陰魂在夜間飄蕩,孩兒啼哭的聲音,以至于后來無人敢入住白府。直到白府被秋荀子和離昕入住。

           回想著自己當年差點被殺,柳靜眼神一冷,蒼白的指甲狠狠地刺進了燕嬤嬤的臉上,憤怒地說:“燕挽,你究竟有沒有良心!娘娘對你那么好,三皇子那么喜歡你,你竟然背叛他們,成為了慕容月的走狗!”

           燕嬤嬤被柳靜用力一刺,疼得哀嚎一聲。她惶恐地說:“我、我不懂你說什么!我是三皇子的奶娘,我怎么會害三皇子呢!”

           “呵!”柳靜冷笑道,“還要說謊?當年伺候三皇子的人,有哪些人活了下來,又有哪些人被逐出了宮,唯獨你這個最親密的奶娘,非但沒有出宮,反而升為了宮里的教習嬤嬤!若非你和慕容月狼狽為奸,她怎會留你下來!而且當年,慕容月要殺我,不就是因為我看見有人偷偷塞你銀票的事嗎?而那個人正是慕容月身邊的侍衛!”

           百里辰在旁涼颼颼地補充了一句:“娘,何必跟她多廢話,孩兒還想試試十大酷刑呢。聽說十大酷刑之一――凌遲的最高境界,即是將人切上數千刀,卻能讓人保持最后一口氣?!彼麖膽牙锾统鲆话研〉?,手指輕弄把玩著。忽然湊近到了燕嬤嬤的身前,修長的手指握著小刀在燕嬤嬤的臉上比劃著,腹黑地勾起了嘴角:“孩兒想試一試~一定很帶感呢~”

           感受著鋒利的刀刃緩緩劃破自己的臉皮,燕嬤嬤整張臉一瞬間毫無血色。面前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絕對是瘋子!

           終是敵不過懼意,燕嬤嬤驚慌地叫著:“不是不是!我并不想害白皇后,我并不知道會發現這些事……”

           回想當年的事,燕嬤嬤只覺得噩夢襲來,長久以來的愧疚和心虛瞬間涌上心頭。

           “當年,我賭博輸了數百兩銀子。僅憑著奶娘微薄的俸祿,根本無法還債,所以偷偷得偷了白皇后的幾只金釵托人拿出去販賣。誰知,被皇后發現了……”燕挽好賭,平??傇趯m里和幾個太監偷偷摸摸地一起賭博。那日,她特別順手,竟贏了二十幾兩銀子。

           見錢眼開,又在眾人的起哄下,她漸漸加大了賭注。誰知后面越輸越厲害,之前贏的銀子全部賠光了。她不死心,繼續賭,等回過神來,竟賭輸了數百里銀子!

           “皇后?”百里辰用小刀戳了戳燕嬤嬤的臉,微笑地說,“在我們的面前喊那個賤人為皇后,你確定不是找死嗎?”

           燕嬤嬤一慌,立刻道:“不,是被那個賤人發現了……”她頓了頓,好半響,才理清了自己的情緒,說道,“她說可以不告發我,只要我把白皇后的金釵給她……而且還會給我一千兩?!?/p>

           “你竟然為了一千兩,背叛了娘娘和三皇子!”柳靜怒火沖天的喝道,更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不單因為一千兩?!毖鄫邒呒奔鞭q解,“她威脅我,若是我不答應她的話,她就去告發我。若是偷竊罪被坐實的話,我的一生就完蛋了。不但背負巨額債務,還被逐出皇宮。手腳不干凈的奶娘,其他人根本不會雇傭……而且當時她說喜歡娘娘這只金釵,一直想要。我并不知道,她想污蔑白皇后和人通、奸……”

           當年,白筱月為皇后時,素來不問世事,不喜與后妃們爭斗,對待下人也沒有一點架子。映月宮里沒有強烈的等級之分,一片其樂融融。燕嬤嬤同其他人一樣,十分仰慕和欽佩這位皇后娘娘。

           而且她身為三皇子的奶娘,若是三皇子登基即位,她更是身價百倍,還會受爵冊封。

           可是,那時的她太過單純,輕信了慕容月的話,將金釵給了慕容月。白皇后被人控訴與侍衛偷情時,已經為時已晚。她不能站出來說是自己偷了金釵,慕容月身后是慕容世家,她得罪不起,反而會被處死。更何況當時,慕容月剛剛為皇上擋刀,昏迷不醒,這樣的風口浪尖,皇帝究竟信誰,究竟維護誰,她根本猜不透!

