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嫡女為妃

        第28章 平安安歸府

        嫡女為妃 祈容 7163 2023-05-15 18:09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秦落衣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中午。明媚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火辣辣的熱。她心中一驚,連忙坐起身來。四周空蕩蕩的,渺無人煙,唯有蟲蛙輕輕的嘶鳴聲。她第一時間得知自己被點了昏穴,心中一個激靈,猛地坐了起來。

           確定自己完好無損后,她暗暗后怕自己竟然對一個幾次病發亂砍人的陌生人如此缺少警惕心。若是在她熟睡時,對方病發或者殺手再次找來,她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尸體了。

           這也不能怪秦落衣缺少警惕,連日的饑餓和困乏令這具她沒有適應的身體達到了極限。所以一沾著地,她不小心就沉睡了過去,之后又被人點了昏穴,自然一覺不起。

           秦落衣來到小溪邊,捧著清水洗了一把臉,卻意外的發現臉頰的傷口有些凝固的藥膏粉末。她眉頭一皺,仔細伸手摸了幾下,將那殘留的粉末拿到鼻前輕輕一嗅。

           顏色晶瑩剔透,聞上去有股清香的花香。

           她自己調制的藥膏并不是這個味道,很明顯有人為她上過藥了。而且藥引是雪蓮。

           雪蓮有清熱解毒之效,不過在南楚國,雪蓮極其難得,據說三年才開一次花。作為藥引更是難上加上。第一,雪蓮生長在陡峭的山坡上,非武功高強者難以采摘。第二,提煉雪蓮是件艱難的事。只有在雪蓮剛采摘下的一個時辰內制出的藥丸才是上佳,否則就大打折扣。

           沒想到那人身上有如此名貴的藥膏,看樣子是大富大貴之人。不過也多虧了他這次上藥,否則等她回去調制新的藥膏,臉上的疤痕可能沒那么快復原了……

           秦落衣暗自沉思的時候,由遠及近傳來大批的腳步聲和馬蹄聲。她臉色一沉,屏氣凝神,連忙閃進草叢里。她現在毫無武器,又孤身一人,面對大批的殺手,該如何自保!

           京城里,在秦落衣失蹤的三天里,早已方寸大亂。秦云鶴歸京的時候,正巧遇上了從樹林里躥出,正被黑衣人追趕的秦曉君和玲兒。玲兒瞧見秦云鶴的馬車,立刻大聲呼救。

           秦云鶴是文官不會武,但他的侍衛并非得閑之士,三兩下團團解決下黑衣人,并從他身上搜出了腰牌――天容閣。

           天容閣是近些年非常有名的殺手組織。只要他們接下單子,便會千里迢迢追殺目標,直到目標死亡。一般,他們看任務的難易度派出相對應的殺手。秦落衣是不會武功的弱女子,身邊又無護衛保護,所以第一批派出的殺手都是最低等級的赤級和橙級。

           秦云鶴瞧見渾身滾燙,臉頰微紅,發著低燒的秦曉君,又聽見玲兒說秦落衣還被其他殺手追殺著,心驚又火冒三丈,命玲兒將秦曉君帶回秦府好好安撫照顧后,命人狠狠地搜查京城郊區,勢必要將秦落衣平平安安地帶回。然而這么一去,只搜到了四具死狀凄慘的黑衣人,完全沒有發現秦落衣的半點影子。

           這點并非是因為秦落衣藏得太好,而是離昕正暗中派人找著百里辰,得知秦云鶴派人大肆搜尋秦落衣,怕那些官府的人碰上病發亂砍人的百里辰,這件事越鬧越大可不妙,所以命人說看見秦落衣向反向方向跑去。

           他故意指引錯方位,造成了秦云鶴的人沒有順利找到秦落衣。不過,也多虧如此,秦云鶴的手下和慕容氏通過氣,他們怎么可能真的去救秦落衣呢,自然是看見后,偷偷補上一刀呢。更何況,還有慕容氏派出的第二批殺手。當然,第二批殺手被離昕他們撞見,離昕一見是天容閣的人,一想到師父還被追殺著,順路默默解決了,并用了化骨水消聲滅跡。

