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某魔法與科學的交界點

        七十三、騎士幻想の夜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1

           TheKnight'sbonesaredust,

           hisgoodswordrust.

           Sae,"TheKnight'sTomb"

           騎士的骨頭成灰,

           他的寶劍銹蝕。

           柯爾律治《騎士的墳塋》

           2

           所有故事的結局,騎士總會救出公主,但惡龍也從沒傷害過她。

           那么,騎士到底能否拯救公主呢?

           ——有些人從心里這么問著。

           惡龍不會傷害公主,

           騎士會去拯救公主,

           他們都這樣去承諾了,去約束了,去守護了。

           然后公主與騎士約定,在惡龍允許的三天里,希望能夠一起出去玩耍。

           只有三天的時間。

           第一天,他們去了山頂,去看了云朵之上碧遠的無際藍天。

           第二天,他們去了海邊,去看了大海彼岸遙遠的朱曼陀羅。

           第三天,他們去了那里,他們在那里看了滿天黑夜的繁星和皎潔如緞的月光。

           于是,那個騎士最后許下諾言——

           「我美麗的公主,請讓我給您救贖吧?!?/p>

           公主回答著——

           「......,......」

           所以,

           忠誠的騎士最后拯救了公主嗎?

           飛回的惡龍最后傷害了公主嗎?

           ——有人渴望知道什么一樣如此問著。

           而答案卻是——

           —————————————————————————————————————————————————————————————

           ——

           「上條當麻,那個時間是三天后的子夜零時,在這期間你就試著,用你的力量拯救那孩子吧?!?/p>

           持刀的圣人少女,紫水晶一般的眸子看著某個少年。

           「雖然時間不多,還希望我們的騎士大人最后再努力的徒勞掙扎一下?!?/p>

           紅發的不良神父則看著他不停地吐著煙圈,最后把煙頭順手扔到走廊外的樓下,跌落在灰色冰涼的水泥地板上的時候,火星散做點點煙花。

           于是,騎士被允許擁有三天時間去拯救公主。

           他攥緊了右拳,就像是使勁握著神大人的天使賜予他斬殺惡龍的圣劍。

           然而——

           ......

           3

           烏龍茶已經不再從茶杯往外冒著冉冉升起的水蒸氣,紅褐色的茶水正漸漸流走遺失的溫度。

           時間正在一分一秒前往三途河的彼方。

           這里有人被套上了惡魔般詛咒的項圈。

           ——目送魔法師離開的騎士并不開心,哪怕他剛才的確稍微放松了一小會兒。

           騎士在那之后,變得緊張了起來。

           一旦正式得知那個時間的期限......或者說距離那個期限開始的倒計時在魔法師們離開后正式開始,他的脈搏與心臟就撲通撲通的加速跳動

           起來。

           那樣的聲音并不好聽。

           那樣的感覺會很差勁。

           端著茶杯的少年手一動不動,不知過了多久才把灰黃的舊杯子放到小桌上。

           “......”

           這里沒有鐘表,也沒有計時用的漏壺,少年卻能夠聽到滴答滴答時間流走的聲音,就和心臟跳動脈搏鼓動的聲音一樣讓人感到寒冷。

           ——就那樣......說一定會拯救這孩子......

           上條當麻深藍色的眼瞳瞥向剛才那兩名魔法師離去的方向,不過什么也看不見。

           在這棟早該廢棄的舊式教師公寓外側,連西式風格的路燈都發出過時的昏黃色燈光,不時的有飛蛾不停地撲騰著翅膀在周圍飛來飛去。

           本該溫暖的弧光。

           “...當麻......”

           坐在旁邊的少女輕輕地喊著少年的名字,可他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

           那種像是抽絲剝繭般緩慢而目標明確的壓力越來越重,仿佛是空氣中浮動的塵埃,少年再一次掙扎著緊握右手。

           ——那么......到底該怎么去做呢?現在的我,到底要如何去做呢?