           她做的第二件事錯事,就是將男子的衣物偷偷放在白皇后的枕頭下面。

           一步錯,步步錯,從那刻起,她為了生存,只能選擇背叛白皇后!

           楚玉珩神色幽冷,聲音一陣冰駭:“光憑他人捏造的幾個偽證,就認為娘親背叛了他,竟一點不信任娘親!”袖中的拳頭緊握,他一拳砸在了墻上,恨聲道,“這樣的人根本不配獲得娘親的喜歡,根本不配做我的父親!”

           “不、不是的?!毖鄫邒咭Я艘Т?,最終表明一切,“當年,陛下瞞著白皇后,偷偷和三皇子滴血認親……只是我,在水里加了鹽……”

           宣瑞五年,白筱月因為楚瑞帝將慕容蘭賜婚給秦云鶴,傷了她好姐妹的心,從心里厭惡楚瑞帝這個行為,從而與楚瑞帝有了長達四年的冷戰。也正因為此,見他一步步踐踏自己對他的感情,任由人污蔑她清白,對她毫不信任,她變得心灰意冷,不再辯解。

           而楚瑞帝從最初的完全信任,到接二連三證據冒出時的小小懷疑,再聯想到這些年白筱月對他的日益冷淡,種種情況下,他背著白筱月做出了滴血認親的舉動。

           只要血相溶,他排除萬難,保護自己的妻兒!

           但可悲的是,當年的楚瑞帝看見一碗完全不相溶的血水后,徹底傻了,慌張地去質問白筱月三兒是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不知情的白筱月見他對自己完全不信任,竟然相信了流言蜚語,說出了這么荒唐的話,一氣之下,心如死灰。

           楚瑞帝見白筱月一直沉默,完全不搭理自己,他的心更慌,在各種流言和鐵證下,逐漸懷疑白筱月是不是真的移情別戀,所以這些年來,才對他不理不睬……

           而之后,白家因通敵賣國之罪全部收押天牢,白筱月因身處冷宮無法知曉外面的事情,等知道的時候,她徹底絕望了。

           慕容月就是把握住了兩人這樣的心理,一步步將兩人的愛情扼殺殆盡。

           “滴血認親?”百里辰嗤笑了一聲,“竟然用這么傻逼的方法驗證,會溶就奇怪了呢?!?/p>

           聽了燕嬤嬤的話,柳燕恨不得當場掐死燕嬤嬤。

           百里辰輕睨了燕嬤嬤一眼,用刀劃著燕嬤嬤滿是冷汗的脖頸,輕飄飄地問:“白家的偽證也是你放的?”

           燕嬤嬤連忙搖頭:“白家的事,奴婢完全不知情?!?/p>

           “應該不是她,是孟華?!背耒裆裆陌?,冷聲道:“娘親遇害那天,我聽到她的聲音,是她說有人來了,快走!她應該和燕嬤嬤一樣早早背叛了娘親,投奔了慕容月。白家并非誰都能進去的,但曾經是白家丫鬟的孟華,卻是不同……”

           柳燕一驚,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氣:“殿下一說,奴婢忽然想起。娘娘被誣陷后,孟華曾主動請纓說要去找白太傅幫忙……”

           所有的謎團,在這一刻全部解開了。

           一瞬間,理清一切的柳燕跌坐在地上,蘊育在眼眶里的淚水,在這一刻轟然落下,聲音漸漸變得自責而凄楚:“若當年,奴婢能早點發現這兩人有詭,娘娘和白家的人,就不會……遇害了……殿下就不會……癡傻了那么多年……更不會中了蠱……少爺也不會孤單無依,跟著奴婢顛沛流離、奔波逃難了那么多年……”

           情緒一上來,柳燕難以克制地咳嗽出聲。十多年前的箭傷,如今每逢刮風下雨亦或者情緒激動,都會隱隱作痛。即使五年前,柳燕遇見了秋荀子,都沒有消去胸口難看丑陋的傷疤。因為,這個仇,這個恨,她遲早要向慕容月討回!