           就這樣,秦云鶴的人在錯誤的地方搜尋了兩天,決定將秦落衣死亡的消息帶回去。因為三天一過,秦落衣這個弱女子哪怕真活著,也硬生生地餓死在了渺無人煙的樹林里,甚至被野獸啃食,尸骨無存。他們早早交差,也能早日回去休息。

           秦云鶴卻不信,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只是,這三天過去了,還是沒有消息,實在是兇多吉少。

           于是,京城都在傳,秦落衣遭到刺殺,已經亡故了。

           只是秦落衣的尸體一日沒找到,秦云鶴堅決派人繼續找下去,甚至這幾日連朝堂都未去,驚動了圣上。楚瑞帝二話不說,命禁衛軍在京城周邊搜索,此規??氨裙魇й?,令人唏噓不已,暗嘆未來燕王妃的面子真大。

           秦芷萱得知了外面的小道消息,一邊在閨房里補妝,一邊對慕容氏報怨道:“那些殺手也真是的,怎么還不將秦落衣的尸體送來。爹爹不死心,天天找下去,鬧得相府雞犬不寧,連陛下都驚動了。每日被官差和侍衛走來走去吵得睡不好覺,裝哭裝得眼睛都腫了。秦落衣這個賤人連死都死得讓人鬧心!”

           這事鬧那么大,甚至驚動了陛下。慕容氏一急,連忙命父親撤消了追殺秦落衣的命令。只是父親回話,第二批殺手派出去了,至今沒有回話,不知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跟禁衛軍碰上了。

           雖然殺手絕不會出賣買主,可慕容氏的心仍舊忐忑不安。她嘴上安慰道:“說不準秦落衣早被野狼叼去,啃得尸骨無存了。熬過這幾天,你爹接受了秦落衣的死訊,咱們的日子就到了?!?/p>

           不管發生什么,秦落衣必定是死了?;纳揭皫X,又無食物,一個弱女子如何能活下來。更別提秦落衣這種不中用,嬌生慣養的懦弱小姐。

           可偏偏秦落衣并非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前世,她身為秦家少主,自然經歷過比這更兇險的刺殺,甚至成為少主的歷練就是在荒郊野嶺露宿十日,與野狼搏斗,自主覓食。如今,若不是她剛穿越而來,身子又胖又虛,還未適應,這場刺殺未必會搞得如此狼狽。

           此刻,在秦落衣剛才躺下的地方,一大批官兵疾步而來。為首的官兵是位中年男子,臉型如刀削斧雕,陽剛十足,一雙黑眸銳利無比,透著犀利。

           原本搜查的地點,是十里外的西面,但剛才他們追蹤到黑衣人,生怕是對秦落衣不利的殺手,立刻追蹤至此。

           中年男子上前一步,看了看地上散落的野果和幾縷長發,摸了摸仍有余溫的地面,沉聲道:“秦小姐仍活著,應該還未走遠。四處搜!另外,派人告訴相爺和陛下這個好消息,讓他們放下心來,臣等一定會平安地找到秦小姐的!”

           男子話音剛落,不遠處的草叢里傳來沙沙輕微的響聲。官兵們全部嚴陣以待,拔出長劍厲喝道:“誰!”

           沒人回應。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用劍撥開了草叢。草叢里隱匿著一個瑟瑟發抖的人兒。女子青絲凌亂披散,額頭有著被撞傷的瘀痕,微胖黑黑的臉頰是被劍劃出的血痕。渾身臟兮兮的狼狽模樣,像極了叫花子。