           不停的思考著、思考著、思考著;

           找不到任何辦法。

           右手的存在,只能讓他擁有破壞的力量。

           「就算擁有的只能是破壞的能力,也一定可以依靠這個力量去保護某個重要的人」

           ——現在看來這完全就是讓人厭惡的漂亮話...

           或許事實的確是那樣存在著。

           而如今殘酷的現實已經讓少年什么都無法做到。

           努力的思考著,絞盡腦汁的想象著各種方法。

           所有的通道都逐一被打上了叉號,看上去能夠走過的路往往都在中途不得不折返而歸,如同是走不到終點的恐怖噩夢,僵直而梗硬的令骨節

           生疼。

           ——真的變得和神裂說的一樣......除了確定并非是認知上的敵人外,我對茵蒂克絲和John'sPen沒能起到絲毫的幫助......

           明明都以為能夠做到了,事到如今才知道什么都沒能做到。

           好像能夠明白了,自己其實什么都不明白。

           之前所經歷過的畫面全部一幅幅一幀幀的從少年頭頂漸次飛過,緩慢地不發出一點聲響,卻微微的俯下了頭。

           “...當麻......”

           她輕輕地,輕輕地喚著騎士的名字。

           公主在,喚著所喜歡的騎士的名字。

           他突然記起來,有那么一段時間茵蒂克絲也是一直在自己的耳邊‘當麻當麻’的叫個不停,而原因就僅僅是沒有事情卻能夠叫他的名字讓那

           個少女感覺很開心。

           “...茵蒂克絲......實際上,我啊......”

           “當麻......”

           “我到底......”

           “當麻,明天我們一起出去玩吧?!?/p>

           突然間,她那麼說著。

           “...唔?”

           他聽到她,那麼說著。

           “...啊啊不止明天呢,明天的明天,還有之后的那一天......我們、都一起去玩吧當麻?!?/p>

           “...唔”

           “我想......就算到最后會變得和那些人說的一樣,當麻也是我最重要的人?!?/p>

           “...唔”

           “那孩子肯定也是這麼認為的吧~......那件衣服...真的很好看呢?!?/p>

           “...唔”

           “我們已經約好了吧?所以...茵蒂克絲是不會忘掉當麻的喲~絕對不會忘掉的喲~”

           “...唔”

           “所以當麻能夠微笑起來就太好了呢,為了讓當麻微笑起來,為了能夠在那之后再次創造屬于我們的回憶......明天我們要、要好好的去玩

           喲~”

           “...茵蒂......克絲...”

           有什么看不清楚的東西,一不小心就流淌了下來,視線模糊一片,之間的距離一下子被扯的好遠,又覺得彼此緊挨著。

           ——公主與騎士。

           少年握緊的右拳,溫柔的溫暖的舒展開來。

           他用這只世界上最強的右手,撫摸著女孩兒的額頭。

           ......

           「嘩啦」

           紙質的障子門被另一端的少女拉開一角。

           一個抖動著白色呆毛的小腦袋伸了進來。

           4

           距離那一邊的時間,還有多久呢?

           黑暗的彼端,想起了一個腳步聲。

           5

           白發異瞳的美麗少女,不知道從何時起意識開始再度寄居到自己的身上。

           漸漸地、漸漸地朦朧感消失了。

           腦海中被撕扯成碎片的玻璃,從四面八方涌過來拼成了完整的形狀,上面描繪著不透明的奇異圖畫。

           可是少女依然什么也不知道,仍然什么都不明白。

           這個女孩兒還和以前那樣一點變化都沒有,是個把腦細胞全部耗費干凈也思考不出原因的笨蛋。

           “......唔~......”她發出了可愛的聲音。

           ——發生什么了啊......天使...?

           這女孩兒的頭腦并不怎么好用,看起來她好像絲毫想不明白剛才看到的熟悉的場景以及溫暖的簇擁感到底是如何產生的,對她來說不管發生

           什么都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盤算,一直以來她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一點點過來的。

           話雖如此......

           “嗚哇好在意好在意好在意啊啊啊啊啊......”

           低聲喃喃自語的同時——

           猛然間,有個極其恐怖的想法突然從她的腦海里冒了出來,瞬間便擠占了整個大腦的位置。

           ——那、那個......該不會是......我我其實已經......

