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帝

        第二百零六章 對戰青玉麟

        九幽武帝 秋葉落梓 5819 2023-05-15 18:02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防d章節,大家暫時不要訂閱,兩個小時后會更改,至于qq閱讀的朋友們,不好意思了,如果喜歡本文,希望能來主站支持一下~~~~~

           防d章節,大家暫時不要訂閱,兩個小時后會更改,至于qq閱讀的朋友們,不好意思了,如果喜歡本文,希望能來主站支持一下~~~~~感謝各位朋友的支持,本群群號:483884243,正在建設中,期待你的加入~~~

           在陸星云發出詢問之后,云橫便是連忙激動的向陸星云講述起了事情的經過。

           作為青龍宗的死對頭青木壇,經常會因為山脈中的資源而與青龍宗進行爭搶相斗,不過因為兩者的勢力強弱相當,十數年來,雖說爭斗無數,但是卻總不能分出勝負,這也就形成了青龍山脈內,青龍宗與青木壇相對峙的局面。

           不過就在數日前,青龍宗的長老帶領著弟子外出歷練之際,卻是突然發現了在這青龍山脈中,常有身著黑衣的神秘人在此走動,而他們固定的范圍,也就是在那青木壇之中。

           經過那位長老的秘密探測,原來這些人是來自于墓窟派的長老,看他們的這個樣子,似乎打算與青木壇的壇主青玉麟有著什么秘密的交集,而得知了這個情報之后,云橫也是有些慌亂,畢竟有人肯與他的對手合作,對他來說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當下,云橫便是派去當家長老,前去青木壇領地的周圍,緊緊地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所幸的是,在長達許多天的監視下,發現青木壇并沒有進攻青龍宗的打算,不過就在云橫及青龍宗一干弟子略松一口氣時,青木壇卻是突然集結全部弟子,殺氣騰騰的向著清風城方向而去。

           那位當家長老一路追蹤那青木壇的大軍。直至到清風城邊緣,才發現青木壇他們的目標,竟是陸星云所在的北山鎮陸家,而得知了他們要攻打的對象為陸星云的家族時。云橫便是二話不說,立即趕來救援。

           可是沒想到,那青木壇所有弟子的氣息都是較之先前增強了許多,甚至就連當初云橫絲毫不放在眼中的青木壇大長老,界青冥。都是直接跨越到了武師九重的修為,這等變故,頓時讓云橫等人心中恐慌不已,若不是剛才陸星云突然趕了過來,云橫怕是要落得當場被斬殺的下場。

           “好他個青木壇,真是活的有些膩歪了,他們的壇主如今是何種實力,云宗主可是能夠明白?”聽得事情的整個經過,陸星云氣得有些咬牙切齒,眼眸之中彌漫著一絲狠毒的殺意。

           “那青玉麟如今的實力我也并不知曉。不過按照那界青冥實力的增幅來看,青玉麟如今最少也是在武靈三重以上!”聞言,云橫沉吟出聲道。

           “武靈三重的實力嗎?”嘴中念叨著青玉麟的修為,陸星云忽然眼眸有些虛瞇,旋即身形一縱,腳下一聲低沉的龍吟響起,其身形已經快速的向北山鎮方向奔去。

           “星云小友,你小心一點,那墓窟派的人也跟去了!”見狀,云橫連忙開口提醒大喊道。

           可是奈何。陸星云的速度實在太過快速,只見一道青光掠過,陸星云已是消失不見,而這一刻。那本想再提醒什么的云橫,也只好將后面的話給咽了回去。

           許久之后,他才緩過神來,回想著方才陸星云身形掠起的瞬間,云橫臉色微微一變,旋即有些震驚的道:“星云小友剛才所施展的...竟然是我青龍宗的不傳秘法。青龍神靈速?”