           她見有人靠近自己,驚慌害怕地后退著。

           男子一驚,立刻收回了滿身戾氣,輕聲問:“是秦小姐嗎?我們是陛下派來保護你的。秦小姐莫要害怕,不會有人再傷害你了?!?/p>

           女子怯怯地點了點頭,墨色的眼珠在男子身后的官兵上來回晃悠幾圈后,沉默地走出了草叢。在男子的幫助下,她顫顫巍巍地騎上了馬,被人護送進了京。

           確認秦落衣被人平安帶走后,坐在樹上的黑衣人戳了戳身邊的人,小聲道:“這秦落衣真奇怪。剛才明明很冷靜,一副魚死網破、視死如歸的模樣。后來突然變成了驚慌的小白兔。這變臉也變得太快了……”

           對方重重地點了點頭,冷靜地分析道:“她的手一直微微握緊,不知手里藏了什么??峙聦Ψ饺羰且λ?,她能假裝柔弱并瞬間取其性命。這完全不是一個相爺小姐應該有的行為。她會武功?!?/p>

           兩人正是百里辰的貼身護衛常青和雪梅。兩人皆約二十歲左右,男的眉目俊秀,女的清麗婉約,并且他們是奉著百里辰的命令,特地將找錯方向的御林軍吸引到了秦落衣所處的位子。

           雪梅望著秦落衣遠去的背影,看著她身上披著的男子外衣,嘴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線。昨晚,常青回來調侃她說主子竟然主動親近一個女子,她十分不信,今日才一同出門。沒想到,有潔癖的主子竟然會將自己的衣服給秦落衣穿!若非親眼所見,她絕不相信!

           她呆在主子身邊五年多了,也沒能碰觸到他……

           為何秦落衣這個丑女就可以!

           或許是雪梅眼中的殺意太過明顯,常青臉上看好戲的笑容瞬間收了起來。他按了按雪梅的肩,示意她別輕舉妄動。

           正午時分,東街的鬧市里,幾匹白馬橫穿而過,為首的御林軍護衛長孫常。他身前坐著著一名嬌弱的女子,渾身被一件玄色衣裳遮蓋著,看不清容貌。

           塵土飛揚而起,“嗖”的一聲穩穩地停在了相府的門口。相府門前早就擁堵著一群人,門口最前方的中年男子年約三十多,身著藏青長袍,容色憂心和憔悴,正是南楚國的丞相秦云鶴。

           在看見遠遠而來的人兒時,他渾濁失神的目光驟然點亮了,更是在白馬停下的那刻,他顫著聲上前一步,將白馬上的人兒抱下來,仔仔細細、上上下下地看了許久,眼淚竟不知不覺地溢出了眼眶。半響,無血色的唇瓣才輕輕瀉出了一句:“落衣,哪里不舒服,告訴爹爹?!?/p>

           秦落衣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中回過神來。自從和楚瑞帝談過一次,得知秦云鶴曾經酒醉失禮,她就對這個名義上的爹爹有了絲敵意。若他真心愛司徒氏,為何在娶了慕容氏后,又納了三位妾。他所謂的真心真意,又有幾分是真的?為何任由司徒氏郁郁寡歡,難產而亡。他若真心關心秦落衣和秦曉君,為何沒有發現他人對他們的處處殺招,任由其他人刻薄和毒蛇懦弱自卑的秦落衣?

           然而在他的大手抱住自己的時候,秦落衣能從對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中得知,他真的很溺愛秦落衣。在秦落衣平安回府的瞬間,他感動到哭了,甚至不計較秦落衣身上的狼狽和骯臟抱住了她。

           或許是骨子里血緣的親情,一瞬間秦落衣竟有種說不出的情緒,甚至之前對這位父親各種猜疑都消去了大半。她吸了吸鼻子,回抱了下秦云鶴,輕聲道:“回爹爹,落衣安好。這次有幸有高人出手相救,才沒有落難?!?/p>

           面對殺手,她全身而退。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所以回來的路上,她已經編出了一套自己被高手相救的謊言。而她身上披著的男子衣服恰巧證實了她的所言。

           秦云鶴激動道:“可知高人是誰,爹爹一定重重有賞!”