           少女的額頭浮現出害怕的汗水,盡管沒有絲毫表情可是她的臉看上去無比的不安......

           所看見的光景、不治而愈的傷勢、奇怪的光團、長著翅膀的少女......在那塊玻璃上的圖案被小心翼翼的串聯到一起,這個雋秀的笨蛋少女

           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我其實......已、已經...不不不不不不是人類了嗎......???

           嘿~

           真是太沒道理了,這到底是多么可怕的話題啊。

           這個少女,突然就有了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

           盡管每天都不停地對各種各樣的人解釋著說明著「其實我是個男孩!」......或者更嚴重點她也可能會生氣的說「在下上條,有何貴干?」

           ,那樣也有些類似于拓撲學的莫比烏斯環一樣從一個面的一個邊界上繞回原點。

           ——唔唔......所以說......難不成我在暈倒后被人移植了喰種的內臟,于是變得再生能力極端不正常就像EVA初號機那樣驚人的可

           怕......?!

           嘛嘛......這么一想所有的不合理就變得合理起來了呢。

           傷勢自動痊愈,還有模糊中所看見的天使一樣的女孩兒......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釋的通了。

           就是說......果然是這樣呢。

           不對,這個女孩兒總是這幅讓人匪夷所思的樣子,長久以來不管是誰都差不多快要習以為常了。

           她老是下意識的把自己套進某個二次元人物里面,然后結合自身的狀況進行分析——結果從頭開始那充滿幻想的巨大腦洞完全就是個錯誤的

           展開......

           除少女自己外,任何人都不可能會產生這種究極的幻想。

           ——這可該怎么辦?如果真的是那樣豈不是最糟糕的情況嗎嗚嗚嗚嗚......

           這少女開始急的掉眼淚。

           盡管這樣她也不忘記換上自己的衣服,那件洗的有些褪色的藍白色男式短袖襯衫寬大的套在了小上好幾號的女孩兒發育不良的纖瘦身體上,

           這令本身就平板的飛機場身材看起來變得更加慘淡。

           ——..........中國的李爺爺我該怎么辦嗚嗚.......

           接著她又換上自己那條老舊但是比較透風過時又土氣的淡藍色牛仔褲。

           “已經......這里已經沒辦法再呆下去了嗎?已經再也回不到某個重要的地方了嗎?”

           小聲碎碎念著,上條夕麻盤著雙腿就像有白色的面粉狀靈魂從嘴里面飛出來一樣。

           「我美麗的小姐?」

           身邊傳來了Destiny那磁性質感而又不失關懷的少女聲音:

           「我美麗的小姐?莫西莫西?」

           “......唔嗯”

           「我美麗的小姐......」

           “......嘿~...Destiny~......”

           「我美麗的小姐,Destiny認為您很可能搞錯了什么......」

           “唔嗯......我想我們得馬上離開這兒......唔嗯?”

           「我美麗的小姐......與您相比,Destiny反倒有更多的不理解的地方,以上?!?/p>

           “所以說事到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與變成喰種的我相比沒什么會不理解——反正不科學的事情要多少有多少吧就算你突然告訴我說這件房

           子里現在還生活著曾經不是人類的生物我也不能怎么樣吧唔唔??!”

           「所以Destiny才說我美麗的小姐看上去搞錯了什么......您的大腦里所容納的東西Destiny實在是理解不能......」

           “唔......”

           「Destiny是身為特工小組Rainbow自律型演算終端的存在,作為連接deva的人工智能和Rainbow輸入命令的引導,Destiny有著「一切都建立

           在我美麗的小姐最安全的角度上來提出最佳方案」的能力?!?/p>

           “唔這我知道啦...”

           「如果是因為身體上的傷口,那么是被那個打傷您的女人用一種奇特的能力治好的而非我美麗的小姐變成了喰種。以上?!?/p>

           “是這樣啊......唔、唔哎哎哎哎哎哎哎???”

           少女頭頂上的呆毛如同彈簧一樣竄了起來。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