           而聽得云橫的此話,其身邊的那些青龍宗長老以及眾弟子,也都是驚得張大了嘴巴,數百年來,歷代的青龍宗宗主都無法參悟的秘法,青龍神靈速,竟然被一名年齡尚不足二十歲的少年給習會,這種事情,實在太過于匪夷所思。

           此時的北山鎮可謂是生靈涂炭,隨處可見倒地身亡的尸體以及戰斗的場地,在這其中,北山鎮的所有勢力在陸戰天的帶領下,正抵抗著前所未有的大戰,而那葉煜天所帶來的精英大軍,也皆是加入了戰場,雖說陸戰天在人數這一方面占足了優勢,但是那青木壇的戰斗力卻是依然讓他們吃盡了苦頭。

           云橫所說的并沒有錯,在那青木壇的大軍中,混雜著將近三分之一的黑袍人,而觀他們這些人的氣息,竟然全都是武靈境的修為,所以當他們的身影掠出之時,那里便是成為了他們一方面的進行屠殺的戰場。

           按照云橫所提供的消息,若是那青木壇壇主青玉麟只是武靈三重的話,有著葉煜天在這里也能夠將其攔下,可是問題就是出現在這里,那青玉麟不但早已跨進了武靈四重,那其氣息的強橫程度,更是直接碾壓葉煜天。

           “我們北山鎮與他們青木壇并無任何瓜葛,這些家伙怎么會突然來攻打我們?”陸戰天望著那,正與葉煜天交戰在一處的青玉麟,臉色顯得十分難看。

           “戰天,我看那青木壇的壇主氣息遠非葉城主能夠披靡,若是再繼續戰下去,恐怕葉城主就要敗了啊...”抬頭望了望場中激烈的戰斗,大長老陸奎的身體因氣憤而隱隱有著輕微的顫抖。

           “我明白,但是我們的實力太弱,單是那個老家伙釋放出的威壓,我們都不能夠承受的??!”陸戰天臉色鐵青的盯著場中的青袍老者,雖說氣憤,可又無可奈何,拳頭緊緊的握著,甚至因為用力而將指甲深深地插進了肉中,頓時絲絲的鮮血也是溢流而出。

           “鎮魂鐘!”

           場中,葉煜天猛地發出一聲低喝,一道金色的光芒浮現,快速的凝聚為一虛幻的金色大鐘,然后對著那對面的青袍老者包裹而去。

           “哈哈,清風城的城主葉煜天,實力也不過如此,既然你不肯帶著你的人馬撤退,那老夫我也只能將你留下了!”面對著暴涌而來的金鐘,青袍老者不屑的狂笑了一聲,兩只手臂猛地抬起。瞬間其身后竟是涌起大量的黑色霧氣。

           黑色霧氣剛剛出現,周圍的空氣都是隨著隱隱有些蕩漾起來,抬起眼皮冷笑一聲,青袍老者大手一揮。那霧氣便是徑直對著金鐘迎了上去。

           兩者相撞,并沒有引起可怕的轟鳴,在那黑色霧氣的侵蝕之下,葉煜天所施展的鎮魂鐘竟是一點點的被其吞噬了去,直至那金色的光芒徹底被黑色霧氣所替代。葉煜天終于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這個老東西,難道就不怕我龍氏皇朝的報復嗎?”捂著發悶的胸口,葉煜天惡狠狠地吼道。

           “嘿,龍氏皇朝我當然怕,但是如今我已沒有退路,但若是殺了你的話,也就沒人知道是老夫我所為了,畢竟作為只算得上是一座低等的勢力,葉大城主的死。任誰也察覺不到我的頭上?!标幧囊恍?,青袍老者腳掌猛地一踏地面,身體徑直對著葉煜天暴沖而去。

           “葉城主!”見狀,陸戰天等人頓時驚呼出聲,目前自己一方的作為最強主力的葉煜天,竟是如此輕易的便敗在了對方的手中,這一刻,陸戰天等人心中都是生出一股失落與絕望。

           “砰!”

           不過,陸戰天等人的驚呼并未起到任何實質的作用,僅僅是一瞬間。那青袍老者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葉煜天的身前,手掌對著后者的胸膛猛然一拳轟了過去,頓時發出了一聲巨響般的轟鳴。

           這一刻,陸戰天終于是徹底的絕望下來。一個踉蹌險些倒下,青袍老者的這一拳非同小可,莫說葉煜天此時處于著重傷的狀態,就算是全盛時期遭受到了這一擊,也幾乎沒有什么能夠存活的希望,所以在他的心中?;蛟S在此時,他們北山鎮便要徹底的完了。