           “女兒不知救命恩人尊姓大名。恩人救了我后,就離開了。之后便遇到了孫大哥?!?/p>

           秦云鶴看向孫常,孫常點了點頭,將他遇見秦落衣的場景描述了一遍。秦云鶴在聽到秦落衣所處的位置距離侍衛原本搜索的位置完全相反時,俊眉深深地擰了起來。

           一旁,與秦云鶴接到秦落衣的平安消息早早等候在門口一樣,慕容氏一大早就立在了門口,裝作賢妻良母地等候著。秦云鶴和她一句話都不說,那心急又期盼的模樣氣得慕容氏在旁牙癢癢。此刻,看到父女兩人其樂融融的模樣,她更是咬碎了一口銀牙,心里吃著味,怎么好端端地跑出一個高手亂了她的大局!若她發現是誰,一定弄死他!

           跟隨母親作秀一樣,秦芷萱也早早等候在了門口。妙曼的身姿穿著一件樸素的白衣,臉色蒼白蒼白的。大大的眼睛水靈靈的,紅紅腫腫的帶著深深的黑眼圈,似乎幾日的等待讓她憔悴了不少。

           如今,秦落衣的出現,最氣憤的當屬秦芷萱。她的嫡大小姐之夢,她的燕王妃之夢,都隨著秦落衣的歸來,悲壯地破碎了。此刻在看見秦云鶴毫不作假的溺愛和偏心,在聯想秦落衣不在的幾日,秦云鶴的焦急和擔憂,仿佛這相府只有秦落衣是他的親生女兒,她那顆芳心吧嗒一聲碎了,委屈地竟真的嚶嚶哭了起來,朝秦落衣撲了過去。

           “大姐,你終于回來了!妹妹擔心死你了!”

           真得擔心死了,擔心你怎么還不死!

           秦芷萱這么一撲,硬生生地插進去了秦云鶴和秦落衣的中間,等于是將秦落衣擠開了秦云鶴的懷抱,自己貼了過去。

           秦落衣怎么會不清楚她的小心思,此時,見她梨花帶雨的嬌容上掛滿著失而復得的喜悅,仿佛正在為她的歸來而高興著,秦落衣哽咽了一聲,給秦芷萱一個熊抱,將自己臟臟的衣服貼在對方素白的衣衫上蹭了蹭。

           “多謝妹妹關心,姐姐我平安回來了?!彼f著,將自己臟臟黑乎乎的爪子撫了撫秦芷萱眼角的淚花,一邊輕輕地為她擦淚,一邊哽咽道,“二妹,幾天不見,都消瘦了?!?/p>

           秦落衣的手原本就臟,在淚水的沖洗下,將秦芷萱原本用粉底擦得蒼白無血色的臉弄了幾個黑乎乎的臟印子。

           看著黑乎乎的手指向自己臉伸來,秦芷萱心中一個咯噔,卻在眾目睽睽之下,硬生生地無法躲開。被秦落衣的臟手碰觸,秦芷萱宛如吃了蒼蠅一般,粉底下的俏臉一片青色。最后,她實在受不了,一把抓住秦落衣在她臉上亂摸的手,言辭懇切地問:“大姐,你失蹤了整整三天,大家擔心死你了。咦?”

           她聲音微揚,帶著濃濃的驚疑:“大姐,你身上的衣服是救命恩人的嗎?”她頓了頓,接著欣喜道,“太好了,可以讓爹爹憑這件衣服尋找下這位恩人。他救了大姐,一定要重賞!”

           她說著,況似無意地伸手想拿披在秦落衣身上的衣服。秦落衣眼睛一寒,躲過了她的手,卻不料,秦芷萱的另一只手在另一側一扯,披在秦落衣身上的玄衣外袍赫然落地。

           這時,四周傳來一片倒抽氣。秦落衣胸前的衣服竟然撕成幾片,長裙更是破破碎碎,衣不遮體。

           作者有話要說:每次秦芷萱出場,我心就特別舒爽~=w=好想虐虐她~不過再讓她得瑟一下~

           二更駕到~~感謝jen 投的地雷,么么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