           “娘……”百里辰竹見她一咳,驚得上前,輕輕將她擁抱在懷里,安撫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白家的人不會責怪你的,因為你為他們保留了最后的血脈……娘,沒有你,我……根本活不下來……我是你救下的啊……”

           “少爺……”

           當年,柳燕因不小心撞見了燕嬤嬤和侍衛獨處,被人暗中追殺,倉皇下在皇宮里躲藏了起來。她幾次想要告訴白筱月,卻被得知自己的房間里搜刮出大量宮妃們被竊之物,宮廷侍衛到處搜尋她的下落。她偷偷聯系上了孟華,讓她告訴白筱月自己的處境。誰知后來,她的行蹤暴露,差點在皇宮內被人杖斃,是娘娘救下她,為她擋開追兵,放她逃離。

           她驚慌逃出宮后,按照娘娘的囑咐,去尋找白家被流放的人。誰知,一路上,她被人暗中射殺,有一次,更是射中了心臟,幾乎喪命。而對方以為她已斷氣,放棄了繼續的追殺。

           連日的奔波,她終于尋到了白家流放的路線。誰知,見到的是一片血海。白家所有人全部遇害……白家的三位兒子,全部身中數刀,白家的孫子輩全部倒在血泊中。

           她當時差點瘋了。她不知道自己該怎么面對娘娘,該怎么將這個噩耗告訴娘娘!

           “咳咳……”忽然,她在尸骸里聽到了輕微的咳嗽聲,是二少爺!

           她慌張地跑了過去,小心翼翼地將倒在血泊里的兩歲兒童抱在懷里。

           有心跳!

           那一刻,柳燕淚如雨下,抱著小小的人兒隱姓埋名地逃到了外地,一直過著寒酸落魄、顛沛流離的生活。

           直到五年前,兩人歸京,才發現京城早已天翻地覆,慕容世家一家獨大。

           現在,柳燕終于知道,當年燕嬤嬤偷偷犯下的盜竊罪,全部按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她更是聯系上了一個白眼狼,才被人發現了行蹤!

           百里辰見柳燕悲傷過度,連忙對楚玉珩道:“娘受不了刺激,我先帶她回內室休息。這里交給你處理了?!?/p>

           離昕跟著站起身來:“可能是舊病復發,我幫她熬點藥?!?/p>

           楚玉珩點了點頭,目光擔憂地望著柳燕離去的背影。不僅對于百里辰來說,柳燕是他的母親,楚玉珩對于柳燕同樣十分敬重。五年前,便是柳燕相助,讓他這個癡兒恢復了神智。

           柳燕走后,楚玉珩目光森冷地看著被綁住正瑟瑟發抖的燕嬤嬤,輕嘲地說:“你這個蠢貨,難道還沒發現嗎?賭局什么的,根本就是慕容月給你下的套。這么多年過去了,你非但沒有引以為戒,卻還和以前一樣見錢眼開?!?/p>

           “上次收了秦芷萱的銀子想害死秦落衣,這次還想當著我的面,陷害她!”