           “不對,那是怎么回事?”然而就在此時,陸奎卻是一臉吃驚的望著那葉煜天所在的方位大聲叫道。隨著陸奎的聲音,眾人也是將目光投了過去,在那轟鳴之處突然一道奇異的光芒出現,在那道光芒出現的瞬間,那葉煜天的身影竟是平安無事的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這是怎么回事?”見狀,陸戰天等人皆是大吃一驚,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包裹在葉煜天周身的奇異光芒,透露著一絲驚喜與質疑。

           場中的葉煜天也是如同劫后余生般的大松了一口氣,旋即低頭看著那縈繞在自身的光芒,露出一絲的疑惑:“這...這居然是靈火之力?”

           葉煜天周身所縈繞著的奇異光芒,自然沒有逃過青袍老者的注意,葉煜天周身突然出現的靈火之力,明顯的說明在此時有著一名強大的靈火師正在幫助與他,所以在那光芒剛剛出現之際,他的眼眸便是猛地掃向四周,凌厲的掃視著四周的動靜,然而就當他未察覺到任何動靜,準備收回目光之際,突然瞳孔緊縮,旋即身形猶如迅風一般急速的向前涌去。

           “砰!”

           幾乎是在那青袍老者的身體剛剛離開之際,一聲兇悍無匹的勁氣猛然間在他方才所處的方位爆炸了開來,一聲不絕于耳的轟鳴之聲響徹間,一個足有一米多深的巨坑,也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是誰?!”腳掌插住地面,青袍老者前涌的身體猛地止住,轉過頭望著那被轟擊而出的巨坑,臉色陰沉的冷聲喝道。

           “青玉麟,今天你帶人攻打我北山鎮,導致所犯下的錯誤無法彌補,你,可做好死的覺悟了?”一道幾乎令人感到窒息的冰冷低喝突然在場中上方響起,旋即在眾人那一臉震驚的注視中,一道黑色的單薄身影突然腳踏虛空而來,如同帝王君臨般俯視著腳下的戰場。

           “踏...踏...踏空而行!”目瞪口呆的望著上空俯視的黑色身影,在這一刻,所有人的面容都是被一股極其的震撼所替代,踏空而行,這一能力代表著什么,他們自然清楚,那可是代表著武王境修為的標志,而眼下,竟然出現了一名如此強橫的高手,而且明顯是沖著那青玉麟而來,這可讓那青玉麟臉色微微一變,不由得暗吞了一口吐沫。

           “這道身影...好像是星云吧?”呆滯的望著上方的身影,陸奎有些不確定的將目光投向一旁的陸戰天低聲問道。

           “沒錯,就是星云,沒想到他居然能夠踏空而行,這怎么可能...?”倒吸了一口冰冷的涼氣,陸戰天目光中也是浮現著極度的震驚。

           “你...你到底是誰?”嘴角一陣抽搐,深吸了幾口氣以來緩解心中的恐懼,青袍老者盯著踏空而行的陸星云低聲問道,由于陸星云并未釋放出身體的氣息,所以青袍老者也并不確定陸星云究竟是何修為,倘若真的是武王強者的話,那么就算是十個自己,都絕不會低得下對方的一招一式。

           對于青袍老者沒有絲毫的理會,陸星云雙眸微閉,一縷縷黑色靈氣在體內涌動著,頓時,黑色的火焰也是在這一刻,緩緩地自陸星云的身體表面升騰了起來。

           望著陸星云身體之上那略微有些奇異的黑色火焰,青袍老者臉色微微一變,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能夠利用火焰來用于戰斗,當下臉龐上布滿了凝重:“這位朋友,您我好像不認識吧?為何剛剛出現便要對我出現殺心,若是您我有過什么恩怨,我青玉麟向您道歉便是!”

           緩緩地睜開眼眸,陸星云嘴角浮現一抹嗤笑,突然冷喝道:“青玉麟,你聯和墓窟派,一起來攻打我陸家,居然還說與我沒有恩怨,真是可笑至極,我陸星云今日便是來收你性命的!”

           “你說什么...你竟然便是那陸家的陸星云?!”

           在陸星云的話語剛剛落下之際,青玉麟便是驚呼一聲,整個臉龐已是被一片恐懼所代替......(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