           楚玉珩的眸子陡然收斂,泛著一股駭人的冰寒,一瞬間燕嬤嬤覺得自己身處冰凍三尺之地,渾身止不住地打著顫。

           她慌張道:“殿下,饒了奴婢吧,奴婢知錯了!看在奴婢曾養育三殿下的份上,饒了奴婢吧!殿下,開恩啊……”燕嬤嬤哭得涕淚縱橫,跟以往在皇宮里橫行霸道的模樣,儼然是兩副完全不同的嘴臉。

           “還好意思提我三皇兄?”楚玉珩驟然扯出一個溫潤如玉的笑容,面若郎星,俊美無暇,卻是吐出令人聞之心顫的話語:“墨竹,把她的雙腿綁住,扔進水里。讓她嘗嘗溺水的滋味?!?/p>

           “殿下?。?!奴婢錯了!奴婢幫您!奴婢幫您在皇上面前指認慕容月的罪行,奴婢什么都說,您讓奴婢干什么,奴婢什么都干!”燕嬤嬤被墨竹扯著身子往外拉,嚇得再度尿了褲子,腦袋砰砰砰地叩擊著地面。

           楚玉珩眸光嗜殺,不留絲毫余地地再度開口:“白家一百三十條人命,你就是死一千萬次,都賠不起!墨竹,拖下去!”

           之前不處理燕挽,是怕燕挽失蹤會驚動疑心病極重的慕容月,令她起了疑心。而今日一局,讓慕容月徹底對燕挽起了殺心,燕挽的失蹤能理所當然地歸結于她害怕逃跑了。

           燕嬤嬤怕死,否則當日就不會背叛白筱月。此刻,她連滾帶爬地趴在楚玉珩腿邊哭嚎著:“殿下,您和王妃剛剛新婚……不能有血光之災啊……饒了奴婢吧,求您饒了奴婢吧……奴婢錯了,奴婢不敢了……”

           楚玉珩聽聞,微微垂了垂腦袋,很認真地說:“的確,我和落衣剛剛新婚,死人不吉利?!?/p>

           燕嬤嬤見楚玉珩一提到秦落衣,神情立即柔軟了起來,她察言觀色那么久,立即明白,這位殿下對她那么強烈的敵意,跟她兩次陷害秦落衣有關!

           她急急道:“王妃是心善之人,一定會原諒奴婢的……”

           “是啊,我的王妃是很心善的人。一般得罪她的人呢,她不會一刀解決對方,而是千倍百倍地奉還。慢慢折磨著對方,看對方越痛不欲生,她越是偷著樂?!背耒窆醋煲恍?,再度吩咐道,“墨竹,把她扔進水了,快死了就救上來,然后再扔下去,保證她有一口氣在就好。畢竟我和落衣剛剛新婚,萬萬不能有血光之災?!?/p>

           燕嬤嬤一聽,嚇得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墨竹扛著暈倒的燕嬤嬤離開了暗室,這時,常青正好回來復命。他將燕王府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報告給了楚玉珩。

           秦芷萱回府后,因重傷不停地吐血,楚凌寒并沒有找太醫給她醫治,而是把她和她的丫鬟全部關了起來,不讓人給慕容月和秦府通風報信。他甚至一氣之下寫下了休書,只等找到確實的證據,就休了秦芷萱這個毒婦!

           楚玉珩聽聞,嘴角微微一揚,那腹黑的神情讓常青一陣汗顏。

           殿下為了王妃,可是給秦芷萱布下了天羅地網,誓要讓秦芷萱身敗名裂,永不翻身。殿下護短起來,可是誰都擋不住的!

           想到殿下幸福美滿地娶到了心儀的王妃,常青做為屬下自然跟著高興。此時,他見殿下心情不錯,賊兮兮得說:“恭喜殿下心想事成?!?/p>

           楚玉珩收起臉上的笑意,淡淡地瞥了一眼常青:“大仇未報,喜從何來?”

           王爺都抱得美人歸了,小王爺小郡主指日可待啊,還裝什么裝。明明高興壞了!

           常青捂嘴偷笑:“昨晚,屬下和墨竹在外面都聽到了,王爺你將王妃弄得那么疼……”王爺終于有女人了,謝天謝地!

           這時,墨竹正巧回來,她認真地點頭,表示自己同樣聽到了。

           她立即心疼起了秦落衣,有些不滿得說:“殿下,您不該將王妃弄得那么疼,這樣不好?!?/p>

           作者有話要說:0v0這章將白家如何掛了的謎團和百里辰的謎團揭曉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等女主揭穿男主真面目,在慢慢道來。

           希望寫得不像是流水賬_(:з」∠)_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